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金一南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副军)、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 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2001年3月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赴美国国防大学讲学。现为解放军报特约撰稿人,中央电视台特约军事评论员,中国军事统筹学会战略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作者其他文章
金一南:中国共产党存在的最大合理性
来源:搜狐 2017/11/05 10:42:59 金一南
字号:AA+
金一南:中国共产党存在的最大合理性

导读: 我们党从建立那天起就不是为了让自己先富起来,而是要为人类大多数去拼命,这是本原,我们一定要恢复这个本原。这是中国共产党存在的最大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也是中华民族的立足点。

金一南:中国共产党存在的最大合理性

新中国刚刚一成立,朝鲜战争爆发,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当时我们国内正百废待兴,亟须建设,军队正在大量转业复员,根本没想到会在朝鲜半岛与美国人打一仗。这完全是没想到的,我们也不愿意打这场仗,所以当时提出了一个警告,要求美军不能越过三八线,越过三八线不行。

我们的警告,麦克阿瑟接到后根本不屑一顾。美国总统杜鲁门很着急,专程飞到威克岛与麦克阿瑟会谈,因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已经发现了,中国在东北的边防军已集结30万人。杜鲁门在跟麦克阿瑟当面会谈时说,中国人出兵怎么办?麦克阿瑟告诉杜鲁门,中国人夸张惯了,他们30万名边防军是摆摆样子,吓唬我们的。说你不要看他们别的,你就看看中国整个近代这部历史,一次都没打胜过,都被打败了。中国人有意志力吗?中国人现在说,不让我们过线,要干涉我们,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只是中国人特别善于虚张声势罢了。所以,杜鲁门听了心满意足地走了,认为中国人绝对不会介入朝鲜战争。

当9月25日,美军仁川登陆之后,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发出明确警告,美军如越过三八线,中国绝不会置之不理,美国人理都不理。10月7日,不是由麦克阿瑟下令,而是美国总统杜鲁门亲自下令,命令美军越过三八线,直扑平壤。10月8日,毛泽东下令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于是,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最终迎头相撞。

朝鲜战争这一仗,今天国内有些人不明事理,说这一仗打错了,不应该打,否则我们改革开放会更早,跟美国搞好关系也会更早。我觉得这批人根本不懂政治,他们是在挖我们自己的墙脚。我觉得中华民族在那个特定时刻,需要一场对外战争的胜利。这场仗不期而遇,我们不想打,它却来了。我们没有后退,而是坚决迎了上去。朝鲜战争结束之后,西方一个经典的评价是,在涉及国家安全问题上,新中国再也不会退让。最关键的一个,打出了中国在这个世界上的发言权。近代以来,我们在世界上何曾有过发言权?但从抗美援朝胜利后,我们有了发言权。我经常讲,中国进入全球化,我们融入世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是从跨过鸭绿江开始的。

美国人沃尔特·赫尔慕斯在《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 一书中回忆:从中国人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所显示出来的强大进攻和防御能力中,美国及其盟国已清楚地看出,中国共产党已成为一个可怕的敌人,中国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那个软弱无力的国家了。日本京都大学的一个教授曾向我讲起,你们的毛泽东说,1949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番话我们日本人当时也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难道凭毛泽东这一句话,你们中国人从此就站起来了?这是不可能的。但是,1950年你们竟然在朝鲜出兵,真是把我们吓了一跳。日本人最怕的就是美国人。他说你们不但出兵,而且把美国人从北面压到南面去了,我这才觉得,中国人和过去真的不一样了,看来毛泽东讲的话有些道理。

中华民族是需要精神洗礼的,跨过鸭绿江,就是中华民族的重大精神洗礼,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起立。这一点,就像美国人拉西特和斯塔尔写的 《世界政治》 所讲的一样,在历史上大多数国家是在战争中形成的,国家制造战争,而战争制造国家。所以,中国也概莫能外。对我们来讲,当年打败侵略者,建设新中国,这是我们的根本出路。

