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覆灭,战争与苦难是阿拉伯人的宿命?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2017/11/24 15:54:40 作者:李光满
字号:AA+

导读: 叙利亚的大戏并未完结,我们且看且行且思,不要急于同情流泪,也不要急于鼓掌欢呼,且看下一幕该如何上演。

这两天,伊朗、俄罗斯、叙利亚、伊拉克相继宣布“伊斯兰国(ISIS)被剿灭,持续数年的中东乱局似乎可以划上一个句号,中东人民也可以迎来和平、返回故土、重建家园、过上平静生活了。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中东并不平静,中东和平依然遥远,“伊斯兰国”留下的地理空间和政治空间正在被即将到来的一波新的地缘政治争夺取代,中东终归是一块无法安宁的神秘沙漠。

首先是叙利亚新一轮冲突可能一触即发,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反对派武装之间对地缘政治的争夺随时可能爆发新一轮冲突。

其次是也门战火仍未熄灭,沙特主导的阿拉伯联军和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仍然激烈争夺也门控制权,战斗一直在持续。

第三是美国已经形成对伊朗新战略,随时会撕毁伊核全面协议,重新开始对伊朗展开制裁,美国支持的沙特与俄罗斯支持的伊朗之间随时都可能爆发冲突。

第四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平静正在被打破,随时可能爆发新的冲突,最近巴勒斯坦向国际刑事法庭起诉以色列,被犹太财团控制的美国立即作出反应,关闭了巴勒斯坦驻美国代表处,巴勒斯坦还宣布与美国政府停止接触,新一轮巴以冲突正在酝酿。

第五是黎巴嫩总理访问沙特时突然宣布辞职,随后黎沙两国陷入政治僵局,虽然黎总理已回国,但这一事件引发的黎政治动荡在所难免,中东少数几个平静国家之一的黎巴嫩是否会陷入乱局需要观察。

第六是沙特阿拉伯王子间的“反腐风暴”留下的后遗症存在着引发沙特政局动荡的可能,如果沙特出现政治动荡,中东将出现重大危机,完全可能引发整个中东地区各教派、各民族之间的冲突。

第七是库尔德武装始终是中东和平进程的一个隐患。虽然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被暂时压住了,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仍然十分强大并在打击“伊斯兰国”中立下战功,其独立意识很强,对中东的政治影响力依然存在。

以上这些随时可能爆发重大冲突的隐患一日不除,中东就一日得不到安宁,就一日迎不来和平。但这里的关键因素还不在中东内部,而在外部势力的干预,美国和俄罗斯是中东能否获得和平的关键因素,外部势力一日不撤离,中东政治就不可能迎来真正的和平。

11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举行会晤,讨论叙利亚全国政治对话大会原则。11月21日,普京与埃及总统、以色列总理通电话。11月22日,普京与伊朗总统、土耳其总统会晤,均是讨论叙利亚战后政治进程。抛开美国讨论叙利亚未来显然让美国不爽。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最近发表声明称,只要华盛顿不确定叙利亚政治进程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美国就不会离开叙利亚。尽管普京想主导叙利亚战后政治安排,但未必能够如愿,俄罗斯虽全力支持阿萨德,但美国的目的仍然是要搞垮阿萨德政权,这一立场并未发生变化。

叙利亚在经历五年战火之后,问题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俄美两国今天的态度仍然是五年前的态度,叙利亚局势仍然是五年前的局势,战争并不能解决叙利亚问题,叙利亚人民所遭受的苦难并没有得到其它国家的同情,大国仍然在追求大国的利益,小国仍然是牺牲品。现在美国在叙利亚极力推销的民主政治对叙利亚人民还有意义吗?

自二战结束和以色列复国,中东就从未有过片刻和平。以色列在中东对阿拉伯世界发动了多场战争,直到如今巴勒斯坦人的建国梦依然没有实现。美国为了自己的地缘政治和能源利益,发动了两次伊拉克战争,策动了两伊战争,策划了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民主运动,北约发动了利比亚战争,中东强国一个又一个在西方的战争机器和舆论机器面前崩塌,中东人民始终生活在战争和动乱之中,生灵涂炭,家园被毁,如今是一片瓦砾,数百万难民逃离家园,战争不仅给中东带来了灾难,也使整个欧洲甚至美国陷入仇恨的恐怖袭击中。

