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退出主义”大旗举得更高
来源:青年参考 2017/10/21 09:51:05 作者:袁野
字号:AA+

导读: 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又一次震惊了世界。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去日未远,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所言非虚:对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国际组织和多边协议,美国将“一走了之”。

教科文组织采用一国一票的投票机制,即使美国承担会费22%的份额,也没有绝对话语权。

美国突然“退群”对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选举产生巨大冲击,此前选情看好的候选人折戟,法国前文化部长奥黛丽 阿祖莱胜出。

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又一次震惊了世界。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去日未远,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所言非虚:对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国际组织和多边协议,美国将“一走了之”。

拂袖而去只留错愕

10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布声明,正式通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 博科娃,美国将于明年12月31日正式退出该组织,未来只保留观察员身份,不再参加正式活动。美国称这一决定经过慎重考虑,反映了其对累计拖欠会费的担忧,并批评教科文组织有反以色列倾向,需要进行根本改革。

博科娃对此“深表遗憾”,表示这既是“联合国大家庭”的损失,也是国际多边主义的损失,在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上,美国和教科文组织的合作至关重要。她反驳了“反以色列”的指责,称该组织对支持“大屠杀”历史教育和培训教师宣传打击反犹太主义作出了重大贡献,并指出美国的自由女神像也是该组织保护的众多世界遗产之一。

以色列则盛赞美国“仗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表声明称,该国也将退出这一组织。他批评教科文组织已沦为“荒诞剧场”,美国的决定“勇敢、有道德”。

根据以色列《国土报》10月15日的报道,美国国务院宣布退出前和以色列没有任何沟通,经媒体公布后,美国才告知包括以色列在内的盟友。

评论指出,这不是美国第一次从教科文组织“退群”。1984年,里根政府就以“管理不善”和“过于政治化”为由退出该组织,英国和新加坡追随美国退出。当时,美国助理国务卿格雷戈里 纽维尔给教科文组织列出了如下“罪状”:浪费时间和资源,例如花费75万美元讨论苏联提起的裁军方案;组织中集体主义严重,以牺牲个体权利为代价换取集团权利;充斥反西方论调,具有危及新闻自由和自由市场的因素;该组织提出的“国际经济新秩序”令美国不满;美国需缴纳的费用太多。

此后,美国长年以观察员国身份在教科文组织“裸奔”,直至2003年小布什总统时期重新加入。此举是因为9 11事件后,美国需要依托联合国搭建全球反恐政治平台,而教育和文化在反恐战争中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对于美国的再次退出,教科文组织并不感到意外。特朗普竞选时的言论已充分表达了摒弃多边主义的态度,因此在他当选美国总统时,教科文组织就有了心理准备。此后他的一系列言行印证了这一判断:美国一直没有任命常驻教科文组织的大使,只由一位副代表代行职权;9月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对联合国的批评、对“美国优先”的宣扬及美国此前针对教科文组织的“惩罚措施”,都为此次退出做好了铺垫。

几重算盘“一石多鸟”

美国此次退出,选择的时机颇为巧妙,收到了“一石多鸟”之效,令特朗普的批评者不得不承认他着实“狡猾”。

第一,影响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选举。总干事每4年选举一次,10月12日恰逢今年竞选的倒数第二轮投票,13日晚将举行最后一轮决胜局。此前,卡塔尔提名的候选人已率先入围决战,法国、埃及的候选人在竞争另一张入场券。“虽然我预感到美国会做出这一决定,但没想到会是现在,就在总干事选举的当口……”博科娃向美国《纽约时报》表示。

美国踩着这个时间点宣布退出,无疑对选举结果产生了巨大冲击,此前选情看好的阿拉伯国家候选人双双折戟。据法新社报道,13日下午,曾任法国文化部长的候选人奥黛丽 阿祖莱在最后一轮投票中以两票优势(获得了58票中的30票)胜出,当选新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

第二,力挺以色列,“敲打”巴勒斯坦。美国在正式通知中明确表示,退出的主要原因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以色列存在偏见”。英国《卫报》指出,美国退出的直接动因是7月教科文组织将约旦河西岸希伯伦的一处历史建筑认定为巴勒斯坦文化遗迹,引起以色列强烈不满。作为其忠实盟友,特朗普此次可谓“两肋插刀”。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2日,巴勒斯坦两大政治派别法塔赫与哈马斯正式签署了旨在结束长期分裂的和解协议。选择在同一天宣布退出率先接纳巴勒斯坦为成员国的教科文组织,美国的“敲打”之意非常明显。

第三,进一步“惩罚”联合国。此前多届美国政府对联合国尤其是教科文组织持有轻视态度。2011年该组织接纳巴勒斯坦作为正式成员,从而承认巴勒斯坦为独立国家后,美国国会就援引早前“政府不得向任何承认巴勒斯坦为其正式成员的联合国组织缴纳会费”的立法,停止向教科文组织缴纳会费。这一“惩罚”确实有效,此后再没有一个联合国组织接纳巴勒斯坦。2016年和2017年,教科文组织又一次在巴以冲突中“站队”,结果引来了特朗普的进一步“惩罚”。

第四,彰显总统的决心。特朗普对国际多边主义的反感早已不是秘密,联合国更是主要的抨击对象。退出教科文组织是特朗普宣扬他的“美国优先”主张最好的证明。教科文组织堪称联合国的“头脑”,是联合国系统中知识分子最多的机构,在美国看来也是“多边主义者”最多的机构,自然是一枚“眼中钉”。

同联合国大会一样,教科文组织采用一国一票的投票机制,美国没有否决权,也缺乏绝对话语权,无法有效阻拦令其不满的提案。既然不能退出联大,退出教科文组织这个非核心机构就成了美国表达不满的有力方式。

美国退出影响几何

美国退出对教科文组织产生了广泛冲击。长期以来,美国都是该组织最大的会费来源国,承担着22%的份额。不过,美国自2011年就开始拖欠会费,教科文组织的财政捉襟见肘,不仅基本不招聘正式职员,还不得不削减国际文化交流活动。此次美国直接“退群”,累计5.5亿美元的欠款成了无源之水,给其他正常缴费的国家带了一个坏头。目前,除了已追随美国停缴会费的以色列,英国、日本也在以各种理由拖欠。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称,“考虑到美国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以来曾发挥主导作用”,他对美国退出感到遗憾。目前,很多国家发声支持教科文组织。

由于该组织总部位于巴黎,加之新任总干事是法国人,法国对此格外热心。“该组织的未来对其总部所在的法国意义非凡,法国致力于在教科文组织的职能领域开展行动,尤其是在教育、预防极端化和保护濒危遗产等方面。”法国外交部称。

俄罗斯的反应比较幽默。俄外交部特使、俄罗斯常驻教科文组织前代表米特罗法诺娃对媒体表示,教科文组织在美国退出后不会有任何损失,毕竟以前美国也没带来什么好处。“没事,没有美国,教科文组织工作起来更轻松。”她说,“我认为,退出只是个借口——他们算了算自己的负债,认为退出比较轻松,比支付他们从2011年开始积累的债务要容易。”

西方媒体普遍批评美国此举将严重损害全球多边主义框架,也损害自己的软实力,对国际组织有利则用、不利则弃的态度将影响其国际形象。

对坚定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来说,这种批评听上去或许更像赞美。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主席理查德 哈斯在推特网上评论称,美国已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巴黎气候协定,即将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并且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区和伊朗核协议,特朗普政府的外交主旋律就是“退出主义”。

原标题:美国将“退出主义”大旗举得更高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