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水煮青蛙!揭秘埃尔多安控制土耳其军队之路
来源:参考军事 2017/11/28 10:44:34
字号:AA+

导读: 笔者认为,通过博弈和清洗来加强对军队的控制,以及由此带来的土国内军政关系的演变,对埃尔多安的政权巩固起到了重要作用。

近年来,作为西亚地区大国的土耳其,在中东乱局中一直扮演着波诡云谲的角色。在对外关系层面,土耳其与北约国家和俄罗斯的关系屡屡发生急转弯式的变化,对于伊拉克、叙利亚和库尔德人聚居区的干预也持续不断。在内政方面,尽管土耳其的经济形势尚处于较好状态,但其国内政治-社会纷争不断,与少数民族库尔德人的关系也日益紧张。同时,土耳其的宗教化和去世俗化倾向似乎也在逐渐强化。然而,在动荡不安的内外局面中,执掌土耳其多年的总统埃尔多安似乎从未有权力动摇之忧,反而顺势得以逐步稳固自己的权力和地位。追溯其原因,笔者认为,通过博弈和清洗来加强对军队的控制,以及由此带来的土国内军政关系的演变,对埃尔多安的政权巩固起到了重要作用。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1月22日报道称,土耳其国防部长加尼克里22日表示,该国逾8500名军人在2016年7月国家政变未遂事件后被解雇。据土耳其NTV电视台援引加尼克里对此事的表述称:“(2016年的)政变未遂事件发生后,土耳其军队中共有8570人被解雇,其中包括150名将军和4630名中级军官,经证实,他们与居伦恐怖组织(FETO)有关。”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此前也表示,在政变未遂事件后有5万多人因牵扯“居伦恐怖组织”而遭到逮捕,另有超过14万名公务员被开除或停职。

抛开所谓“居伦组织”策动政变和颠覆埃尔多安政权的表述不谈,光是对包括逾半数土军现役中高级军官在内的8000多名军人予以严惩,就足以说明这次“清洗”和“换血”的力度之大。根据此前英国广播公司网站和路透社等多家外国媒体的报道,这些被解职和遭逮捕的军人中,有不少身处各军种重要的指挥和参谋岗位,或是驻外部队的一线指挥官。而这些军官被逮捕的理由也往往比较牵强。同时,为填补“大清洗”造成的岗位空缺,土军方又提拔了一批支持埃尔多安的军官。

土军内部发生的剧烈人事变动,不禁使人怀疑这一行为并非单纯基于消除政变风险本身,而是借机提拔土军内部的埃尔多安拥护者,以此现政府强化了对军队的控制。而从其“实践”效果看,尽管在大规模清洗后,土军战斗力有所滑坡,但明显变“听话了”,特别是在近期各种对外、对内的军事行动中“指哪儿打哪儿”。对于埃尔多安来说,此举既达成了对于军队参与政变的惩戒,还加强了军队对其政权和政策的拥护,可谓一箭双雕。

此外,发生在2017年8月的系列人事变动,尽管表面上与政变和“居伦组织”无关,但也潜伏着埃尔多安“清洗”军队的暗流。据Al-Monitor网站报道称,在此次人事变动中,土耳其官方宣布有7名陆海军将领“由于个人原因”辞职。此外,之前获得“火箭提拔”并在出兵叙利亚的“幼发拉底行动”中立下战功的特种部队司令泽卡伊·阿克萨卡尔勒,也被“放逐”到一个边远地区的次要岗位。土耳其媒体评论指出,阿克萨卡尔勒遭贬斥及其它将领被逐出军队的根本原因,据信是与亲近埃尔多安且持保守立场的土军总参谋长阿卡尔关系不睦,并且在此前的政变中表现不够“坚定”。同时,排挤和贬斥这些立有战功、在军内外有较大影响力和声望的将领,而代之以资历名望较低却忠于埃尔多安的将领,也有利于土政府超越现有指挥系统,直接干预军队事务。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6年政变以来所发生的一系列军队“人事地震”,并非是埃尔多安首次对军队“痛下杀手”,而是其在与军队的博弈中逐渐占据优势的必然结果。自凯末尔建立现代土耳其国家以来,土军一直保持着对本国政治的较强影响力,并得到土社会和民众的广泛支持。冷战时期,土耳其军方曾多次发动政变以干预政局,每每成为维护土世俗化政体并压制文官政府威权的“守护者”。然而,自埃尔多安上台以来,文职领导人与军方的实力对比开始发生逆转。在埃尔多安及其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执政初期,时任土军总参谋长的希勒米·厄兹柯克和亚希尔·比于克阿纳特与埃尔多安还算势均力敌。即便由于埃尔多安政权能促进经济发展,善于团结各方力量而威望大增,但那时的埃尔多安也不敢插手军队事务。

