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金一南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副军)、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 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2001年3月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赴美国国防大学讲学。现为解放军报特约撰稿人,中央电视台特约军事评论员,中国军事统筹学会战略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作者其他文章
金一南: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
来源: 战略观察家 2017/10/30 14:07:22 金一南
字号:AA+
金一南: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

导读: 我们在讲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首先要重温习近平同志讲的一句话: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民族复兴的目标,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对众多的挑战。

金一南: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

我们在讲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首先要重温习近平同志讲的一句话: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民族复兴的目标,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对众多的挑战。

1.webp

沈大伟,美国人,是西方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曾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获得硕士学位。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请过他来讲课。我两次访美,与他有过会谈,不能说沈大伟是一个亲华派,但他至少是一个知华派,对中国非常了解。

2015年3月,《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他的长文——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他在文章中分析说:“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最后阶段已经开始,它退出历史舞台的速度将超过许多人的想象。”为此,他阐述了五点理由:第一,大批经济精英人士移民海外;第二,思想不自由、言论表达受限;第三,对执政党的忠诚不真实;第四,猖獗却难以根除的腐败;第五,经济体制改革举步维艰。最后他得出的结论就是:一切都证明中国快完了,而且很快要完了。

我当时看到这篇报道后觉得很奇怪,我两次访美与他会谈,对沈大伟很了解,给我们的感觉,他是很聪明的一个人。我当时的第一印象就是,沈大伟怎么脑子进水了,他依据什么认为我们快完了?当前我们正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开展了前所未有的强力反腐,军队实施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前所未有的军事变革,作为军队的一员,我深知这个变革的分量,他该说我们开始了新一轮的腾飞才对啊。

2.webp

在沈大伟3月6日发表“中国崩溃论”之后,我们3月20日在北京与基辛格先生举行会谈。当时参与会谈的中国国际战略学会副会长龚显福先生就问基辛格先生:怎么回事啊,难道美国人现在又开始炒作“中国崩溃论”了?基辛格不知道情况,听了一愣。他说,你们都是中国的大学者,怎么老看美国的小报呢?要多看大报,不要老看小报,不要老拿小报的消息跟我讲,小报纯粹是为了博取眼球,登广告吆喝赚钱的,你们不要以小报的消息为依据,不用理睬它。

我们当时就跟基辛格先生讲,这次不是小报,是 《华尔街日报》,而且也不是个小人物,是大人物,研究中国问题的沈大伟。在美国学者中研究中国问题名列前茅的,第一是兰普顿,第二是李侃如,第三就是沈大伟了。基辛格一听又是一愣,他完全不知道这个情况,但是基辛格真不愧是一位老谋深算的政治家,思索片刻后说,沈大伟想当副国务卿嘛。

我们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以为是个学术问题,却是个政治问题。美国有“旋转门”之说,即学者通过“旋转门”成为政府官员,当年基辛格就是通过“旋转门”由大学教授变成了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沈大伟也想旋转一把,想弄个副国务卿干干。基辛格跟我们讲:你们不要太担心,他当不成副国务卿,他自己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到今年底以前,他会知道的。所以,今年底以前,他的观点会改过来的。

基辛格真是老谋深算,唯一没算准的就是时间。他说今年底以前,就是2015年年底。我们2015年6月访美,7月3日离开美国,7月1日的 《华尔街日报》已经刊登了沈大伟的另一篇长文——《如何与一个崛起的中国打交道》。他的观点已经改过来了。我说七一就改过来了,说明文章起码6月中旬就写好了吧,想必6月初他已得到明确的消息,当不成副国务卿了,只好回归学术。

3.webp

于是,我又跟基辛格讲,说我是工厂的优秀学徒工,我的家离工厂是全厂最远的,我一次都没迟到,年年被评为工厂的优秀学徒工,但就是那天迟到了,因为西单路口堵了我50多分钟,疏散又用了20多分钟,耽误了一个半小时,到工厂第一次迟到了。全场哄堂大笑。紧接着是会谈茶歇,茶歇完了,下一轮会谈又开始了。谁也没想到基辛格做了一个动作,我没坐在会谈桌的正面,坐在他的座位稍微侧面点。只见他站起来,把身体转向我,先鞠了一躬,说:“现在为43年前那次耽误你上班,我今天在这里,正式向你道歉。”全场人员鼓起掌来。我被搞了个猝不及防。

今天回顾那一幕,历历在目,当基辛格先生向我鞠躬时,我情急之下只想起一句话。因为当时我们跟基辛格已会谈了三天。习近平主席会见他时,基辛格讲,真不敢想象,中国和美国终于有一天能一起讨论整个世界未来的和平与进步。于是,我就跟基辛格先生说,我借用你讲过的这句话:真不敢想象,43年前被尼克松车队堵在西单路口的一个小学徒工,今天能跟你坐在一起会谈,并接受你的正式道歉。当我讲到这里,全场热烈鼓掌,参加会谈的中美双方人员都鼓起掌来,那一刻给我印象特别深。

我后来想了很长时间,基辛格为什么要向我鞠躬,凭什么?因为站在我背后的是一个强大的崛起的中国。如果是个衰败的、没落的中国,就别想基辛格每年四五趟往北京飞,更别提跟你会谈,向你鞠躬道歉了。而我本人如果生活在一个衰败没落的旧中国,我早就是一个街道小厂的退休老工人了,早休息了吧。

我们有幸,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结合在一起了!在那一刻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一个人就是一滴水,能融入大海,你就永不干枯;脱离大海,你很快就会干枯。我们有幸,我们的成长、进步已与祖国的成长、进步联系在了一起。从我们个人的变化,可以看整个国家、民族的变化。今天又有谁能想到中国的国力和军力发生了这种历史性的大变化。当今世界,我说未来扮演主角的就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今天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超过10万亿美元的只有两个国家:美国17万亿美元,中国10.5万亿美元;国防投入超过1000亿美元的只有两个国家:美国5900亿美元,中国1500亿美元;卫星数量超过140颗的只有两个国家:美国530颗,数量在不断地减少,中国170颗,数量却还在不断地增加,我们马上200颗、300颗。又有谁能想到中国会走到这一步。中国被西方冠以红色中国、共产党中国、赤色中国,在中国前面往往会加上个定语,但我们要时刻保持警醒,因为这个定语是可以随时变的。谁能想到共产党中国、红色中国发展到今天,这是谁都没想到的。所以我们要高举红旗,大旗不能倒。

原标题:金一南: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