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美国上将至死都没明白的"东方之谜"
来源:解放军报 2017/11/03 10:01:53 作者:赵丕聪
字号:AA+

导读: 美国上将范佛里特至死都没搞明白,上甘岭之役,两座海拔高500多米、不足4平方公里的小山包,43天动用6万多兵力,首日即发射炮弹30万发、航弹500余枚,把上甘岭主峰足足削低2米,可为啥就是拿不下这两个由中国士兵把守的山头。解读“东方之谜”,中国军人血性虎气的一代代薪火相传、如影随形,注入血液、融入骨髓,也是战胜强敌的先天利器。

美国上将范佛里特至死都没搞明白,上甘岭之役,两座海拔高500多米、不足4平方公里的小山包,43天动用6万多兵力,首日即发射炮弹30万发、航弹500余枚,把上甘岭主峰足足削低2米,可为啥就是拿不下这两个由中国士兵把守的山头。

几十年后,西点军校研究人员也多次试图用电脑模拟求解这个“东方之谜”,同样不得结果。不管是当时的范佛里特,还是现在的美国军人,都无法理解当美国首席谈判代表哈里逊骄狂叫嚣“让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时,我15军军长秦基伟的回答是“抬着棺材上上甘岭”,45师师长崔建功说“打剩一个营我当营长,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

不需要重金悬赏,不需要严刑峻法,不需要督战压阵。只要一个手势,一个眼神,一句“共产党员跟我上”,他们就潮水般义无反顾地堵枪眼,面无惧色地挡火墙,毫不犹豫地滚雷阵,“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这就是中国军人战无不胜的秘密:视死如归的英雄血性,怎不令每一个对手胆战心惊。

而支撑意志战胜钢铁、精神赢取物质的,无疑是中国军人坚定的理想信念。一位美军军官曾感叹:“对德、对日作战,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顽抗。中国的军人,面对美军炽烈的火网,就像不在意似的,第一波倒下,第二波跨过尸体继续前进,还有第三波、第四波……他们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姿态,就像殉道者似的。那大概不是因为命令和纪律,一定是信仰。”

没错,就是信仰!正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信仰,使中国军人“上下同德,全军同心”。从二万五千里长征到八年腥风血雨抗战,再到抗美援朝横扫三千里沃野,从他们有信仰的那一刻起,就被理想和信念聚合在一起,就发誓要奉守它到生命的终点,所以上演了一幕幕“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的血性壮举,最终迎来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这种力量无坚不摧,任何物力都无法企及。

英国元帅蒙哥马利曾告诫全世界军人:“只有傻瓜,才会在地面上跟中国军队交手!”胜利面前敢拼,危难面前敢上,也是中国军人血性担当的基因。以身许国,何事不敢为?同在朝鲜战场,松骨峰战斗中,我一个连子弹全打光,官兵便拼刺刀、肉搏,用手榴弹砸,用牙齿咬,有的被燃烧弹烧着,便抱着敌人一块烧死,令美军震惊不已。今天亦是,抗洪抢险,官兵用血肉之躯一次次堵住决口;地震救援,冒着余震从废墟一次次抢救出鲜活生命。尽管战场不同,但他们表现却惊人一致,无不展示着中国军人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气魄胆识。

军人为战争而生,为和平而死。虽然战争硝烟远逝,但“除了打仗就是准备打仗”的血性激情之火不能停熄。解读“东方之谜”,中国军人血性虎气的一代代薪火相传、如影随形,注入血液、融入骨髓,也是战胜强敌的先天利器。武器缺陷人可以弥补,武器能消灭“物质的人”,永远战胜不了“精神的兵”。敢于亮剑的血性,本身就是战斗力、杀手锏。过去以弱胜强、以劣胜优靠的是这股力量,现在遇强则强、用我必胜更需要这种精气神。这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战魂”!有了魂,就打不垮、拖不烂、压不倒。

血性是舍我其谁的品格气质,不是匹夫之勇,更不是盲从愚性。血性铸就不是孤立的,有理想之光照耀,有英雄精神传承,更有能打仗、打胜仗的真本事作支撑。习主席号召“培养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再次将“血性”提升到新的高度。唯有在实战化训练中淬炼血性,在重大任务中砥砺血性,在日常工作中培塑血性,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血性之气才能内化于心、外显于形,平时看得出来,战时豁得出去。

美国悍将李奇微兵败汉城之际,不得不由衷“向中国志愿军司令官致敬!”另一位美国名将克拉克则哀叹:“我是美国第一个没能在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将军!”或许“东方之谜”根本就算不上是什么秘密,或许永远是一个难解之谜。不管过去、现在、将来,只有中国军人读得懂其中的奥秘。

原标题:美国上将至死都没明白的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