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察网:假设明朝的资本主义萌芽没有被掐死
来源:察网 2017/11/14 15:51:17 作者: 胡懋仁
字号:AA+

导读: 中国的资本主义如果比较顺利地发展起来,与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应该是一个不同的过程。当然,资本共同的属性——对利润的追求,那是不可能例外的。在利润的追求驱使下,中国的资本同样也会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如近年来的假冒伪劣之类。但要通过武力去侵害他国,中国的资本似乎还没有看到会具有这样的属性。

假设明朝的资本主义萌芽没有被掐死

考察西方资本主义历史,或者最早可以追溯到15世纪末,哥伦布航海发现新大陆,当时同时也有意大利等地的商业和贸易,以及手工业的发展。再后来就是达伽马开辟通往印度的航线,还有麦哲伦的环球航行。西欧主要航海国家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等国开始扩张,侵占亚洲、非洲和美洲的殖民地。伴随着这些早期资本主义国家的扩张,就是早期资产阶级在当时封建统治者的支持下,对这些殖民地进行侵略战争。

在英国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英国也是走的同一条路子。以贸易为名,但最后都是以武力来开拓其殖民地。后来的法国、比利时等国也是照顾着这个路子走。到19世纪末,德国崛起,但世界的殖民地已经瓜分完毕。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也抢了一些殖民地,但他觉得还不够,还得从那些老牌的殖民主义国家手里再抢一些出来。于是就有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这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发迹的基本历史。资本的前后必然都有强大的武力,为自己开辟市场,开辟资源产地,也包括掠夺黄金和通过奴隶贩卖所积累的原始资本。原始资本就是这种由成千上万无辜生命和牺牲和血泪所形成的。

而在东方,中国的明朝时期,在15、16世纪,也产生了资本主义的萌芽。由于这时的资本主义还很幼小,所需要的市场也不够大。同时,还因为中国的幅员辽阔,潜在的市场相当地大,所以中国的这种资本主义萌芽,不需要通过武力扩张来拓展资本所需要的市场。当然,后来由于满族入侵中原,明朝覆灭,这点原始的资本主义萌芽就很快被掐死了。

虽然说,历史不需要设想,但这里也不妨试着设想一下。假设明朝没有灭亡,这点资本主义萌芽会有着怎样的发展历程?很可能的是,这些在丝绸、纺织领域里的资本主义萌芽,会在江南地区逐渐发展起来,然后向北进入黄河流域,再进入京畿地区。至于能不能扩展到全国,就不太好说。这要看统治者如何对待这点资本主义萌芽了。如果这样的资本主义能给封建王朝缴纳更多的税收,带来更多的财政收入,那么封建王朝不仅不会扼杀这样的资本主义萌芽,反而有可能予以较多的鼓励。如果封建王朝认为这种资本主义萌芽对王朝统治是一种威胁,当然就另当别论了。如果封建王朝对这种资本主义萌芽压榨过狠,那这点资本主义萌芽要起来反抗,那么类似于法国大革命之类的行动也可能在中国发生。但总的看来,产生于自然经济的中国资本主义萌芽,与产生于手工业的欧洲资产阶级,有可能在处理与封建统治者的关系上会有所不同。中国的农民是会在压迫下起来造反的,但中国的产生于地主阶级的早期资产阶级萌芽,未必就会起来造反。他们完全可能想出一种与统治者妥协的方式来解决这种矛盾与冲突。当然,这毕竟是一种设想,没有太充分的依据。

西方资本主义的扩张要通过武力,也是因为他们生产的产品,在欧洲市场上是同质的。也就是说,让他们在欧洲市场上竞争,其结果也未必能打开更大的市场。所以他们的眼光必然要放在海外。他们对外动用武力,一方面是因为非洲与美洲的居民们不太接受这种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模式,他们还是处在自然经济的状态之下。所以欧洲的资产阶级们如果不用武力,是无法打开这些地区的市场的。另一方面,这些西欧资本主义国家之间也存在着竞争,都要占有更多的商品市场与原料产地,所以使用武力也有威慑和炫耀的一面。

另外,虽然当时西欧人口密度比不了今天,但当时的人口密度也让这些国家感觉有点难受,需要移民的场所。所以那些被侵入的非洲和美洲国家,加上后来的亚洲国家,就成为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对外殖民的场所,在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西欧诸国人口密度较大的压力。

如果中国的资本主义任其发展,在对外拓展市场方面也会走欧洲资产阶级的老路吗?可以想象的是,中国的资本主义商品,在占据中国市场的过程中,可能就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而且在大一统的国家状态下,不同地区之间的资产阶级如果存在竞争,也未必会用武力来解决。当中国的商品市场已经接近饱和的时候,中国的资本也要对外拓展和扩张。但这种拓展和扩张是不是一定会用武力?如果从中国的文化传统来看,这样的可能性并不太大。中国一直自诩天朝,对外确实使用一种威势,但未必直接使用武力。如果不是外敌的入侵和骚扰,中国一般不使用武力来对待外国。加上中国文化对周边国家与地区的影响,中国的商品进入这些地区,似乎犯不上使用武力来强制别人接受。正如中国的丝绸之路一样,中原的产品进入西亚,进入小亚细亚,再进入东欧,似乎都没有使用过武力。

中国的人口密度当时也比较大,但一般只要生活过得去,家庭宗族观念很难让人离乡背井。所以江南那些富裕地区,特别是苏杭一带,很少有海外移民的趋势。只是广东、福建一带,耕地奇缺,人口压力过大,才有人会想到出国,在南洋谋生。对整个中国来说,那只能算是例外。

所以,可以想象,中国的资本主义如果比较顺利地发展起来,与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应该是一个不同的过程。当然,资本共同的属性——对利润的追求,那是不可能例外的。在利润的追求驱使下,中国的资本同样也会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如近年来的假冒伪劣之类。但要通过武力去侵害他国,中国的资本似乎还没有看到会具有这样的属性。

当然,这种假设并不可靠。毕竟在历史的发展中,存在很多偶然的不确定的因素。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毕竟会有不同的发展进程。正如早期的殖民主义国家是通过武力来征服世界的,但二战后产生于发展中国家的资本主义,就不一定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发展本国的资本主义了。

具体到中国,现代的资本主义产生于洋务运动之后。只是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一开始就是一种怯懦和软弱。所以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不仅要受帝国主义的压迫,也要接受中国封建势力的压迫。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永远就没有出头之日。改革开放之后的民营资本,也呈现出与其他国家资本主义的某种不同点。绝大部分中国的民营资本,是愿意接受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这不仅仅是一种被迫,更是现实中的一种需要。在社会主义制度上生存的中国民营资本,得到的好处是远无大于所存在的弊端的。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