分割线
金一南:红军为什么能渡过湘江?
来源:文汇报 2017/10/17 11:43:10 金一南
字号:AA+

导读: 马克思、恩格斯最希望的德国革命始终没有发生,列宁、斯大林寄予很大希望的日本革命也没有发生,而从来不被人看好的中国革命却发生了,这就是毛泽东指出的“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这就是因为在了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这就是中国革命的特质。

中国工农红军万里长征的开始,并最后得以存活和发展,就是充分利用了“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蒋介石与广东军阀陈济棠、广西军阀白崇禧、湖南军阀何键、贵州军阀王家烈、云南军阀龙云和四川军阀刘湘之间的错综复杂的矛盾。

长征出发通过前三道封锁线就是红军与陈济棠达成的秘密协议,第四道封锁线湘江之战,红军打得非常惨烈,损失过半。后来,我们很多著作中描绘了敌人如何凶残,我军如何英勇,当然这些都是客观情况,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隐含在历史帷幕后面的客观情况,就是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为我们让开了湘江。

本身红军过湘江是非常困难的,到达湘江前,广西白崇禧的军队由南向北,湖南何键的军队由北向南,已经把湘江完全封死。按常理,红军不可能通过这样的封锁线,可是在红军大队人马到湘江之前,白崇禧突然间调整战线,把封锁湘江的桂系军队的南北战线陡然调整为东西战线。他这一调整,湘江一下闪开了一个百余里的缺口。白崇禧为什么突然间闪开这个口子?白崇禧在他桂系的高级军官会议上讲话,他说:“老蒋恨我们比恨朱、毛更甚,如果把湘江完全堵住,红军过不了湘江,必然掉头南下进入我广西,红军进入广西,中央军就要跟进广西,中央军在解决红军的同时把我挂系也就解决了,所以不如留着朱、毛,我们战略回旋余地还大些,我们现在是既要防红军,更要防中央军。”

这就是毛泽东指出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这就是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

那么白崇禧到底一个什么人?

港澳台一带流行一种说告:中国有三个半军事家,两个半在大陆,一个在台湾。在台湾的这个就是白崇禧。

1928年,国民党行政院院长谭延闿特写有一副对联赠白:“指挥能事回天地,学语小儿知姓名。”从白崇禧在陈济棠面前对红军突围时间和方向的料算,人们就可知道,不只是共产党的杰出军事家们才可以被称做用兵如神。

1919年白崇禧任桂军模范营连长,赴左江流域剿匪。广西因为连年沿用招安政策,结果匪势日张,形成“卖牛买枪”、“无处无山,无山无桐,无洞无匪”的局面。模范营招安招到士匪200名,白崇禧力主将其中的80名惯匪就地枪毙,以绝后患。广西军阀陆荣廷自己就是被招安的土匪出身,闻讯大怒,坚决不许。

白主意已定,独断专行,坚决毙掉了这80名惯匪。此后,广西对土匪的招安政策,改为进剿政策。

白崇禧这种秉性,在后来和蒋介石的关系中多次表露出来。

1927年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则是蒋、白配合的高峰。蒋在上海下定“清党”决心,白则出任上海戒严司令;蒋发表《清党布告》《清党通电》,白则在上海用机关枪向工人队伍扫射。当时莫斯科百万人大游行抗议上海的白色恐怖,在“白”字下面,特地注明是白崇禧。

高峰之后,便是下坡了。而且因为成峰太陡,所以下坡也很陡。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仅4个月,白崇禧就与何应钦、李宗仁联合,迫蒋第一次下野。后来蒋桂战争、蒋冯战争、蒋冯阎大战、宁粤之争,只要是反蒋,就少不了白崇禧的身影。

白反蒋,蒋同样反白。

1929年3月唐生智东山再起,白崇禧在北方无法立足,在一片打倒声中化装由塘沽搭乘日轮南逃。蒋介石获悉,急电上海警备司令熊式辉“着即派一快轮到吴淞口外截留,务将该逆搜出,解京究办”。

蒋介石必欲除之而后快之心情,溢于言表。后来亏得熊式辉的秘书通风报信,白崇禧方得以逃一命。

白、蒋关系是民国史上的一只万花筒,战场上同生共死的关系瞬间就变成兵戎相见的关系,政坛上相依为命的关系眨眼就转为你死我活的关系。

但蒋介石那个庞大的湘江追堵计划,还是必须用白。挂军战斗力极强,又有白崇禧的头脑,很可能要唱主角。白崇禧倾桂军全部两个军于桂北边境,以第十五军控制灌阳、全县(今全州县)一带,以第七军控制兴安、恭城(今恭城瑶族自治县),自己也带前进指挥所进至桂林,弹指之间,撒在湘江一带的大网形成。桂军完全一副在全、灌、兴之间与红军决战的架势。

但白崇禧还多了一个心眼儿。他在调动大军的同时出动空军,名曰侦察红军行踪,实则侦察蒋军的行动。与蒋打交道多年,他太了解此人了,所以一直怀疑中央军想借追踪红军之机南下深入桂境。桂系的主要原则依然是防蒋重于防共,对红军“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让开正面,占领侧翼,促其早日离开桂境。

台湾《中华民国史事日志》记载,1934年11月17日,“白崇禧赴湘桂边布置防务”。

他不是去布置战斗的,而是去布置撤退的。白崇禧原来沿浙江部署的南北阵形,恰似一扇在红军正面关闭的大门。现在突然间被改为以湘江为立轴的东西阵形,似大门突然打开。尤其是全、灌、兴三角地带之核心石塘的放弃,更是令千军万马、千山万望中出现了一道又宽又深的裂隙。

据湘军记载,桂军放弃全、灌、兴核心阵地的日子是1934年11月22日。此时红军前锋距桂北已经很近。完成这些布置后,白崇禧才带着刘斐去会刘建绪。刘建绪与白崇禧握手时,以为湘江防线业已被湘、桂两军衔接封闭,未料想恰是此时,桂军那扇大门却悄悄敞开了。

现在披露了蒋介石的日记,在蒋介石在日记里面,“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屠杀共产党之前,要不要和共产党翻脸,他颇费踌躇,十分犹豫,因为他跟共产党翻脸,跟共产国际翻脸,势必要影响苏俄对中国北伐的武器和资金的援助,所以他犹豫再三、拿不定主意。最后,据今天放在美国胡佛研究所的日记记载是“勉强听取了白兄的意见”,就是白崇禧力主跟共产党翻脸,坚决要求屠杀共产党人,所以“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开始。

接下来我们再看,到了1934年,湘江之战的时候,白崇禧在湘江放一个缺口,他不是为了红军,他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保住桂系。毛泽东说,我们只须知道中国白色政权的分裂和战争是持续不断的,则红色政权的发生、存在并日益发展便是无疑的了。

毛泽东正是在这个基础之上提出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是说是在任何的草原点个星火都能燎原的,他讲的是在中国这块草原点个火可以燎原.但别的地方就不行,为什么呢?我们在前面讲过,马克思、恩格斯最希望的德国革命始终没有发生,列宁、斯大林寄予很大希望的日本革命也没有发生,而从来不被人看好的中国革命却发生了,这就是毛泽东指出的“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这就是因为在了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这就是中国革命的特质。

原标题:金一南:红军为什么能渡过湘江?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