然而,随着埃尔多安政权不断巩固,双方实力的天平开始倾斜。在伊尔凯尔·巴什布和厄舍克·科沙内尔担任土军总参谋长期间,埃尔多安政府借口所谓“政变”图谋对土军发起“调查”,迫使厄舍克·科沙内尔等一大批土军高级将领集体辞职。自此,土耳其军队在与文职政府的博弈中彻底落于下风。不仅继任的总参谋长杰戴特·厄泽尔和胡鲁西·阿卡尔都是埃尔多安的亲信和“傀儡”,现政权还提拔、任命了大批支持埃尔多安的高级将领“抓军权”。从那以后,埃尔多安即得以直接插手土军的人事变动和军事事务,并逐步实现了对军队的控制和操纵。

从上述埃尔多安逐渐控制军队的历程来看,土耳其军队发动的未遂政变,事实上对于埃尔多安控制军队的进程起到了加速和助推作用。同时,笔者认为,即使这一政变未曾发生,埃尔多安也会利用此前对土军方采取的“温水煮青蛙”策略,以及他惯用的渗透军队的手段,逐渐将军中“异己”排除掉。从土耳其军政关系的演变来看,土军落入埃尔多安政权的掌控之中,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作为一个负有强烈大国野心和独立意识,且在内政外交上善于“纵横捭阖”来谋求利益的强硬领导人,埃尔多安势必需要军队的坚定支持和忠诚。土军方对埃尔多安政权的支持,能够有效增加埃尔多安在国内的话语权,并成为其打击国内反对派,对外进行武装干预的有力工具。然而,由于埃尔多安政权不断对军队发动清洗并逐步加深对军事事务的直接干预,导致土军的军事能力显著减退。而持续的剧烈人事变动,则导致指挥系统紊乱,部队制度和运行机制遭到破坏,且战斗力严重滑坡(从土军干预叙利亚内战的表现即可窥见端倪)。同时,土耳其军队的保守化和泛政治化倾向,尽管目前仍有利于埃尔多安的执政,但也可能在未来成为威胁其政权安全的“定时炸弹”。因此,土耳其的军政关系将如何演变,土耳其军队又将走向何方,目前仍是一个未知数。(文/马骐騑)

  资料图:在2016年土耳其军队发动的政变中,民众与政变部队正在对峙。

用海军反恐?土耳其举行史上最大军演

土耳其陆航部队AH-1“眼镜蛇”攻击直升机掩护“黑鹰”运输直升机飞抵演习场。

  土耳其空军C-27战术运输机空投演练。

  土陆军M113装甲运兵车参演,下方还能看到一辆主战坦克的炮管。

  土空军2架F-4战机演练低空突防,背景可见土海军坦克登陆舰。

  土军陆航直升机编队低空突入登陆场。

土海军3艘坦克登陆舰冲滩登陆,多辆M113装甲车从舰上驶出,远处可见一架AH-1攻击直升机在释放红外诱饵弹。

  土陆航部队T-129“攻击直升机”使用M197速射炮对地扫射。

  M60坦克从登陆舰上驶出。

  M113装甲车从登陆舰上驶出。

土空军F-4“鬼怪”战斗机在演习中进行对地攻击,投放多枚Mk-82炸弹。

  土空军F-4“鬼怪”战机投放的Mk-82炸弹准确命中目标。

  土陆军“超美洲豹”运输直升机在演习场机降部队。

  土陆军狙击手在高地设立狙击点。

  土陆军士兵在演习场占领高地,背景可见3艘土耳其海军坦克登陆舰。

  土陆军士兵在演习场匍匐前进,背景可见3艘土耳其海军坦克登陆舰。

土耳其巨舰开建:滑跃跑道 可搭载F-35B

土耳其正在建造新型多用途两栖攻击舰,计划2021年完成,该舰满载排水量达28000吨,可搭载F-35战机。

据悉,土耳其塞德夫船厂正建造这艘新型多用途两栖攻击舰,并命名为“阿纳托利亚”号(也有消息称为“阿纳多鲁”号),在2021年完成后,将成为土耳其最新、最先进的水面舰艇。

  土耳其媒体称,新型两栖攻击舰全长225米,宽32米,满载排水量28000吨。

  可搭载8架直升机、一个编制700人的步兵营以及1400名舰员。

此外,“阿纳托利亚”号还配有12度仰角的滑跃跑道,用于起降固定翼飞机或旋翼机。

有消息称,美国F-35“闪电”II隐身战机和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可由此跑道起飞。

原标题:温水煮青蛙!揭秘埃尔多安控制土耳其军队之路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