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刻、寡头政治与民主衰退
来源:环球战略智库 2017/12/07 10:07:38 作者:田飞龙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主义不是简单的民粹主义,而是反联邦党人传统的当代激活以及财富型寡头政治的兴起。

1

特朗普当选及相关的特朗普时刻有着民粹主义在全球政治中回潮的表象,但特朗普主义不是简单的民粹主义,而是反联邦党人传统的当代激活以及财富型寡头政治的兴起。特朗普的经济理性优先和对美国之帝国性质的误解误判,有可能造成民主全球化的动力骤减和美国自身民主软实力的衰退,对冲和消解二战以来美国主导的世界文化与政治秩序格局,为未来世界的自由、和平与发展重新带来不确定性。特朗普美国可能诱导一个一战前或二战前“列强竞争性共治时代”的重临。

2

特朗普执政可能带来民主全球化的倒退

美国过度扩张的帝国路线破坏了本土的民主政治的责任机制以及本土的福利范围,使得美国的纳税人与美国人民为全世界的灾难、福利以及民主全球化的前途买单。这样一个超级的全球化带来的全球福利主义负担由美国承担,终于引发了美国本土下层民众的愤怒和造反。

这个帝国时代经过特朗普的选举可能有一个暂时性结束,但同时也意味着美国主推的战后的第三波民主全球化基本宣告终结。所以美国民主政治当中经济理性的回归,同时也是世界政治当中政治民主化的衰落。民主的全球化会丧失最重要的价值与政治推动力,从而导致全世界的政治演化、政治进化进入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漩涡当中。

某种意义上就是“特朗普时刻”的到来意味着整个全球民主的进程回向二战前的阶段,构成对二战之后的民主第三波的对冲效应。这种退化效应以后可能会逐渐呈现出来,这是一个基本的观察评估。与此相应,中俄威权政体对世界政治及地缘秩序的重构效应将得到放大,世界多极化更加显著,世界和平格局更加不确定。

3

特朗普美国不是民粹政治而是寡头政治

特朗普的美国的政治形态是寡头政治,而不是一个民粹政治,因为特朗普是另外一种精英,另外一种有点土得掉渣的精英,这种精英可追溯至反联邦党人的传统,是美国1787年联邦党人的国家主义和帝国主义力图压抑的声音。

这种声音一直作为美国宪法的副调,存在于美国的宪政和政治的机体之内,在美国遇到危机的时候,它会提出自己的主张,并且有政治上反扑的机制。所以这一次就看出来了,不是一般意义上所理解的左派化的民粹,也不是右派化的民粹。所以特朗普这样一个政治标志着美国式寡头政治的复兴,其中利用了底层民众对联邦党人式帝国主义的愤怒。

有钱人的经济理性去取代了帝国主义的政治理想和政治普遍主义。民主党美国所代表的帝国主义和普遍主义,尤其是以希拉里为代表,实际上是民主正确下的一种王道和王制,是理念优先的,其政治正确不仅仅覆盖到美国人民,而且覆盖到全世界人民。

这实际上结束了所谓的美国与其它世界相平行的世界观,而以一种美国对全球的民主政治的定义和发展援助,承担了一种王制或者王道的理想和责任。这里所体现的是普世价值和帝国政治,是一种精英理想。所以希拉里的美国表现的是民主选举形式之下的,作为一个王制的政治实质,而特朗普体现的是民主选举之下的,作为寡头政治的政治实质。

这将意味着经济理性作为政治决策或者立法的主要考量,因此就会考量在盟友体系当中的防卫费用如何分摊,就会考量重返亚太及TPP对美国的经济核算是否有利,而不是首先考量一种道义因素或者民主全球化的责任。对于这样一种民主选举之下寡头政治或者经济理性的回归,如何全面其评估,固然像高老师讲的对美国人民利好,但是对全球,对整个世界秩序就可能是一个利差。

美国任何形式的收缩回归或者利益的重新核算都会涉及到盟友体系以及美国的全球战略、全球警察权责任性的重新评估。我们的观察必须在美国内外同时进行,不能仅仅局限于美国内部的民主政治。

4

美国的否决政治与管治僵局并未真正打破

其一,美国的精英已经稳定地成为美国政治文化与政治正确的塑造者,他们的支持者是强大的,尽管刚才储殷说他们的支持者可能是离散的,但是他们的动员能力或者文化与政治政策塑造能力是很厉害的,重要的并不是直接比数量,而是公共领域的文化塑造力。在这一点上,希拉里的绝对选民数及美国政治公共文化的既有规范可以在选举被特朗普击败,却不大可能在日常治理中失效,相反特朗普可能被体制重新驯化并作出重大妥协。

