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青年力:西方国殇之日,中国狂买之时
来源: 青年力 2017/11/14 15:21:51 作者: Mark
字号:AA+

导读: 刚刚过了一年一度的“双11”了,与往年一样,各大电商在这一天赚得可谓盆满钵满,某电商巨头甚至还创造了“3分钟狂赚100亿元”的记录,令人叹为观止。

“在任何节日里,‘剁手’就会疯狂进行,甚至冒透支与负债的危险。”如今,中国人的购买力之强,生活水准之高,真是让全世界人民都叹为观止。

然而,为大多数国人所不知的是,11月11日,不仅仅是单身男女的节日,也不仅仅是“剁手”的狂欢日,还是许多国家(特别是英语国家)的国殇日。

1918年11月11日11点,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协议签订,这标志着“一战”的结束。1年以后的1919年,英联邦国家首先把每年的11月11日定为“国殇日”,以纪念在“一战”当中阵亡的士兵们。

此后,随着历史进程的不断推进,“国殇日”不但逐渐成为了几乎所有欧美主流国家共同的纪念日,还不再仅仅纪念“一战”的阵亡士兵,也开始纪念在“一战”以后的所有战争中阵亡的士兵。

在每年的11月11日中,纪念“国殇日”的国家的人们通常会在胸前佩戴一朵罂粟花(英语poppy,也有的说是“虞美人”)。这是来源于1915年加拿大籍的前线军医约翰.麦克瑞的一首诗《在弗兰德斯战场》(弗兰德斯为一历史地区名,主要是指比利时的荷兰语区),这个地区盛开着一望无际的罂粟花(“虞美人”),长在阵亡将士的墓碑旁。后来,麦克瑞的诗广为流传。最终,罂粟花(“虞美人”)也就成为了“国殇日”的标配。

必须承认的是,西方主流国家对阵亡士兵的重视,非常值得称赞。因为一个国家要是对在战场上牺牲的士兵都漠不关心、不管不问,那么试问,哪个士兵还愿意为这个国家卖命?甚至,谁还愿意去当兵?

然而,作为中国人的笔者,尽管身处加拿大,但是拒绝在“国殇日”纪念活动。因为,与我无关。

第一次世界大战,本就是一场西方列强因为为了抢占世界市场而发生冲突才引起的“不义之战”,属于“狗咬狗”、“黑吃黑”的性质。既然战争既没有实的合法性,也没有虚的正义性,那么,也就不值得被纪念,只应该被反思。

当然,说到这里,一定会有一些人士跳出来对笔者朗声质问,“即使‘一战’不义,那也是政客们的事,与普通士兵难道不是无关?”

人都不可能完全的中立客观,否则心脏为何不居中而是偏左?因此,任何人都会带有自己的立场。笔者生长于中国,绝不可能把自己代入到西方的立场,而会永远将自己置于中国的立场。

那么请问,站在中国的立场上看,为“一战”的胜利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中国,又得到了什么呢?首先,帮助别国挖战壕而牺牲的中国民工,根本不在欧美这个所谓“国殇日”的纪念名单中。即使是那些最终活下来的民工在战后也被西方政府像扔垃圾一样地无情抛弃。

更加令人可恨的是,西方列强还在巴黎和会上对中国百般刁难,不仅没有让作为战胜国的中国获得任何利益,还试图逼迫我们丧失对山东主权的合理要求。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中国人的笔者,有什么理由去纪念西方的“国殇日”呢?

还有极端重要的一点就是,诚如上文所说,“国殇日”的外延早已拓展到纪念“一战”之后的所有战争的阵亡士兵。笔者虽不才,也有些常识,自然明白“朝鲜战争”自然包括在“‘一战’之后所有战争”这个集合当中。

要笔者去纪念一场在中国与西方列强的血拼中阵亡的敌军士兵,对不起,笔者觉悟低,做不到!好就算有人用“军人都是各为其主”的观点质疑我,然而,在这个世界上,凡事都要讲一个对等,例如“你对我多好,我就对你多好!”——既然牺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却并不在“国殇日”的名单中,那么作为堂堂华夏子孙的笔者又为何要去纪念敌方的阵亡士兵呢?

我为这些年轻的生命感到悲哀,我更为很多战争的性质,感到悲哀!

此外,在“一战之后所有战争”的集合也包括越南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子集。在这些战争中,西方列强都举着“人权”、“民主”和“自由”等正义的旗号侵略别国,掠夺资源,造成不计其数的平民死亡。

然而,那些死在西方“民主导弹”下的平民同样不在“国殇日”的纪念名单中。如此,作为非西方人的笔者,又为何要在西方人的纪念日中向西方人献媚呢?

总而言之,以后每年的“双11”,不管我们海内外炎黄子孙是否继续”剁手“,我们都不必神经过敏地去纪念一个与中国毫无关系的西方的“国殇日”。因此,西方国殇之日,华夏狂买之时,没毛病!

原标题:“双11”沉思:西方国殇之日,中国狂买之时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