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政治“病入膏肓”
来源:经略网刊 2017/12/16 14:18:09 作者:芬坦·欧图勒
字号:AA+

导读: 有些事情让人震惊但又不完全是在意料之外,去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就属于这种事情。英国政治可以说是“病入膏肓”,而且问题在于不列颠这个概念本身。

论关于英国的失败如何被转嫁到了欧盟

640.webp (3)

安东尼·巴尼特在新书《伟大的诱惑》(The Lure of Greatness)中称:“现在,英国特性就是脱欧。”

有些事情让人震惊但又不完全是在意料之外,去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就属于这种事情。英国政治可以说是“病入膏肓”,而且问题在于不列颠这个概念本身。任何党派都没有将之完整地表述出来,但是它就潜伏在此,等待时机,直到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以他的矫揉造作和玩世不恭,恰如其分地提供了爆发的机会。几十年来一直探讨这个问题并以之为题写作的政治思想家本就不多,本书作者是其中之一,因此这本书由他来写再恰当不过了。一直以来,他都在担心如果“旷日持久的宪制和政治僵局”不能以进步的方式解决,就会以反动的方式爆发出来。

安东尼·巴尼特(Anthony Barnett)是英国民主改革运动的老将。他主导了“88宪章”组织,呼吁政治体制的激进改革,来扫除不受约束的特权的孑遗,而这些孑遗还很顽固。他和亨利·波特(Henry Porter,英国知名政治作家)一起在2009年主办了现代自由大会。他与别人一同创办了开放民主(openDemocracy.com)网站,并担任网站编辑,为公开透明、改革和政治的人民权力摇旗呐喊。《伟大的诱惑》一书中偶尔会出现“我就说嘛”的讲法,这完全是正当的,因为他的确早就这么说过了。

他一直都在告诉人们(他将建制派称为“政治和媒体种姓”来强调新闻界、公关公司和政界之间的旋转门)一些事情。西方民主国家中任何一位冷静的观察者也许也会提到: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分崩瓦解和不断加剧的不平等可能会产生深刻的政治后果。但是他同样讲了一些只有英国才有的内容:英格兰民族主义情绪上涨,必须以一定的政治形式表现出来,要与英国的民主平等传统相匹配。不然就会成为一股破坏性极强的力量。

信任破裂

这段经历让巴尼特得以拥有独特的视角。他对英国脱欧毫不客气(来与他所鄙视的布莱尔主义的话语相适应),而且对脱欧的原因也是如此。他严肃对待投票赞成脱欧的人,并对他们的愤怒和失望报以真正的同情。他认为,这种愤怒的源头在于2003年入侵伊拉克引发的信任破裂。有意思的是,他指出这种信任破裂对支持战争的保守派和左派反战分子产生了同样的影响:“军队中很多人来自工人阶级,他们不太被缺乏合法性这一点困扰,只要战略得当。”当然,问题在于战略不得当:英军在巴士拉被击败,在阿富汗的赫尔曼德也遭受了失败。大不列颠特性最强有力的标志,在世界各地展示武装力量的能力,被发现只是一个幻觉。

更明显的是,巴尼特认为另外一股造成这种幻灭的信任上的裂痕的源头在于现存的政治秩序:对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受害者的没心没肺的冷漠,将公共价值替换为对市场力量的迷恋,对鲁莽而又毫无道德底线的金融产业的救助。他的批判囊括了他所谓的整个“CBCs时代”,也就是克林顿、小布什、布莱尔、布朗最后到卡梅伦的时代。但他最初的说法是,英国退欧首先是英格兰对曾经荣光无限的不列颠统一事业失去信心的反应。

不列颠特性的消逝,大体上与苏格兰和威尔士的民族主义情绪上涨是联系在一起的,虽然威尔士的程度没那么重。但是巴尼特指出,普查数据显示,在英格兰大部分人选择“英格兰人”作为他们唯一的民族身份(在2011年,有3800万人如此选择,占英格兰总人口的70%)。巴尼特说英格兰人被剥夺了国民民主(national democracy)后,迁怒于欧盟,而欧盟正是被默多克的传媒帝国和保守党的媒体无情中伤。(他引用《标准晚报》记者安东尼·希尔顿(Anthony Hilton)的话:“我曾经问默多克,为什么他如此反对欧盟。他回答说:“很简单,在唐宁街,我说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在布鲁塞尔,没人理我。”)

不列颠的失败

巴尼特理论的核心是脱欧公投是一种错位移情的表现,对不列颠的失败的愤怒被转移到了欧盟身上:“英格兰人对欧盟的敌意,是基于对其影响的错觉,而这又跟对英国政府一事无成的虚无主义感觉有关……对可以信赖的、清清楚楚属于你的代表力量的剥夺,导致了对最远处权力的愤怒,而它被当成了你无力感的源头而受到责怪……由于不能退出不列颠,英格兰人做了次优的选择,那就是告诉欧盟“滚犊子”……”

是英格兰人,或者说非都市圈的英格兰人赢了:巴尼特指出,苏格兰、北爱尔兰和伦敦投票赞成留在欧盟,威尔士赞成离开但是优势不显著,他所谓的“除开伦敦的英格兰”投票离开欧盟,优势达11%。更重要的是,在非都市圈的英格兰赞成脱欧的人,并不像那些油嘴滑舌的分析家所说的,并不限于“被全球化抛在身后的人”。支持脱欧的范围从舒适的伦敦周围各郡开始,直到旧矿区山谷的贫瘠之地,既包含了富人,也包含了穷人。这是一次真正的民族主义反叛。巴尼特说旧的宽厚仁慈的不列颠特性已经完蛋了,“现在的不列颠特性就是脱欧”。

巴尼特对脱欧本身严词批判,并称当英国同欧盟的分离最终以“帝国的终结”完结时,英格兰就会成为重新想象而成的民主国家,而且会重新加入欧盟:“最终退欧派会瓦解……然后不列颠的各个部分,特别是英格兰,会恢复成自己的身份,在与邻居的合作中发挥他们令人钦佩的品质和好斗特质,因为回到欧洲身份之路在于英格兰获得独立,从而分享权力而不会感到耻辱。”对于这本尖酸刻薄的书来说,这个结论似乎过于乐观。但巴尼特之前一直说得挺对的,这样想来还是会感到宽慰。

(译|林梓)

原标题:芬坦—欧图勒:英国政治“病入膏肓”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