1997年我到美国国防大学学习,这是第一次有中国军官去那里,这次学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天晚上在华盛顿空军基地吃饭,空军基地里海军、空军、陆战队、陆军的军人都有。一看来了两个中国军人,真是不得了,他们从来没见过,我们桌子上一起吃饭的人每天晚上更换,他们分别跟你来吃饭、聊天、合影、照相,说一定要照相,回去好给夫人看看,跟中国军官合影了。刚开始我们以为美国人很好客,最后才明白,就是因为曾经打过仗,交过手,而且他们吃过亏,所以对你印象特别深刻。

我们参观西点军校,美方当时安排驻华陆军副武官琥珀中校陪同我参观,因为琥珀中校是西点军校1978年的毕业生。我们在参观西点军校的校史馆时,发现上甘岭597.9高地和537.7两个高地的模型摆在馆内。琥珀中校跟我讲,我们学过这个战例,当时山头上你们有两个连守卫,我们7个营轮番进攻就是攻不上去。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并问了教官,教官跟我们解释过,我们学员一起讨论过,按照教官讲的模型在沙盘上也推了半天,但最后还是没有搞明白,为什么7个营攻不下两个连的阵地。我说琥珀中校,你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上甘岭我们是怎么打的。

上甘岭,597.9和537.7这两个高地,当时已被美军地面炮火炸得虚低了一米到两米。当时的美军指挥者范福里特,在美军内部被称为范福里特弹药量,这个指挥官用弹药的量极大,我们整个山头被美军地面炮火、航空火力全部摧毁了,所有的树,连树枝、树叶全都没了,树皮都没了。我们的坑道完全建在反斜面,因为正面全是敌人的炮火,非常猛。反斜面的坑道,输送给养特别困难,开始往坑道里送萝卜,但吃萝卜烧心很难受,后来发现送苹果最好,又解渴又解饿。当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军长,就是后来当国防部长的秦基伟将军,把自己的私房钱都掏出来了,用15军的机动军费在平壤采购了两万多个苹果。15军党委定下指标,谁送进坑道一篓苹果记二等功一次,但整个上甘岭战役打完,却没有一篓苹果进入坑道,因为美军的航空火力、地面火力封锁得非常严,我们的送果员全部牺牲了。2万多个苹果,只有一个苹果进入了坑道,一个弹药员在滚进坑道以前看到满地滚着的苹果,随手抓了一个放在自己的怀里一骨碌滚到坑道里去了。大家看过《上甘岭》 的电影,唯一进入坑道的就是这么一个苹果,指挥员、战斗员、伤员,一个人啃一小口,都舍不得多吃。

我说琥珀中校,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苹果的故事,永远不会知道中国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表现出的这种前所未有的民族精神。《上甘岭》 电影,1958年拍的,上甘岭战役的指挥官,是第15军军长秦基伟的上级、第三兵团副司令王近山将军。王近山是谁?就是电视剧《亮剑》 李云龙的原型。王近山看 《上甘岭》 电影,看到一半,泪流满面,中途退场,不看了。说太难受了,不想看了。这是中国人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本源,我说我们一定不要忘记了前人给我们奠定的资本。我们到了美国,美国人对我们尊敬有加,握手、照相,凭什么?是因为我们踩在了前人的肩膀上。

