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何凭?加泰罗尼亚独立与英国退欧
来源:环球战略智库 2017/10/30 10:51:41
字号:AA+

导读: 加泰罗尼亚危机引出对国家的终极问题:西欧国家希望在全球化经济中保持其财富和优渥的生活水准,又无需将国家合并起来,这是可能的吗?

1.webp

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和加泰罗尼亚最近的独立公投及巴格达和马德里中央政府必将做出的强硬回应,引发了诸多问题,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答游戏:21世纪身为国家的意义为何。何为国家?何为民族国家?他们同地理上的国家是一样的吗?一国之人或一个部族同国家也是一样的吗?在全球化经济下,国家主权的意义又是什么?

我猜多数美国人不会思考这些问题。他们居住在“不可分割的单一民族国家”中,虽然他们国家的人现在感觉并非如此。可冷战结束以来近三十年中,世界许多地方都急切要得到答案,“何为国家?”

单苏联就产生了十五个新老国家,其在欧洲的卫星国也重新定义了自我身份。柏林墙倒塌的五年内,东德同意自己被西德人买下来。完全通过谈判,捷克斯洛伐克成了两个国家。在血泊中,南斯拉夫最后变成了七个国家。

并非所有团体都成功推动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尽管库尔德人受到令人发指的压迫,他们从未停止建立自己国家的努力。

为了理解这种重画地图的吁求,你必须看看现代帝国史。库尔德斯坦和南斯拉夫的疆土是从一战后失败的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划分出来的。这些边界线同民族独立的渴望关系甚微,全然应英法两个胜利帝国之便。边界靠帝国武力得以保护,二战后,英国和法国变成了美国和苏联。

挑战现存国家版图始于苏联解体。当2008年金融危机后西方国家开始崩裂时,这种趋势进一步扩大。退欧是英国人自危机以来一直进行的内部争论,即他们的国家是什么,未来应该如何。

危机增加了苏格兰民族党的声望,2011年该党在苏格兰议会中获得多数地位。2014年的一次公投中,苏格兰选民被问到“苏格兰是否应该成为独立国家?”多数人选择了否。但这并非故事的结局,因为英格兰民族主义被唤醒了。

2016年,在苏格兰公投中取得胜利的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决定再试试手气,提出对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进行投票:“英国应该继续成为欧盟成员还是应该离开欧盟呢?”

2.webp

反对继续留在欧盟的论据正是国家主权,这并无新意。八十年代末,欧盟开始缓慢向联邦推进时,英国就犹豫不决。在玛格丽特·撒切尔看来,加入联邦式欧洲意味着英国丧失了民族独立。由于英国在欧盟中的体量和重要性,得以选择不执行这个联邦式欧洲的基本性安排:申根协议,该协议允许人员自由跨境,也拒绝使用统一货币欧元。

对主权的担心对通常务实的英格兰心灵产生的效果同对其他民族的影响一样:他们昏了头。在苏格兰公投中,欧盟向苏格兰人说得清楚,如果他们投票选择独立,不会立即进入欧盟,也不能使用欧元作为其货币,难以设想比这更尊重英国主权的决定了。可这不妨事,投票计算后,53%的英格兰选民选择离开欧盟,62%的苏格兰人选择留在欧盟。这是对国家意志两种截然不同的表达,但只有一种正在起作用。

加泰罗尼亚决定举行独立公投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苏格兰投票呢?加泰罗尼亚议会领袖卡尔斯·普伊格登莫尼特以为先前在英国对苏格兰独立进行和平投票意味着加泰罗尼亚人也能在彬彬有礼的情况下进行投票,他错了吗?难道他不知道欧盟承诺尊重现有成员国的主权,西班牙政府派国民警卫队阻遏时欧盟不会干预吗?

加泰罗尼亚危机引出对国家的终极问题:西欧国家希望在全球化经济中保持其财富和优渥的生活水准,又无需将国家合并起来,这是可能的吗?

回答这一当代问题,首先要回到过去。大概五百年前,另一个政治经济的大变革时期,一位难知其名的波兰贵族被问及其民族身份时回答说,“我是波兰人、立陶宛公民、鲁塞尼亚居民、犹太血统。”

这个答案同艾尔伯特·里维拉的观点如出一辙,里维拉领导着加泰罗尼亚中右翼政党,反对独立。他说:“加泰罗尼亚是我的家乡,西班牙是我的国家,欧洲是我们的未来。”

欧洲能成为一个国家吗?这才是21世纪最大的问题之一。

原标题:观察丨独立何凭?加泰罗尼亚独立与英国退欧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