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青山:美国前防长佩里打脸特朗普,打得还很重!
——十几年前朝美关系正常化为何毁于“最后一里”?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2017/11/01 10:22:28 作者:岳青山
字号:AA+

导读: 朝核问题的唯一出路是外交和谈。所谓“彻底摧毁朝鲜”,只是战争狂人的疯言疯语!佩里的回忆,以亲历的史实,打脸了特朗普,打得很重!

640.webp

《我在核战争边缘的历程》封面。

特朗普9月19日在联合国大会演讲提出,美国“将不得不选择彻底摧毁北朝鲜”,接着,又于10月7日抛出“推文”,进一步把外交和谈之路彻底封死。这就是他所写的:

“多届美国政府及总统与朝鲜谈判了25年,签署过协议,也花了一大笔钱,但完全没用,签署的协议墨迹未干就已遭违反,美国的谈判代表遭到愚弄。很遗憾,但只有一种方法才会奏效。”

特朗普的这一“推文”呼应了他10月1日对社交媒体粉丝说的:“(美国)向‘火箭人’示好25年了,从未奏效。难道它现在就会有效吗?克林顿失败了、布什失败了、奥巴马失败了,我不会失败。”

在这里,特朗普声称:过去25年,美国与朝鲜谈判,结果都 失败了;所签署的协议“墨迹未干就已遭违反”;美国被朝鲜“愚弄”了,“也花了一大笔钱”。总之,外交和谈“完全没用”。出路只剩一条:“彻底摧毁朝鲜”!

试问:解决朝核问题的唯一出路,究竟是外交和谈,还是“彻底摧毁”?过来美、朝签署的协议究竟为何“墨迹未干就遭违反”?究竟是朝鲜还是美国压根儿就无意于“美朝战争的结束”? 

历史是客观实在,白就是白,黑就是黑,不能颠倒黑白,倒打一耙。

这里,只要看一看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威廉·佩里的回忆录《我在核战争边缘的历程》,以及新华社记者刘晨、郭一娜新近对佩里的采访《我们离朝鲜弃核曾经如此之近》(《参考消息》2017年9月5日),就再清楚不过的了。

佩里1994年2月至1997年1月任美国第19任国防部长。此前,1993年至1994年任国防部常务副部长,1977年至1981年任国防部主管研究与工程的副部长 。

朝核问题由来已久。1959年,朝鲜在苏联的帮助下,建立了以和平利用核能为目的的宁边原子能研究所;1965年朝鲜拥有了自己第一个2兆瓦的小型轻水反应堆,此后苏联专家便回国了。当时的苏联无意帮助朝鲜进行核武器的研发,并没有提供铀浓缩和钚生产技术。

上世纪80年代,朝鲜开始建造一座5兆瓦电功率的天然铀石墨气冷堆,反应堆建成后可以年产6公斤武器级钚。

1985年在苏联的推动下朝鲜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作为交换,苏联与朝鲜签署了经济、科学与技术协定,承诺提供新的轻水反应堆,只是后来,苏联并未履约。

1992年1月底,朝鲜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签署了接受安全保障协议。1992年5月至1993年2月,朝鲜接受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6次不定期核检查。

佩里说:“1992年下半年,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与朝鲜就视察问题出现摩擦。”因而,他上任伊始,就面临着第一次朝核危机:

1993年3月12日,我作为国防部常务副部长上任后不久,朝鲜宣布退出 NPT。1993年6月2日,美国和朝鲜开始会谈,讨论关于IAEA 检查核设施所在地的分歧。6月11日,朝鲜暂时取消它退出NPT 的决定。这些讨论持续到1994年1月,并导致朝鲜允许检查几个地方。但是在1994年4月(这时我已是国防部长)外交努力遇到阻力,朝鲜不允许 IAEA 的检查员们执行所需的重要活动,以便完成他们的检查任务并证实宁边的核设施遵守 NPT。”

“朝鲜拒绝检查的背后是什么?答案令人不安。”

“如果朝鲜对用过的燃料进行后处理,他们就能在几个月内生产出足够制造6-10枚炸弹的钚,其后果难以预料,但显然是很危险的。”