2005年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到中国访问。他提出要看陆军第39集团军。为什么要看陆军第39集团军?就是因为1950年10月1日,在朝鲜云山,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跟美军第一骑兵师迎头相撞,中美两军发生了第一次交手。拉姆斯菲尔德想看看,当年敢于和美军第一骑兵师交手的部队,现在成什么样了。1950年10月1日在朝鲜云山那一仗,两支部队一开始都小看了对方,结果原来双方都是陆军的绝对主力。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原来是林彪率领的东北第四野战军第二纵队,我国陆军的核心主力部队;美军第一骑兵师自南北战争以来,编号未变,也是美国陆军的核心主力部队。中美两军从没直接打过仗,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交战,双方陆军主力竟全部都赶上了,但是双方都小看了对方,我军以为对方是南朝鲜伪军,美军以为我们是被击溃的北朝鲜军队。两军于晚上7点钟开打,摸黑交火,打了3个小时,打到10点钟,双方互有俘获。他们抓了我们的人,我们也抓了他们的人。我们一审,发现不是南朝鲜军队,是美国陆军核心主力第一骑兵师。他们一审也发现,不是北朝鲜军队,是中国军队,而且是中国陆军的核心主力,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回忆说,骑一师师长盖伊怀着难受的心情咽下了他在朝鲜战场的第一杯苦酒。骑一师自登陆朝鲜战场以来,所向披靡,就在朝鲜云山跌了个大跟头。骑一师师长盖伊后来回忆,对方是什么样的军队啊,没有航空火力支援,没有远程炮火覆盖,竟然拿着简陋的日本武器,穿着胶鞋与我们作战,作战又是如此勇猛。当时第39军借着月夜,把骑一师两个团穿插分割切成数块包围了,军号、哨子吹得满天响,美国人说震耳欲聋,吓得要命。当然对美军骑一师的实力,第39军军长吴信泉后来回忆说,我们上了朝鲜战场,第一口本来想吃肉的,没想到啃上一块骨头,对方也很硬。两个国家,两个民族,就这样通过朝鲜战争相识了。我们要真正自立于世界,我们凭什么?你不表现出自己的意志,不表现出你的决心,行吗?

正如美国建构主义者的鼻祖亚历山大·温特所讲的一样,一个国家,在生存、独立和经济财富三种利益之上,还必须加上第四种国家利益,那就是集体自尊。什么叫集体自尊?中华民族1840年以来最缺的就是集体自尊。我们有个人自尊,但有集体自尊吗?作为一个民族来看,有集体自尊吗?什么叫集体自尊?就如毛泽东讲的,中国必须独立,中国必须解放,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做主张,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

这就像孙中山讲的一样,做人最大的事情是什么?就是要知道怎样爱国。连国家都不爱,你这个人是怎么做的?邓小平同志讲,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我觉得这些人,之所以被中华民族铭记,靠的是什么?是深刻的爱国情怀。怎么样建立现代民族国家?我们就是在爱国的基础上建立的现代民族国家。

百度公司李彦宏招聘员工的标准是他自己定的。他的招聘标准,展示了百度的价值观。第一个榜样,开列的是鲁迅, “是翻译,还是用创作寻找中国意义”;第二个榜样,开列的是钱学森,“是在海外住别墅,还是回国做导弹之父”;第三个榜样,开列的是毛泽东,“是投降,还是比敌人更强”。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强调的,我们必须具有这样的精神气质。这个精神气质是你真正从自己的内心,对你的土地、对你的国家、对你的民族认可,并融入你的血脉,而不是挂在你的嘴皮上。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社会存在的全部的合理性、合法性在哪里?就是在中华民族百年救亡、百年复兴过程中的勇于担当。

从1840年到1949年之间的一百年,所有先进的中国人就为这三个字——救中国。从林则徐的鸦片禁烟,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曾、左、李的洋务自强,到康、梁的戊戌维新,从孙中山的辛亥革命,到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为这三个字——救中国。救亡命题不是中共发起的,但是是由中共解决的。1949年新中国成立,宣告救亡命题的终结和下一命题的开始。前一百年救亡,后一百年复兴;前一百年历经坎坷,后一百年依然如是。但是有一点,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层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和担当。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强力反腐?海外有这样的说法,说我们是选择性反腐、政治派别反腐。这也太小看中国共产党了。我们党从建立那天起就不是为了让自己先富起来,而是要为人类大多数去拼命,这是本原,我们一定要恢复这个本原。这是中国共产党存在的最大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也是中华民族的立足点。

原标题:金一南:中国共产党存在的最大合理性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