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次竟然把目标指向解放军,这是网络战争
来源:明人明察 2017/11/28 10:34:57 作者:尹国明
字号:AA+

导读: 三色事件,我们在看到幼儿园园方的丑陋之外,还看到了另一种丑陋。事件发生后,一些人不是为了尽快搞清楚真相,而是要用谣言,把公众的注意力导向他们想要的“真相”。他们提供的“真相”有利于刺激公众的愤怒,但是却无助于公众尽快获知真相。这就是传说中的“带节奏”,采用造谣的方式,来堆砌出一个与真相不同的“真相”。造谣解放军,就是这样的案例。

三色事件中,除了看到学前教育的严重问题,我们还看到了一种危机:话语权问题。

三色事件,不是个案,而是近期类似案件中比较有代笔性的一个。这个事件集中体现了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资本介入学前教育,在增加利润,降低成本与提供优质的幼儿学前教育之间的内在矛盾冲突。

三色事件给我们最大的教训是,不能把教育事业搞成教育产业。解决的办法在于如何把学前教育纳入公办教育机构为主体,私立教育机构为补充的体系。

但一些人,却在一开始,把问题引向解放军,编造耸人听闻的谣言,资本出事,军队躺枪。用吸引眼球的作用,把真相引向另一个方向,一个与问题根源南辕北辙的方向。

他们这次竟然把目标指向解放军,这是网络战争

我们在看到幼儿园园方的丑陋之外,还看到了另一种丑陋。事件发生后,一些人不是为了尽快搞清楚真相,而是要用谣言,把公众的注意力导向他们想要的“真相”。他们提供的“真相”有利于刺激公众的愤怒,但是却无助于公众尽快获知真相。这就是传说中的“带节奏”,采用造谣的方式,来堆砌出一个与真相不同的“真相”。造谣解放军,就是这样的案例。

已经证明这是个谣言,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这个谣言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得到如此快速的传播,竟然还有很多人相信了。这就涉及到中国的话语主导权掌握在什么人手里的问题。这种谣言,没有强大的话语权推动,是不可能有这种强烈的传播效果的。而2013年,上海法国学校一名美籍教师性侵6名儿童的事情,就没有得到这么强的传播,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事实发生过。因为掌握主要话语权的势力,对于涉及美国人的事情,一贯喜欢报喜不报忧。

当我在网上看到有一条评论“抗震救灾的血和汗抵不过网民的一句谣言”,竟无言以对。我们不能只有在出现重大灾害的时候,才想起解放军。而在解放军被经不起推敲的谣言袭击的时候,我们就选择围观。

这些谣言,有着非常强的政治目的。我相信大多数人是因为缺乏鉴别力,但还有一些人对于这个谣言的狂热转发,并非他们看不到这条谣言的荒诞不经之处,而是这条谣言符合他们的三观。很多问题的根源明明在于私人资本为了利润而忽视了管理、放弃了责任,但在这些人来看,资本是不允许质疑的,所以他们也要自觉不自觉的构建一种“资本不受谴责”的政治正确,把问题的全部责任都引向政治体制。军队是这个政治体制的主要柱石,就成为一些人抹黑造谣的靶子。连澳门被飓风袭击后,部队参与抗灾救险,都被恶意造谣。既把资本介入学前教育引发的问题根源给掩盖了,又能够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现在针对解放军的谣言已经澄清了,造谣者也已经在微博上公开的承认了自己造谣的事实和过程,但是这个谣言造成的影响却不会马上消除,辟谣的传播速度,永远跟不上谣言的速度;辟谣能够传递的范围,也无法覆盖谣言传播的范围。现在造谣者,已经在微博上公开的承认,自己造谣的事实和过程,看看造谣者承认造谣的微博的转发量,才有几千个,远远不及当时谣言的传播量。而且谣言总是在时间上领先一步,先通过大范围的传播,在公众中植入一个“事实”,引导很多人形成倾向性。一些理性的人,会在辟谣之后,自动消除原来的谣言痕迹,但很多人却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他们这次竟然把目标指向解放军,这是网络战争

很多人,都低估了谣言的破坏力。借助谣言,能够迅速改变一个国家的基本政治面貌,最典型的例子发生在罗马尼亚。1989年12月,罗马尼亚边境城市蒂米什瓦拉发生警察与当地居民的激烈冲突后,一个可怕的消息传遍了罗马尼亚全境:保安部队在蒂米什瓦拉实施“大屠杀”,几千人丧生,上万人被捕或失踪,这则消息来自西方某国的一家媒体。让大家信以为真的是这家媒体登出的一张照片,照片中横七竖八的摆放了很多具尸体。罗马尼亚的民众的愤怒被这张图片点燃,爆发了全国性的骚乱,军队也发生倒戈,当时的领导人齐奥塞斯库被逮捕,并被迅速处决。借助这个谣言,西方支持的反对派轻松上台,罗马尼亚政局天翻地覆。后来,西方媒体承认,那个所谓大屠杀的照片,是他们从当地医院和坟墓中找来尸体摆拍的。

