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红:安倍用TPP做了一个局
来源:环球时报 2017/11/08 11:06:19 作者:刘军红
字号:AA+

导读: TPP之于安倍政府堪称“外交集大成”。过去四年,安倍几乎倾尽全部外交资源,用尽日美贸易摩擦所积累下来的经验,毫厘必争、寸土不让,最终迫使奥巴马做出战略让步以留政治遗产。然而,那种以“高质量、高水平”贸易规则牵制中国速度,主导21世纪国际经济秩序的美梦很快被特朗普打醒了。

在特朗普亚洲行的背景下,誓言独挑TPP大梁的日本政府透露,要在APEC岘港会议期间,推动除美国外的11个国家达成原则性共识。在特朗普再次否认加入TPP的情况下,安倍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TPP之于安倍政府堪称“外交集大成”。过去四年,安倍几乎倾尽全部外交资源,用尽日美贸易摩擦所积累下来的经验,毫厘必争、寸土不让,最终迫使奥巴马做出战略让步以留政治遗产。然而,那种以“高质量、高水平”贸易规则牵制中国速度,主导21世纪国际经济秩序的美梦很快被特朗普打醒了。尽管TPP的谈判过程使日本彻底失去在太平洋西岸建立不包括美国的地缘竞争腹地的机遇,但日本毕竟获得了与美国一道“制定规则”制约中国增速的地位。按照这一思路,只要TPP得到各国政府的政治确认,便可覆盖亚太地区,形成巨大的“区域原产地”,届时中国的产品、企业与贸易便被排斥在外,竞争规则和环境将由此改变。

然而,在当今世界,贸易的发展已经与全球产业分工体系融为一体。产业内、企业内贸易纵深发展,演变为“生产工序”的全球化,“产业链”自然演进为“贸易链”,贸易秩序的治理动力来源于资本支配和市场分布。昔日以国境为线的“贸易阵地战”一去不复返了。抱着重商主义“规则理念”的TPP架构无法适应全球化时代,无法满足中国贸易的大发展和大进步。而从现实利益出发的美国,无法选择“没有中国贸易的区域贸易架构”。这就是特朗普和希拉里都在竞选中表示不会原封接TPP盘子的政治动因。

根据其自定义原则,至少需要有6个国家同意,且这6国的GDP占全部12国GDP的85%以上,TPP才能生效。而美国一家的GDP就占去60%,事实上掌控了绝对否决权。今年1月特朗普一上台便声明退出TPP,且强调永不再加入。这意味着安倍装满鸡蛋的TPP篮子被特朗普无情地扔在了地上。作为补救措施,日本精英官僚们提出继续推进“TPP11”方案,欲借此游说美国使之相信:“TPP11国合作”会让美国躺着中枪而蒙受“经济损失”。美国有两个选择,要么回来一起搞TPP,继续与日本共同主导地区秩序;要么眼看日本担纲“TPP11”,自己蒙受损失。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浦田秀次郎发表研究成果称,如果“TPP11”成功落实,到2030年日本国民所得会增加460亿美元,而美国则会损失20亿美元,他主张一定要把这个结果告诉美国,力劝美国回心转意。鉴于TPP各方都是APEC成员,利用越南主持APEC机会,通过放松美国原先要求的相关严格标准,诱导其他各方让步,力争达成“原则共识”,预备“框架协议”,谋求对美国牵制。如果美国回来,便会刺激中国降低身段加入TPP。这样,安倍就反败为胜了。

显然,日本的“TPP11方案”在故意忽略一个现实:没有美国的TPP早已不再是经济总量占全球总量的36%,贸易总量占26%的TPP了,日本也绝拿不出足够的市场让各方“贸易扩大”。如此“造假的TPP”“以次充好的TPP”,只能让人产生“神钢精神”的联想。对日本来说,放下旧思想,看清新形势,公开透明谈合作,求真务实图发展,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区域合作战略和架构。

(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原标题:刘军红:安倍用TPP做了一个局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