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方子翼因何事被刘亚楼约谈了两小时?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7/12/07 10:17:53 作者:贾晓明
字号:AA+

导读: 据方子翼将军回忆,这次约谈足足进行了两个小时,因为他和刘亚楼司令员的说话时间基本相同——当刘亚楼布置工作的时候,每谈完一个问题,就叫他复诵一遍。方子翼将军当时已经参加革命20多年,受到过首长的多次接见,聆听了多次首长的谈话,但他觉得,刘亚楼司令员的这次约见谈话最为全面、细致、深刻。

新中国成立后,时任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第一飞行大队政委的方子翼将军得到通知:他被空军刘亚楼司令员点名到济南筹建新中国空军第五航校,并担任校长。1949年11月,方子翼火速赶到北京东城空司临时办公地,见到了刘亚楼将军。

在部署了工作后,刘亚楼将军告诉方子翼,因为新中国还缺乏办航校的经验,航校草创初期阶段的教育、训练、管理、制度等都先按照苏军的形式办理。同样,在初期,校长等职统由苏联专家任正职,中国人先任副职,这是为了“对口学习”。随后,刘亚楼坦率地告诉方子翼:目前只能拨给空勤学员和地勤学员、飞行教官和航理教官,飞机、汽油、特种车辆、训练计划、航校的编制表,至于其他的如机场、营房、经费、干部、部队都需要方子翼自己筹划。

谈话中,刘亚楼为方子翼创办航校“支招”,着重谈到要搞好同各方面的关系:首先是要和苏联专家搞好关系,要充分团结苏联专家,尊重他们,只有关系搞好了,苏联专家才会诚心诚意地帮助新中国空军搞好教学。其次是要和山东军区搞好关系,一切具体问题都要依靠山东军区,要把山东军区当做直接上级看待,有困难和需要要及时向他们请示报告,凡属航空技术以外的事情都要请军区指导;另外,还要和来航校工作的干部搞好关系,多鼓励、少责备,他们的心情才能舒畅,工作的热情才能高涨;还要把学员管理好、教育好、团结好,因为这些学员都是我陆军部队挑选出来的精英,他们将成为我空军的第一批战斗力量,一定要安下心来遵守纪律、学好技术;要把地方群众关系搞好,飞行训练的噪音会影响群众休息,对此需要充分做好解释工作,更要充分发动群众帮助保卫机场、飞机、仓库、营房及专家的安全;要搞好学校领导班子的团结,在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上实行分工负责制:原则问题在党委会上民主解决,具体问题互相通气交谈解决。此外,刘亚楼还特别强调要保证教学质量和飞行安全。

此外,刘亚楼又提出了一个“五要五不要”:要勤劳,不要懒惰;要细致,不要粗糙;要严格,不要松懈;要灵活,不要呆板;要民主,不要专断。

当问到方子翼还有什么问题时,方子翼也坦率地回答说:“我现在还未接触实际,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在工作中发现问题再请示报告。”

刘司令员听后,突然向方子翼问道:“那好,现在我提三个问题问你。第一,你是准备去当校长呢,还是当学员?”

方子翼马上回答说:“当学员,向苏联专家学习。”

接着刘亚楼再问:“你是准备当首长呢,还是当勤务员?”

方子翼又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当勤务员,做实际工作。”

刘亚楼接着又问:“那你是准备去当‘官僚主义者’呢,还是当‘事务主义者’呢?”

这回,方子翼略微思索了一下才回答说:“两者都不好,要是必须二者选一的话,我还是当‘事务主义者’,不当‘官僚主义者’。”

方子翼刚刚说完,只见刘亚楼司令员一拳捶在桌子上,并且一下站了起来。刘亚楼捶桌子的声音非常大,把方子翼着实吓了一大跳,赶紧把话收住了。看到司令员站了起来,方子翼也跟着站了起来。开始方子翼以为是自己回答得不好,让刘司令员生气了。可又一想,自己也没什么错,但心里依然有些紧张。只听刘亚楼大声说:“你答得好,我相信你会办好这个航校的。”

听到一个“好”字,方子翼的心才放回肚子里。

据方子翼将军回忆,这次约谈足足进行了两个小时,因为他和刘亚楼司令员的说话时间基本相同——当刘亚楼布置工作的时候,每谈完一个问题,就叫他复诵一遍。方子翼将军当时已经参加革命20多年,受到过首长的多次接见,聆听了多次首长的谈话,但他觉得,刘亚楼司令员的这次约见谈话最为全面、细致、深刻。在认定无误后,刘亚楼告诉方子翼:“今天是11月5日,从明天起,你就是第五航校的校长,限你在25天之内建起航校,12月1日开学!去吧。”

随后,方子翼不辜负领导嘱托,在我空军发展史上乃至世界空军发展史上,真的创造出一个25天内建立一所现代化的航空学校并于12月1日正式开学的奇迹。(贾晓明)

原标题:方子翼被刘亚楼约谈的两小时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