美国首先想到的,是对朝鲜实行“外科手术式”打击。一举解决朝核问题。只是顾及由此引发朝韩战争,造成严重后果,才改变主意把外交和谈摆到“首位”,作为“最佳选择”。

佩里说,我请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沙利卡什维利将军和路克将军更新我们的应急计划:给美国驻韩国部队,“增加两万人的兵力、更多的阿帕奇直升机和一支完整的爱国者防空导弹部队”;“然后,我下令准备一个用巡航导弹对宁边的后处理设施进行 ‘外科手术式 ’ 打击的计划”。“这个计划可以在得到警报后的几天之内实施,这个打击很少或不会涉及使美国人伤亡。但是,这样的打击有可能激发朝鲜进攻韩国,这种结果就很难被认为是 " 外科手术式 " 的。我依然生动地记得当阿什 ·卡特向坐在我的会议桌周围的小团队介绍这个计划时的紧张感觉及这个重要决策的内在压力。这样,‘打击计划 ’ 摆在了桌面上 ,但它不是首选方案。我们将把外交作为首选,而且我认为是最佳选择。”

然而,正在这种危机激化的紧急关头,朝鲜主动邀请前总统卡特访朝,提出原始版的“双暂停”建议,朝核危机迎来了新的转机。

佩里继续说:“朝鲜很快就做出降低危机的行动,邀请前总统詹姆斯·卡特访问平壤,他们在那里提出一个解决方法,请卡特转达美国政府(那里没有官方的通信渠道)”。

我开始向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报告了应对朝鲜进攻韩国的作战计划及立即加强我们驻韩国军队的各种选择。……正当总统要决定批准哪一种增援方案时,一位助理气喘吁吁地进来报告,詹姆斯 ·卡特从平壤打电话给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安东尼·莱克(Anthony Lake)被派去接电话,几分钟后我们得知,卡特报告说,如果我们暂停我们的行动(制裁和增兵),朝鲜愿意谈判他们的核燃料后处理计划。在简单讨论后,莱克带着克林顿总统的回答通过电话给与了回复,我们愿意开始对话并在对话期间暂停行动,如果朝鲜同意在对话期间暂停宁边的一切后处理活动,这个条件旨在事先防止朝鲜使我们陷入永无休止的谈判中,而他们却继续提取钚。几分钟后,莱克回来转达,卡特认为朝鲜会同意在谈判期间暂停它的后处理。克林顿总统在 NSC 的一致支持下决定持坚定的立场,卡特把这个消息传给金正日,他接受了。眼前的危机过去了,增援计划被搁置了。一位极其能干的外交事务官鲍勃·加卢奇(Bob Gallucci)率领美国谈判代表团与朝鲜代表团谈判。”

自1993年6月起,朝美双方分别在纽约和日内瓦进行了三轮高级别会谈,到“1994 年年底前,谈判以缔结所谓的 " 框架协议 "(Agreed Framework)结束”。

这项协议的内容是什么?佩里是这样说的:

“根据该协议,朝鲜同意停止建设两座大型反应堆的一切活动,并暂停从一座已在运行的较小反应堆的后处理中生产钚;朝鲜和日本同意为朝鲜建造两座轻水反应堆(LWR)用于发电;在 LWR 投入运行前,美国同意提供燃油(每年50万吨重油)以补偿朝鲜因关闭其反应堆而缺少的电力。我认为这是一个对美国有利的协议;避免了战争 ,钚的生产暂停了,朝鲜放弃了(似乎是永远放弃)他们已经在建造的大型反应堆的计划。”

至于美国的所谓“花费”,无非是同意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按佩里的说法,就是“每年为数不大的、用于给朝鲜提供燃料油的拨款”,以补偿朝鲜因关闭核设施造成的损失。

在论及此协议的作用时,佩里明确肯定:“在克林顿总统的剩余任期内,美国保持了 " 框架协议 ",并且使朝鲜保持没有核武器的状态。”

然而,道路曲折,好事多磨。1998年8月,朝鲜成功发射了“光明星一号”人造地球卫星。朝鲜认为,自己发射的是气象卫星,这是联合国赋予各国和平利用太空的主权。美国则认定,朝鲜发射的是“大浦洞-1号”远程弹道导弹。这就触怒了美国,朝美关系又是波涛汹涌。

只是,当时克林顿既没让联合国作出决定对朝“经济制裁”,又未加大对朝的军事压力,反倒谋求实现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以期能更好地解决朝核问题。佩里被克林顿授命为美国总统和平谈判特使。

于是,带着和谈使命的佩里来到了平壤,使他成为极少数近距离接触朝鲜这个“敌对国家”的美国前军事高官。3天的访问,佩里与朝鲜军方高层和资深外交官举行了谈判,成果明显。

