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场沉思:社会主义静水深流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2017/11/09 11:27:31 作者:郭松民
字号:AA+

导读: 许社会主义的静水既然已经涌出了地面,就一定会化为势不可挡的洪流,最终冲决一切枷锁和罗网,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通向人类最终解放的道路滚滚向前,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挡!

 

很多年了,没有见到这么多迎风招展的红旗,没有看到过这么多列宁、斯大林的巨幅画像,没有听到过用这么多不同语言共同演唱《国际歌》,也没有遇到过这么多热情洋溢的“达瓦里希”……

2

为了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俄共组织了一系列活动:研讨会、文艺演出、招待会等等,高潮则是11月7日——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日当天——在莫斯科举行的游行和纪念大会。

“星火旅游”组织的“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缅怀与希望’之旅”的团友,受邀观看了其中的文艺演出、以及纪念游行等活动。

3

11月7日的游行,从普希金广场出发,行进到革命广场——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大会的主会场。俄共主席久加诺夫在主会场做了演讲。

这场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大游行的参与者来自世界各地,虽然俄共作为东道主组织了这场纪念活动,但严格说起来,俄共也只是参与者之一。

据俄媒报道,当天有128个国家的共产党、工人党、左翼团体和世界各地社会主义者,共同进行了游行和集会。

广场上充满了各种肤色,各国装束,各种语言,以及印有各种标识的红旗——这是经典的“国际”大会。

4

下午两点,我们高举着毛主席的画像,来到普希金广场,顿时被广场热烈沸腾的场面深深震撼。

许多原本含蓄内向的团友,也忘情的投入进去,唱呀、跳呀、握手呀、拥抱呀,《国际歌》成了共同的语言,镰刀锤子、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成了认同的标志。

5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来自法国、意大利、阿根廷等地的共产党和左翼人士,他们在游行过程中,非常有节奏的反复高呼“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赢得了路人的阵阵喝彩和热烈掌声。

行进在队伍中,想起了前两天在喀山的一幕:我们在喀山大学门前的列宁塑像下唱《国际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热泪盈眶的加入了合唱。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不知道他是谁,找来翻译询问,老者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永远都是一个共产党员!”

6

正如列宁所言:“一个有觉悟的工人,不管他来到哪个国家,不管命运把他抛到哪里,不管他怎样感到自己是异邦人,言语不通,举目无亲,远离祖国,——他都可以凭《国际歌》那熟悉的曲调,为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

一位年轻团友与老者相拥而泣,一时间,似乎有了被打散的革命者在异国他乡突遇同志的感觉。

7

11月5日,我们还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社会主义信仰者一起瞻仰了列宁的遗容,红场上一条无声的长龙,庄严肃穆的走向列宁墓。

列宁墓前堆满了鲜花,列宁神态安详,似乎仍在沉睡,瞻仰遗容的人流,从革命导师身边缓缓走过,似乎下一刻就能听到革命导师慷慨激昂的演讲。

8

列宁墓的背后,克里姆林宫红墙下,是一排苏联领导人和著名领袖的安息地。每个人的墓碑前,都有人献花,但斯大林的墓前,鲜花堆成了一座小山。

瞻仰列宁、斯大林和今天参加游行的人,回到各自的祖国,可能也和身边的其他人一样,是一位普通的教师、公务员、记者、工人……,过着琐碎的、“灰色”的生活;但在这一刻,他们超越了庸俗无聊的日常人生,怀着庄重的、喜悦的、神圣的心情,走在莫斯科料峭的寒风中,成了一个对社会主义、对十月革命充满向往的人。

9

静水深流!也许我们应该用这个词。

随着中国文革失败和苏东剧变的发生,“社会主义”似乎成了一个负面词汇,或仅仅是一块“无害”的遮羞布。

精英们喋喋不休地告诉我们,追求社会主义的“人人平等”是一种“理性的狂妄”,只能导致灾难,弱肉强食才是人间正道,喜儿嫁给黄世仁才是过上幸福生活的捷径……他们还拾起沙皇和“临时政府”制造的老谣言,说什么列宁是“德皇的间谍”,学着叛徒雅科夫列夫的口吻说“十月革命是德国总参谋部的行动”、“十月革命是俄罗斯一千年历史上最悲惨的事件”

——虽然精英们一直都以寡廉鲜耻著称,但在程度上却从来没有像最近三十多年那样登峰造极!

10

这样的舆论环境中,许多人不再谈论社会主义和十月革命,似乎这些已经完全走入了历史。

历史真的会终结吗?当然不!

今天,革命广场上迎风招展的红旗就是答案:苏东剧变以来,社会主义失去的其实只是泡沫,这些年她已渐渐变成人们心底一股疾速流淌的静水,没有喧哗,却具有更加深沉的力量。

今天,在莫斯科,在列宁和十月革命的故乡,深流的静水溢出了地面!

11

100年前的今天,阿芙乐尔巡洋舰炮击冬宫的一声炮响,宣告了人类历史新纪元!

为什么是新纪元?这是因为自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来,从来都是少数人压迫多数人、剥削多数人,但十月革命及此后社会主义从一国到多国的实践则证明,建立一个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世界是完全可能的!

弱肉强食,赢者通吃是动物世界的法则,人人平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才是人类社会的法则。

12

时间已经很晚了,革命广场上华灯齐放,“乌拉”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含笑注视着沸腾的人群。

社会主义的静水既然已经涌出了地面,就一定会化为势不可挡的洪流,最终冲决一切枷锁和罗网,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通向人类最终解放的道路滚滚向前,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挡!

原标题:郭松民 | 红场沉思:社会主义静水深流——俄罗斯纪行之二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