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反恐取得重大突破 欧美恐袭为何逆势增多?
来源:海外网 2017/12/20 10:06:03
字号:AA+

导读: 美欧国家的人口结构正在快速变化,主体民族的优势地位不断削弱,少数族群的比较快速上升,传统的社会治理结构不断面临挑战。

5435.jpg

巴塞罗那恐袭后,警察护送行人离开。(图源:法新社)

2017年,世界反恐怖运动取得重大突破。美国、俄罗斯和中东各派分别领导的国际反恐怖阵营,虽然面和心不和,甚至是面不和心也不和,但毕竟击败了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取得了国际反恐怖运动的初步胜利。

但是在美欧国家内部,恐怖主义形势却表现出恶化的趋势。尤其是欧洲,恐怖主义威胁更加严重。一是恐怖活动造成的人员伤亡逐渐上升。根据欧洲警察组织的数据,欧洲每年发生的恐怖事件快速下降。但是在过去2年中,死于恐怖事件的人数却快速上升。2004-2014年,欧洲每年死于恐怖事件的人数约6.1人,但是在2015年死亡151人,2016年死亡142人。与此相比,世界恐怖活动所造成的死亡人数,在2014年达到高峰以后,逐年下降。

二是美欧恐怖主义活动的组织水平还有不断提高的趋势。虽然大多数美欧恐怖活动是以“独狼”的形式实施的,但是组织良好的恐怖袭击事件也有上升的趋势。尤其是在欧洲,恐怖活动改变针对平民等软目标的习惯性作法,转而袭击安全人员和高度设防的重大目标,恐怖活动有向武装袭击活动升级的趋势。这表明,至少在欧洲,恐怖主义势力在规模、组织和行为能力方面都有明显提高。

三是恐怖主义威胁已经部分影响到民众的安全观念。在法国,目前有32%的人认为恐怖袭击是法国社会中最令担忧的问题,随后才是失业(23%)和一般犯罪活动(9%)。

在世界恐怖主义形势逐渐缓和的大趋势下,美欧恐怖主义威胁却逆势上升,主要由于以下原因:

首先是经济因素。自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的经济就不太景气。欧洲一些国家增长停滞,造成就业困难,还影响到安保能力。在巴黎郊区的一些地方,几乎处于无警察监管的“自由状态”之中。经济问题导致社会阶层差异的显化,降低了发达国家的经济包容性,使得以经济手段解决社会矛盾的能力下降。美欧国家的本土恐怖分子,基本都来自于经济边缘群体。

其次是族群矛盾。族群矛盾是理解美欧恐怖主义安全形势的重要背景性因素。美欧国家的人口结构正在快速变化,主体民族的优势地位不断削弱,少数族群的比较快速上升,传统的社会治理结构不断面临挑战。一方面,这容易导致族群间矛盾的上升。主体族群在可能失去主导地位的恐惧之下,对少数族群的包容意愿下降,隐性歧视逐渐变成显性歧视。另一方面,大量少数族群也在美欧国家与恐怖主义热点地区之间建立起快捷通道,使得美欧国家很容易受到中东和北非恐怖主义势力的侵染。在“伊斯兰国”组织活动猖獗期,有几千名欧洲青年前往中东,加入极端组织。一些还成为恐怖极端组织中的中坚力量。这些人的回流,对相关国家造成极大的安全压力。以此为基础,“伊斯兰国”组织和基地组织等恐怖极端组织,不仅精心组织针对美欧国家的重大恐怖活动,如2015年11月的巴黎恐怖袭击案和2016年3月的布鲁塞尔恐怖袭击案;还发起“群众圣战”运动,号召组织追随者还是非组织人员,针对任何发达国家的任何民众发动袭击,无须得到任何组织的授权。最近在美国纽约发生的两起恐怖袭击案,就非常具有这种“群众圣战”的特征。

再次是政治因素。欧美国家内部存在一种强大的“政治正确”理念,使得欧美国家很难对恐怖主义问题有正确的认识。如果强调宗教极端主义威胁,容易被视为“极右”;而如果回避这一问题,又容易被视为“极左”。真正所需要的中间温和势力,则往往没有办法有效地表达自己的态度、传播自己的声音。这对形成一个有利、有效的反恐怖氛围,非常不利。

最后是互联网等新媒体手段削弱美欧国家的传统反恐怖能力。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说法,互联网、社交媒体和本土暴力极端分子是理解美国恐怖主义形势的关键。新媒体的开放和自由特征,使得美欧国家在传统反恐怖领域的力量优势,失去了原本熟悉的作用空间。

总体来看,美欧恐怖主义形势有恶化趋势,但问题的根源并不在这里。恐怖主义威胁时起时伏,有必然也有其偶然。美欧面临的主要威胁,是人口结构快速多元化和碎片化背景之下的社会治理结构调整滞后,以及国际经济地位下降背景之下的国内经济分配结构调整滞后。恐怖主义威胁,只是这些结构性因素的一个体现。

原标题:全球反恐取得重大突破 欧美恐袭为何逆势增多?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