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债务风险高悬 我们会遭遇新金融危机吗?
来源:海外网 2017/12/19 10:12:35
字号:AA+

导读: 时至今日,在各大经济体强有力的宏观干预下,利用相对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全球经济正一步步走出金融危机的阴霾。

timg (1).jpg

世界多国面临债务压力(资料图)

距离2008年那场以美国“次贷”危机为标志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已有10年。那一场金融危机首先爆发于美国,然后蔓延到大西洋西岸,进而肆虐至全球,成为自“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国际金融危机。

复苏

金融危机的影响犹在。

时至今日,在各大经济体强有力的宏观干预下,利用相对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全球经济正一步步走出金融危机的阴霾。特别是今年,以美国、欧元区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和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开始出现全面同步趋好,这给全球经济带来了活力与希望。因此,对于2018年的全球经济走势,市场普遍预期较为乐观,认为全球经济将继续得到改善。

尽管市场情绪乐观,全球经济好转,但让我们就此断言国际金融危机已经尘埃落定,恐怕还为时尚早,毕竟,全球经济复苏的脚步走得还不是那么扎实有力,各大经济体复苏的程度也不一样,中美两大经济体经济向好的趋势明显,而欧元区经济则需要再加把劲。所以,概括当前全球经济的运行状态,用较为严谨的话来讲,就是全球经济正走在复苏路上。

风险

复苏免不了宏观经济政策的刺激。

当市场无法依靠自身机制走出金融危机时,政府这只有形之手就要发挥作用,利用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来拉动经济增长。这带来积极效果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导致赤字上升、债务增长。目前,全球范围内,各国都多多少少出现债务总额过高的问题,美国经济中各类债务规模几乎已经攀升至历史最高水平,欧洲地区债务总额长期维持在高位,亚洲各国的债务规模也出现上升迹象。

由此,导致全球范围内债务与GDP的比率不断上升。这不免让人担心,债务与GDP的比率上升是否意味着,在这一场金融危机的阴霾还未完全消散之际,另一场金融危机正在孕育?

债务与GDP的比率,准确地讲,是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GDP的比率,是衡量经济总体对政府债务承受能力或经济增长对政府举债依赖程度的指标。国际上,通常以欧盟1992年通过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所规定的负债率60%限度作为政府债务风险的预警控制指标参考值。与之连带的,该条约还要求将政府赤字与GDP的比率控制在3%以下。

回头来看,无论60%,还是3%,其主观确定的成分要多一些。换言之,不超过这两个比率,是不是就能避免债务危机进而是金融危机?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以这样讲,当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债务多一点也无妨;而当经济形势差的时候,债务少一点也会是负担。

问题出在经济本身。

从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来看,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严重背离是主因。虽然俗话讲“钱生钱不犯难”,但虚拟经济背离实体经济而过热,在所谓金融创新的旗号下不断拉长信用链条,就会增大掉链子的几率,就很容易从债务风险或金融风险演变为金融危机,进而冲击整个经济体系,造成灾难性后果。

防控

风险始终存在,只不过是大还是小的问题。

要想避免风险演变为危机,最重要的是预防为先、未雨绸缪。因为,防控风险的成本要远低于解决危机的成本。加强金融监管,切实防控金融风险,避免背离实体经济的过度金融创新,是防止金融危机再次爆发的必有之道。这对各国而言莫不如此,尤其对那些经济具有很强外溢性的大经济体更是如此。

中国储蓄率高,外汇储备世界第一,拥有庞大的国有资产,这是我们避免债务危机或金融危机的可靠保障。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放松对金融风险的防控。正是如此,从去年底到现在,中央在不同场合多次高度强调了防控金融风险的重要性,提出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尤其是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提高了金融监管的层级,有利于形成监管合力,加大监管措施的执行力度。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十九大报告强调指出,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在近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2018年要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方面取得扎实进展,并将此列为2018年经济工作三大攻坚战之首。

这意味着,我们正在采取加大金融监管力度、控制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总量等有效措施,打出防控金融风险的组合拳,一张严密的多层次金融安全网正在编织着、正在起着作用。

总之,一方面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以此稀释金融风险,另一方面加强金融监管,预防为先,以此将金融风险控制可承受限度内。这是抵御危机的应有之策。

(张德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原标题:世界债务风险高悬 我们会遭遇新金融危机吗?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