其二,美国精英并没有放弃抵抗,比如重新计票动议,以及民主党政治精英对特朗普“推特言论”的持续批评。重新计票释放的信号是什么呢?民主党不承认失败,尽管不是民主党挑出来的,是绿党挑出来,绿党挑出来没意义,因为绿党本来就是一个小党,但是它代表了美国相当一部分人,感觉在特朗普这样一个总统治理之下不安全,价值上不安全,财产上不安全,制度上也不安全。所以由此所带来的特朗普与美国精英层,特朗普与投他反对票的人之间的一种未来战争,在美国宪政自由的框架之下会长期延续。

包括特朗普如何修复与共和党之间的关系也是重大挑战。因为总统执政不是一人执政,不是绝对君主制,而是必须要依赖于自己的政党基础,在国会当中获得支持者,掌握管治联盟才能够有效推行其法案和公共政策。否则的话他的行政立法关系如何去相处,如何与最高法院之间进行磨合,如何给因他在当选中破坏了政治价值所带来的不安全感的人以安慰呢?实际上他已经在接受美国政治正确的重新训化,大幅度削减甚至放弃了在选举造势语言当中承诺的一系列的颠覆性改革措施。

因此,最终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特朗普与美国的帝国政治、美国的政治正确之间的距离和差距到底有多大,还值得怀疑和观察。这里有一个规训与反规训的过程,实际上刚刚开始,包括他与蔡英文私人通电话,涉嫌破坏美国外交政策的惯例以及国家安全的问题,已经遭到美国内部多个层面的警告与教育。可能他仍然需要学习美国传统的外交技艺和外交政策,才能作为一个合格的总统。

特朗普有一个政治成熟的过程,不能以过去的商人特朗普来看他和固化他,“做生意的艺术”与“做政治的艺术”毕竟不同,也不能以选举时的候选人特朗普看他,还是要看他如何与体制磨合的。这个过程选民未必能清晰看到,这个过程是特朗普适应美国的政治体制或者是他自身被建制化的过程。选举民主中的“口上打江山,安能口上坐江山?”如果这个过程不发生那就奇怪了,那就说明美国的宪法政治没有意义。

所以这个僵局并没有被打破,他要跟体制妥协,他本身还会陷入美国或者整个西方民主的僵局当中,他也会面临民主党执政时候的一系列难题,那些难题并不会像他在选举语言当中那样容易解决,也不是做生意的艺术可以简单应付的。

特朗普美国将带来世界政治秩序的重构

特朗普不是政党政治的严格产物,共和党内的精英群体对他是十分忌惮与不合作的。他是一个人的选举战争,他冲进了华盛顿的政治权力中心。他奉行一种新型的现实主义,当然是以本国利益为重,但也会部分地与美国这样一种传统所带来的理想主义相叠加。

这种变化不仅中国摸不着北,日本也摸不着北,所以为什么安倍那么急切地要求见特朗普,包括蔡英文要反复给他打电话,都反映了全世界都在适应特朗普时刻与特朗普美国。他跟普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以破坏力重构美国利益和全球格局,还是实际上闭关自修,任世界乱了,过几年美国充分养肥了,再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还看不清楚。

经过一战、二战西方民主世界惨烈牺牲奋斗所带来的几十年的民主秩序,可能因为这个美国孤立主义而还原到何处,我们要审慎地观察。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定有与美国势力相竞争的力量,比如俄国、中国,去填充这样一种权力真空,包括日本也会填充,日本会加快自我武装化,自己负责自己的安保,这个对东亚和平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特朗普美国可能对欧洲政治右翼化及欧盟解体造成重大冲击

特朗普的价值观,在民主高地、人道高地、多元主义高地上的撤退行为,对欧洲债务危机、难民危机与脱欧危机下的民主文化与民主治理将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希拉里失败了,默克尔还能不能扛得住,她的难民政策,她的多元主义、人道主义是否还能够坚持?我们知道德国现在发生很多难民冲突、强奸以及骚乱,难民问题可能会倒逼欧洲的右转,很多国家都在发生,所以欧美要统观来看,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特朗普其实做了一个坏的示范,没有直面问题并且负责任去解决问题,而是收缩回去,任这个问题去发酵、溃烂。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充分看到了大众民主政治当中的自私。这种自私并不能简单地以美国民主政治发端时候的信仰传统去予以美化,去予以道德化,而要看到今日的美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

今日的美国是联邦党人之后日益走向世界主义的、承担世界警察权与民主全球化道义责任的美国,这个美国如果倒退到1787之前或者1776之前,那就是美国与世界共同的灾难。

既然美国是一个新美国,它就退不回去了。如果强制性地退回去,我认为是人类政治文明的返祖现象,或者是一种萎缩现象,是美国民主精神的自我背叛。我们很难简单地从一些理念或者精神的角度上对之予以一个正当化,而必需负责任地去评估这样一种新的世界秩序下真正的责任后果与风险状态。

原标题:观点丨田飞龙:特朗普时刻、寡头政治与民主衰退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