他们这次竟然把目标指向解放军,这是网络战争

苏联的崩溃过程中,谣言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苏联当然有很多问题,但同样,美国的问题并不比苏联少,苏联倒下了,而美国还存在,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苏联放任各种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向社会主义进攻,各种抹黑社会主义的谣言自由泛滥而没有成本,从斯大林到列宁,从卓雅到其他苏联英雄,都被有计划的用谣言进行抹黑。而美国则坚持资本管意识形态,让任何不利于资本主义制度的言论都隔绝于主流舆论视野之外,对于社会主义的言论,更是几十年进行严防死守,如果社会主义思潮在美国危及到政权的安全,美国毫不犹豫的发动“忠诚调查”和“麦卡锡运动”,动用国家机器压制“异见”,还敢给资本主义造谣?试试美国政府的“民主”机器?

在以前的文章里,我们多次提到,中国实现民族复兴的两大短板,一个是金融,一个是舆论。这两个中的哪个出问题,都会是致命的,可以将几十年的努力成果归零,苏联在这方面给我们提供了最好的反面教材。一个大国的崛起,不能只看军事上有多少先进武器,经济有多大产能,市场有多大潜力。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意识形态是政治的灵魂,而舆论话语权就关系到意识形态的领导权,金融可以从内部瞬间破坏经济,摧毁一个国家的工业体系,瓦解社会的经济基础;而舆论主导权关系到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归属,可以动摇政治上层建筑。

中国这样的国家,没有任何外敌可以从外部将我们击溃,但可能会被人从金融和舆论入手,实现内部的自我崩溃。金融的风险虽然还没有消除,资产泡沫和高杠杆依然威胁着经济运行,但是从高层开始,已经把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作为重中之重,去杠杆和防范风险已经走在路上。而三色园事件反映出的舆论现状,却是最让人担心的。我们正在经历一场舆论战争,而大多数人还浑然不觉。

对于谣言的作用,对手比我们看的可能更清楚:一个在美国开会的民主斗士,提出过一个“扔火柴行动”,主要内容是:不断紧跟中国的社会热点事件,不断撩拨网民的情绪,不要立场,不要道德,只要能打击网民对国家的信任,搞乱社会秩序,制造族群对立就行。他说,即便这样不能把中国怎么样,也能让中国付出极大的社会成本。

网络普及的这些年,一直笼罩着谣言的雾霾,虽然还没有造成严重的政治后果,但是确实让中国付出了极大的社会成本。2011年的动车事件,就被各种谣言引向了中国的高铁建设,让中国的高铁建设一度减速,大量的项目被叫停,被降标,工期延长,造成的损失何止千亿级别。

因为一次次谣言,在造谣传谣近乎无风险的情况下,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传播自由。这些谣言造成的损失,就某一个事件来说,还不足以致命;但是这些谣言却每一次都留下了记忆的痕迹,积累起来,体制就被拉进了一个“塔西陀”的舆论陷阱。很多人遇到热点公共事件,第一反应,就是根据他们之前的谣言影响的记忆,去跟随新的谣言,形成自己的初步判断。

这次的造谣者,诋毁军队,在全社会范围内造成这么恶劣的影响,但是付出的代价不过就是一个行政拘留。谣言造成的破坏性和受到的惩戒力度,完全不成比例。这种对造谣者的处罚力度,对潜在的造谣者起不到多大的震慑作用。没有认识到这种谣言已经是舆论战争的手段,只是当作普通的轻微治安案件来处理,这也是让人很遗憾的事情。在中国建立起能够应对网络战的体系之前,增加造谣的成本,是最有效的办法。

三色事件,调查还在继续,我们还需要跟踪。对于针对幼小儿童作恶的人,要求查明真相的基础上予以严惩;对于频出问题的学前教育机构,处罚应该达到具有足够威慑效果的力度。当然,我们不能满足于对个案的处理,最重要的还是要通过这些事件,建立长效机制,让市场化的教育产业回归到教育事业的本位,建立公办教育机构为主体的学前教育体系。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孩子,这才是关系到每个家庭的大事。

原标题:他们这次竟然把目标指向解放军,这是网络战争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