他在自传中说,美方团队认为“朝鲜准备接受我们提出的合作战略”。

“我们当时的设想,是要帮助朝鲜变成一个‘正常’的国家”。佩里说。根据和谈计划,美国打算在经济、农业上支持朝鲜;在平壤设立大使馆;并恢复两国民间往来。

佩里说:“这将标志着战争的结束。”

事实表明,2000年的一系列动向似乎也在印证美朝关系正常化进展相当顺利:朝韩首脑将正式会晤;朝鲜高官赵明录访美;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朝并会见金正日。

“双方讨论了互设联络处,甚至开始安排克林顿访朝的可能性……一切都在朝着正确方向前进。唯有克林顿总统的任期已开始进入倒计时,”我们没有想到政府更迭会成为问题,也就不觉得(和谈)是件紧急的事。佩里说。

然而,小布什总统上台,公开宣布朝鲜同阿富汗、伊拉克等为“流氓国家”,将和谈大门封死,一丝缝隙都没留下。原来,小布什的竞选期间就批评《美朝框架协议》,抨击对朝鲜和解只会帮助金氏政权避免崩溃。特朗普如今宣告,美国要将朝鲜“彻底摧毁”,同小布什一脉相承,如出一辙。

朝美正常化进程就这样毁于“最后一里”,“这部分问题也在于我一直是‘兼职’工作”。佩里说。当时,佩里身为斯坦福大学教授,一半时间参与和谈,一半时间要回大学授课。

“我想如果我、奥尔布赖特和克林顿总统能督促和谈加速,那(双方)很可能在政府换届前达成协议。” 佩里回忆往事,后悔不迭。

“那是我们的黃金机会,可惜错过了”,佩里感慨道,“我们曾经非常接近……再有几个月就能达成协议了。”

“如果能回到当年,我一定督促他们加快谈判进程,让朝美在(克林顿)政府结束前达成协议。”

除了专为和谈赴朝,佩里却还有一次特别的平壤之旅,凸显朝鲜是多么渴望实现同美国关系正常化,发展朝美两国人民的之间的交流。

2008年2月5日,已经离开政界多年的佩里应邀去首尔出席新任韩国总统李明博的就职仪式。他竟出乎突然意料地接到朝方邀请,出席一天后(即2月26日)在平壤举行的纽约爱乐乐团音乐会。这也是到访朝鲜的首个美国乐团。

“按惯例我们不能越过‘三八 线’入境朝鲜,所以时间上来不及,我只能拒绝邀请”,佩里说,“但没有想到他们居然 同意安排车辆让我直接从首尔通过非军事区(入境)。”

“汽车垮过‘三八线’,当时大街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对面车道上也没车,就我们一辆车。”

过境前一晚,不巧天降大雪。“我想他们前一天晚上一定让上百人,甚至上千人上街铲雪,这样我们的车才能通过”; 否则,车队无法前。佩里感动地说,“他们真的很想让我来!”

音乐会则是另一段难忘的回忆。

佩里说,“我一进场就吃了一惊,舞台上,一面挂着美国国旗,另一面是朝鲜国旗。”开场音乐响起,乐队先演奏了朝鲜国歌,然后是美国国歌。“奏美国国歌的时候,所有的朝鲜观众都起立致礼。”

“美朝人民的交流没有问题,”佩里说,“从来都没有。”

佩里的回忆录表明,他上任伊始面临朝核问题,当初也曾下令准备对朝实行“外科手术式”打击的“作战计划”,只是顾及会引发战争,造成大量伤亡,才把外交和谈判作为“首要选择”,而且是“最佳选择”。经过一年多的高级谈判,最终签署了《美朝核框架协议》,令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前景光明。在此基础上,克林顿当时认为,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帝国”,只有中国是让美国“头痛的地方”,按照其“战略东移包括东亚”设想,进一步致力于美朝关系正常化,双方已十分接近达成朝美两国正常化的协议,却最终因“克林顿时间”终止、小布什总统上台后“大变脸”而毁于“最后一里”,功亏一篑。

朝核问题的唯一出路是外交和谈。所谓“彻底摧毁朝鲜”,只是战争狂人的疯言疯语!佩里的回忆,以亲历的史实,打脸了特朗普,打得很重!

原标题:岳青山:美国前防长佩里打脸特朗普,打得还很重!——十几年前朝美关系正常化为何毁于“最后一里”?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