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带后富”是“先富”者的硬性责任
来源:海疆在线 2017/12/06 17:23:21 作者:言回
字号:AA+

导读: 富人的钱应该怎么用,是不是应该用到帮穷人致富上?如果没有用于这方面,那该不该感到耻辱呢?

“因为我们30年了,30年前大家都说好了,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起来的再来帮助没有富起来的人。30年已经过去了,今天我们一部分人已经富裕起来。我们中国人富到什么程度?大家都知道,富到赚一个亿已经是个小目标了,富到一个月赚几十个亿已经让人很痛苦的时候了,富到我们中国人全世界买买买。就在这么富有的时候,在我们国家还有几千万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的状态中,我想,这是我们整个中国人,特别是已经富起来的我们这些富人的耻辱。”

刘强东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段话火了,从媒体的角度来看,这段话有足够多的引爆点——说话的是知名企业家,影射的也是知名企业家,谈的话题又是十九大中刚刚确定的新的主要矛盾: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新闻你哪怕一字不改的直接丢出来,都必然引起社会轰动。但在轰动之后,我们应该思考刘强东话里的含义,为什么几千万穷人,会是富人的耻辱?

首先要说,有些看客说刘强东这是道德绑架,这本身是不成立的。如果这是在英国、德国或意大利,那么这或许可以算道德绑架,这几个国家的的宪法中有着明确的规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说的直白一点,富人再有钱,那也是富人自己的钱,他要如何处置自己的钱,由他自己决定,不受他人(包括政府)制约,当然也不应该由刘强东指责。但是很遗憾,这里是中国!

事实上,除了上述三国以外,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宪法中,都没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说法,中国没有,俄罗斯没有,美国也没有!而且美国的开国元勋弗兰克林甚至说过:“私有财产是社会的创造,从属于社会的需要”,并明确的表达了私人的财产有义务投入到社会建设当中的观点,这一观点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认知。

接下来我们回到中国,富人的钱应该怎么用,是不是应该用到帮穷人致富上?如果没有用于这方面,那该不该感到耻辱呢?

有一种观点认为,在国家层面来说,共同富裕应该更多地用根本性的政策来实现,也就是要依靠社会主义制度来实现,而不能靠富人的个人觉悟。所以对于愿意先富带后富的我们应该钦佩,不愿意的也不必强求。这种观点披着理中客的外衣,因而支持的人很多,但其实很难经受住推敲,因为“先富带后富”本身就不是出于富人的个人觉悟,而是国家层面的政策方向,说的直白一点“带后富”应该是先富者的责任和义务,而不是怜悯。

刘强东口中的“30年前大家都说好了”准确的说是32年前,1985年10月23日邓小平同志会见美国时代公司组织的美国高级企业家代表团时说: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这之后类似的表述有很多,并且收入到了《邓小平文集》中,可以称为是改开一代人的社会共识,所以说确实可以算“大家都说好了”,也就是说,“先富带后富”是一种契约约束力。

但同时,这一表述虽然并没有明确的写入法律条款,但其本身是“邓小平理论”中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述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已写入党章,是指导共产党发展的重要理论,联系到坚持党领导一切的政治原则来说,“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这个三段论实际上可以认为是关于改革开放的顶层设计,是具有社会约束力与强制力的政策,而不是单纯的“当年说好了”现在应该去做的“契约约束力”的认知约定。

这一点在国家层面从来没有被忽略过。举例说明一下,国家层面上,先富起来的人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而“先富带后富”的表现形式就是轰轰烈烈的西部大开发,笔者查阅了过去3年时间西部大开发的投入,2014年是8350亿元,2015年是7600亿元,2016年是7438亿元,而2000-2016年投资总额已经高达了63515亿,目前虽然没有2017年的数据,但相信也不会令人失望。而在今年8月,教育部更是出台了一个《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加快直属高校高层次人才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的提出,不鼓励东部地区高校从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引进人才,支持东部地区高校向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输出人才,帮助中西部和东北地区“输血”“造血”。这都是在践行“先富带后富”的政策。

而在“先富”阶级的层面上来看,就差得多了,至少在本次刘强东发言前,很少见到有那位企业家会刻意提及“先富带后富”这个词汇,说的都没有,做的就更少了。需要提出的是,“攻坚扶贫”是在走向“先富带后富”的表现形式,但“慈善事业”这个不是,它更像是企业家镀金的方式,与封建时期地主都要布施,然后给家里挂个“大善人”的牌子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国家层面一直在努力,个人层面一直在拖后腿,结果如何呢?平心而论,不尽人意……

“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其实是有一个很重要的评价标准的,它同样出自邓小平同志的论述:“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彻底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可见,是否产生了新的资产阶级,是否导致了两极分化,是评价“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成功与否的主要先决条件。

现实情况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确实做到了,先富带后富正在尝试做,但离共同富裕的目标显然差的很远。与此同时,新生的资产阶级确实正在诞生,中国的社会状况或许称不上两极分化,但贫富差距客观上也确实越拉越大了——不然十九大也不会提出主要矛盾的变化了。这不是一张最坏的答卷,但也远远算不上好。

回到“先富带后富”的实际操作上来,笔者说过,国家层面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这件事,但“先富”阶级本身显然缺少点觉悟,扮演了拖后腿的角色,这是中国依旧存在千万贫困人口的关键之一,这确实足以让当事人感到耻辱。

能感到耻辱是好事,这说明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所以刘强东这个发言值得我们点赞的不仅是他的道德,更是他的眼光,因为他看到了造成几千万贫困人口的症结在哪里。相反的,至今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该感到耻辱的富豪们,恐怕就不仅仅是道德问题了。

最后需要提及一句的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的完整思想毫无疑问的具备强制约束力。“带后富”本就应该是“先富”者的硬性责任,现在扶贫攻坚主要由国家主导,这是国家为“先富”者扛起了这部分责任,但这不是“先富”者们逃避责任的借口。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