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国师"如何看待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来源:环球战略智库 2017/12/07 10:43:52 作者:马诚
字号:AA+

导读: 班农所表达的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充满傲慢和偏见的解读,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决策、精英阶层和新闻媒体的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普遍心理状态。了解班农眼中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对于我们客观把握形势、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中保持清醒头脑具有现实意义。

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幕僚长"班农认为,所谓“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中国运用了地缘政治理论,效仿历史上亚历山大大帝、拿破仑和希特勒,把中亚的重要国家通过“一带”联系在一起,用孔子重商主义的市场模式把伊斯兰教政治统一到这个市场当中,从而控制中亚这个“世界岛”。所谓“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运用马汉海权论的产物,通过“一路”把沿途的主要港口都连接起来,企图控制波斯湾、吉布提和南中国海的重要港口和岛屿,进而控制世界。

1

2013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时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这是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本着“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意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推动新型全球化,谋求中国与世界共同发展。四年多来,“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广大发展中国家、包括部分西方国家在内国际社会的广泛理解和响应,已有60多个国家参与进来,推进总体顺利,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2

资料图:班农

然而,“一带一路”倡议在一些西方右翼势力的眼中,却有着另一种解读。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幕僚长"班农虽然已离开白宫,但在美国政治圈仍具强大影响力。近期,他在日本演讲时,阐述了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看法。

班农说,19世纪、20世纪有三个伟大的地缘政治理论,塑造了19世纪和20世纪地缘政治格局。创立这三个伟大地缘政治理论的人分别是,英国地理学与地缘政治学家哈尔福德·麦金德(1861年2月-1947年3月)、美国学者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1840年9月-1914年12月)和尼古拉斯·斯皮克曼(1893-1943)。班农认为,“一带一路的大胆之处,就是将三个地缘政治理论结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计划。”

那么麦金德、马汉和斯皮克曼的地缘政治理论是什么呢?麦金德的理论核心是谁控制了中亚腹地,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整个世界。马汉的理论核心是海权论,认为贸易立国的国家必须控制海洋。夺取并保持制海权,特别是与国家利益和海外贸易相关的重要交通线的制海权,是国家强盛和繁荣的主要因素。斯皮克曼的理论核心是:难以对付的国家其实始终存在于边缘地带。一般而言,心脏大国征服了边缘地带,就可以确立世界霸权。斯皮克曼还认为,如果边缘地带的大国征服了心脏地带,并成功孤立了离岸大陆,同样可以称雄世界。

3

班农以上述地缘政治理论为依据,解读“一带一路”倡议。他认为,所谓“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中国运用了麦金德的地缘政治理论,效仿历史上亚历山大大帝、拿破伦和希特勒,把中亚的重要国家通过“一带”联系在一起,用孔子重商主义的市场模式把伊斯兰教政治统一到这个市场当中,从而控制中亚这个“世界岛”。所谓“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运用马汉海权论的产物,通过“一路”把沿途的主要港口都连接起来,这原本是大英帝国和后来美国的全球战略计划的基础,现在中国人来了,企图控制波斯湾、吉布提和南中国海的重要港口和岛屿,控制了这些港口,中国就能控制世界。此前还从没有人这样做过。班农认为,中国在运用斯皮克曼的理论方面更为大胆,主要表现在南海,中国在南海的行动就是设法孤立离岸的美国、日本和其它同盟国家,使它们不能大规模进入南海,目标当然是要“称雄世界”。

班农所表达的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充满傲慢和偏见的解读,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决策、精英阶层和新闻媒体的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普遍心理状态。它们往往从中美竞争甚至对抗的角度看问题,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在塑造地区经济和安全框架的未来,意图使周边国家响应美国诉求的动力减弱,更加依赖于中国。因此,这是一个挑战和冲击美国全球事务主导权、把美国排挤出欧亚大陆的一个倡议。

4

了解班农眼中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对于我们客观把握形势、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中保持清醒头脑具有现实意义。

首先,要对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充满信心。班农所代表的美国右翼势力对“一带一路”的认识,还停留在冷战思维上,是当前全球化大潮流中的一种逆动,因而很难得到国际社会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认同。而“一带一路”倡议惠及所有参与国家的发展利益,是中国肩负大国责任为国际社会提供的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公共产品,顺应了时代潮流,符合国际社会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希望,因此是有生命力的。这一点从得到众多国家的支持和参与就可以证明。

其次,“一带一路”建设不会一帆风顺。“一带一路”建设,因参与国家的国情不同,必然存在一定的政治、经济和安全上的风险,这不可避免的问题。但要看到,“一带一路”建设所面临的最主要的风险,还是来自美、日等对华抱有战略疑虑的国家,在政治、外交、经济和安全等领域台上和台下掣肘。对这个问题,需要从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来看,由于美国、日本等国内企业界对“一带一路”倡议普遍持欢迎的态度,因此美国、日本政府都有条件的对“一带一路”倡议表示过认同,但这只是战术层面的,或者说是现象的。而从遏制中国崛起这个战略层面看,它们从根子上对“一带一路”倡议是排斥和抵制的,会采取各种反制措施抵消“一带一路”的影响,这才是最本质的。如美日正在塑造的“印太战略”,一定意义上说就是针对“一带一路”倡议而量身打造的。印度积极迎合美日“印太战略”,近期和新加坡达成军舰停靠樟宜军事基地协议,使其在马六甲海峡东端有了可站立点,显然有配合美日遏华制华的意图。

第三,推进“一带一路”倡议要少说多做。对外宣传“一带一路”倡议是必要的,只有让参与国充分认识其对自身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让国际社会充分认识这是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中国智慧、中国贡献,才能获得更加广泛的响应和支持。但对外宣传应该适度,特别是要防止炒作,过分的夸大和赞誉,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要把功夫下在引导和支持广大国有、民营企业走出去,按市场规律、国际法规和参与国家法律进行合作,政府则着力打造一套综合、协调机制,为走出去的企业提供法律、经济、安全保障。

原标题:观察丨特朗普"国师"如何看待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