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青年力:我的朋友王炳忠被非法带走了……
来源: 青年力 2017/12/21 15:31:29 作者:张立齐
字号:AA+

导读: 如前述,王炳忠们热爱和维护着“中华民国”,但恰恰是这个早已沦为独派当道的“割据政权”的台湾现当局,在利用“中华民国”这块招牌,在迫害这些最热爱“中华民国”的王炳忠们。

近日,台湾新党一些骨干人士遭到所谓“检方调查”。我的本能反应是——台湾终于还是回到了戒严时期。

近年来,像我们这些认同中国共产党的台湾统派人士,长期追求台湾地区早日实现劳动公平以及和平统一的主张已经被岛内当局完全毁灭。如今,身在北京的我,最担心的是,这几位骨干之一的我的朋友王炳忠是否会牺牲,或者是否会被岛内反中人士迫害。

如实说,我与炳忠有着不相同的政治追求和人生羁绊。但即便如此,我们都从少年时代到近而立之年,为心中所想而努力,并且产生了人生的交集。

十年前,我们在台北初次相逢,当时的场合是一个由岛内主流媒体《旺报》主办的讲座,讨论的主题是台湾“公投统一”,彼此交流十分投缘,并互留联系方式,从此结缘。当时他是台湾政治大学外交所研究生,我也刚考上金门大学的中国大陆研究所,作为一名本科专业是自动化控制的工科生,彼时初探政治学的我一下子接触到蓝的绿的统的独的等种种思想,确实眼花缭乱。

后来几场同样关于两岸关系的讲座,我每次都不惜跨过海峡往返金门与台北地积极参加,而且每次都只把钱都用在路费上,省下钱夜宿在麦当劳。慷慨大度的王炳忠后来知道此,就每次当我去台北时都会请我吃晚餐,并与我经常彻夜畅谈政治思想。

当时的我很羡慕他,生在大城市里面,又是台政这样名牌高校的资优生,虽然年纪很轻,但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还能够系统地主张“为什么要严正批判李登辉的台独思想”,也正是通过他,我才了解了什么是“去中国化”,以及反对“台独”的紧迫性到底体现在何。

当我准备从金门大学的大陆研究所毕业时,忽然接到他发来的消息,他告诉我他准备要为新党效力,并且还积极地介绍给我一些志愿加入新党的朋友,还开始集中在FB上发文,捍卫“中华民国”。但当时我其实已经很认同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了,因此我婉拒了他。只是此后偶尔去台北的新党党部,在他加班写稿到很晚的同时“义务陪同”他叙旧。不过,不同的信念,终究使得我们的友谊告一段落了。

但在离开台北已经4年了的今天,当我在荧屏上看到岛内各家新闻头条都在滚动播发《(台当局)用“(台湾)国家安全法”第二条来“搜索约谈”王炳忠及新党青年骨干们》一事,仍然觉得可悲。如前述,王炳忠们热爱和维护着“中华民国”,但恰恰是这个早已沦为独派当道的“割据政权”的台湾现当局,在利用“中华民国”这块招牌,在迫害这些最热爱“中华民国”的王炳忠们。

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由于当年的“2·28”事件而在台湾持续了四十余年的白色恐怖时期。当时的国民党为了整肃所谓“异己分子”,纷纷给其他政敌扣上了“共党分子”、“为匪宣传”等等帽子,应该说当年起家之初的民进党人也是这一恐怖政策的受害者群体之一。

然而当民进党如今赢得“大选”,成为台湾地区执政党后,反而“换了屁股,或许也换了脑袋”吧,竟然用他们当年最痛彻心扉批判的敌人的同样招数,来“整肃”台湾岛内所有支持祖国统一的爱国人士,要么将他们打成“流氓”,要么就将他们说成“匪谍”,或者直接动用公权力(所谓“陆委会”)来用取消户籍和罚款等方式恫吓在大陆生活发展的台湾人民。

我想质问蔡英文所领导的台湾当局:请谈谈,台湾现在还是在戒严时期吗?还在“动员戡乱”吗?

我想,这次事件给我们广大台湾人民再次敲响了一记警钟,尤其值得我们在大陆求学、经商、教书、工作的台湾同胞警惕!可以预见的是,很可能今后一段时期内,或只是上街抗议,要求政府尊重自己的权利,都将面临“翌日一早就会有人拿着一张连程序都没完成的搜索票,便把人给带走”,令其家人不得而知其下落——这就是当前台湾所谓引以为傲的“法制、自由、民主与人权”!

台湾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是能看清楚台湾“割据政权”虚伪面目真相的。真相,无非是有点残酷。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