五年的叙利亚战争使我们深感中东问题的复杂,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思考。

一是中东地区是埋葬大帝国的坟场,中东是中东人的天下,任何外来大帝国都只能在此折戟沉沙。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这一条形地带是整个亚欧大陆东西大通道,古代称之为呼罗珊大道,西边通往欧洲,东边通往中国,这条大道上曾经产生过许多赫赫有名的大帝国,数千年来一直是各大帝国争夺的要冲,是古往今来无数帝国战争和宗教战争的发源地,这种争夺一直持续到今天。如果不了解这个地区的历史,就茂然插手这一地区的事务,可能暂时能获得一些利益,最终一定会拖垮任何强大的帝国,以美国之强大最后尚且不能决定这一地区的未来,一场接一场战争,消耗数万亿美元,牺牲了数千名军人,最终却毫无所获,并且还加速了美国的衰落。俄罗斯虽然在叙利亚暂时取得了胜利,但如果不能及时收手,最后也会葬身于此,就像当年阿富汗埋葬了苏联一样。

二是中东问题必须靠中东人自己解决,美国和俄罗斯这些外来帝国的插手干预只会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中东现在在两个方面对全球地缘政治有重大影响,一个是战略上中东是欧亚大陆的东西大通道,一个是世界最重要的能源基地。美国虽然通过石油美元获得了大量利益,但最终美国的衰败也与中东有关,“怎么吃进去的,还怎么吐出来。”战争也好,冲突也好,宗教也好,能源也好,那是中东人的事,让中东人自己去解决,任何外力干预只会导致更多战争和灾难。

三是所谓的民主体制并不适用于中东各国。新世纪以来,美国和西方以民主的名义策划了“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最后让整个中东陷入灾难,叙利亚就是一个例子。中东各国宗教、文化、国情复杂,应该让他们自己选择发展道路,任何外界强加给他们的文化、政治、体制都只会让这个地区的人民遭受更深重的苦难。民主也好,专制也好,独裁也罢,那是中东人的选择,与别国无关。

四是在大国角逐中,小国永远是受害的一方。无论是美国还是俄罗斯,绝不会为伊拉克、叙利亚、伊拉克人民的利益而战,而只会是为他们本国的利益而战,什么人权、民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化学武器等等都只是他们争夺利益、发动战争的借口和幌子。现在战争结束了,在决定叙利亚未来命运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只是美国和俄罗斯这两大帝国以及伊朗、土耳其这些中东强国的影子,叙利亚人并没有发言权,中东问题再一次告诉我们,不要相信其它国家能够为你安排好的命运,其它国家考虑的只是他们国家在这一事件中所获得的最大利益,别无其它。

五是中东自古就是一个战争之地,是一处帝国坟场,冲突和战争是这一地区的常态。中国不必军事介入中东事务,而且投资也需要谨慎,不可在这个地区玩得太大,不可下注太多,中国在利比亚的巨大损失对我们就是一个很好的警示,中国可以参与叙利亚重建,但要用叙利亚的钱去重建,我们的任何投入都可能在悄无声息到来的下一场战争中赔得精光。美国在中东投入数万亿打了几场战争,却是赢得了战争,输掉了国家,最终依然在叙利亚没有占到便宜,以至于现在骑虎难下。中国一定要接受这个教训,不要说中国现在还不够强大,就是强大了在中东行事也须慎之又慎。

六是叙利亚战争虽然暂告一段落,但这并不是最终结局。或许叙利亚战争结束了,但美国或许还会在伊朗、黎巴嫩、沙特、也门、约旦、伊拉克策划一场新的战争,中东人民经受苦难那是他们的宿命,也许正是因此而产生了他们具有强大精神控制力和扩张性的宗教,这种宗教的使命就是要承受苦难,就是要一代又一代地去扩张发展他们的宗教事业。从某种意义上讲,中东与西方的冲突是一场持续千年的宗教战争,他们的战争与中国没有任何关系,我们除了防犯,勿须参与太多,这一点我们必须认识清楚,保持清醒。

中东上演的是一场又一场历史大戏,那里是一个人间炼狱,是一处帝国坟场,走了美国,又来了俄罗斯,无论是中东各国,还是其它外来帝国,全都伤痕累累,或死或灭或伤。“伊斯兰国”覆灭了,还会有新的组织出现,这是必然,千年不断的宗教战争不会停止,我们最好以极大的警惕对其敬而远之,不要想去中东贪功,不要想去中东谋取政治利益。中东的霸主全都死得很惨,像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即是如此。外来的帝国也都死得很惨,英雄转瞬变尘土,帝国随即遭毁灭。

叙利亚的大戏并未完结,我们且看且行且思,不要急于同情流泪,也不要急于鼓掌欢呼,且看下一幕该如何上演。

原标题:ISIS覆灭,战争与苦难是阿拉伯人的宿命?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