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瞭望:特朗普中东政策背后的逻辑
来源: 瞭望 2017/12/22 16:30:58 作者: 瞭望
字号:AA+

导读: 说到底,特朗普政府调整美国的中东政策,其出发点是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原因有二: 一是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将对中东地区动荡起刺激作用,进一步造成中东混乱,为恐怖组织在中东地区再次崛起提供可趁之机;

2017年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以128票对9票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一项决议,认定任何宣称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和行动“无效”。决议要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通过谈判决定耶路撒冷的地位。

在这之前几天,联合国安理会12月18日就“反对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议进行过表决。当时,美国动用常任理事国“一票否决权”否决了这一草案。国际社会对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巴以问题上的政策变化表达了反对意见。

特朗普上台后,大幅度调整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中东政策,且不时突破美国传统的中东政策,可谓“槽点”不断。比如,突出遏制伊朗,重修并巩固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体系;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几乎将巴以问题做成“死局”,等等。

一年来,特朗普逐渐清晰的中东政策,源于其特立独行的执政风格、美国相对衰落的综合国力,以及中东地区的混乱失序等因素相互作用。鉴于美国实力的有限性、特朗普政府政策在中东的失信性以及中东地区内生的复杂性,很多人对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能否有大作为持审慎态度。

特朗普中东政策的突出变化

相较于以往,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有延续,也有变化。总体基调仍旧是战略收缩,将打击恐怖组织作为中东政策优先选项。在叙利亚问题上以稳为主,但已难以逆转俄罗斯的强势地位。与土耳其关系不温不火,在库尔德和居伦问题上“疙瘩”难解。

但特朗普作为个性鲜明的美国总统,其中东政策不乏新意,尤其体现在对伊朗和以色列上。

拉紧与中东盟国关系,突出伊朗威胁,组建反伊联盟。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与中东盟国普遍产生龃龉。特朗普上台后,积极修复巩固与盟国关系,重建盟国体系。特朗普将其首次出访罕见地放在了沙特和以色列两个中东国家,并向沙特兜售大量军火,在实现自身经济利益的同时,减轻美国对盟国的安全防务压力。

放弃奥巴马政府将伊朗重新拉入国际社会以逐步改造伊朗的政策,抬高对伊朗的强硬调门,制定新伊朗战略。根据白宫发布的美国对伊朗的新战略,美国认为伊朗政权是独裁政权,向基地组织、塔利班、哈马斯和其他恐怖组织提供援助支持;从事破坏地区稳定的行为,激化伊拉克教派暴力,在也门和叙利亚发动代理人战争。因此,美国对伊朗的政策目标是遏制伊朗的敌视行为,保证伊朗永远不能获得核武器。为实现目标,美国与盟国保持合作,继续加强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切断伊朗拥核的所有路径。其直接后果是不承认伊朗遵守核问题全面合作协议,距离单方面废除协议仅一步之遥。

由于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高度敏感性,以色列建国以来,美国历届政府均拒绝公开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政府打破传统政策常规,首次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启动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由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特朗普打破传统,原因之一是向国内选民兑现竞选承诺,表明他是言出必行的总统。但此举过于赤裸裸地偏袒以色列,几乎将巴以问题推向了“死胡同”。

特朗普中东政策的逻辑

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是多元因素叠加的结果,掺杂了特朗普的个人风格、美国国内情况以及中东地区现状等因素。综合各种因素,特朗普政府制定出他们认为最符合美国利益的中东政策。

首先是基于美国国内情况的变化。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全球影响力减弱。特朗普上台后,提出“美国优先”,领导美国走向复兴。美国的外交服务于内政,服务于美国的再次繁荣。但如今有限的实力决定了美国在全球不同地缘板块中不会平均用力。

中东地区是耗费国力最大但难有作为的地区,为避免再次陷入中东泥淖,特朗普政府延续了前任的收缩政策。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脱离中东、在地缘战略上放弃中东,而是转换策略,减少成本,增强盟国实力,以维持巩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导地位。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需要一个敌人,将中东盟国进行串联。鉴于伊朗是美国与中东盟国的共同敌人,特朗普政府突出伊朗的威胁色彩。

亲以色列力量集团是影响特朗普政府制定中东政策不可忽视的因素。犹太人在美国的政治界向来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很多重量级政治人物是犹太人。特朗普政府具有浓厚的犹太人色彩,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就是犹太人。库什纳还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不动产委员会的资助者之一,该组织对美国的以色列政策具有很强的影响力。据报道,特朗普背后还有财力雄厚的犹太金主,其中的代表是拉斯维加斯犹太赌场大亨谢尔顿·阿德尔森,这些人对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具有实质性影响力。

特朗普本人也不同于以往的美国总统,具有敢于打破常规、特立独行的作风,不受美国传统政治思维束缚,秉持实用主义理念,强调利益置换,擅长以经济换安全的手法,注重美国利益。特朗普这些作风影响其中东政策的制定。考虑到中东地区复杂难解,但美国又不能战略撒手,因此在运筹中东政策上,特朗普倾向于避免硬介入,同时为保持美国主导地位,采取选择性干预。

中东国家间的矛盾交织则为特朗普政府运筹中东政策提供了空间。中东地区教派、民族、主权等矛盾交织,地区很多国家之间非敌非友、亦敌亦友、敌友难辨,这为精于算计的特朗普提供了利用矛盾的施展空间。尤其是近年来,中东地区矛盾发生新变化,以海湾国家为代表的阿拉伯盟国内部出现裂痕,叙利亚、也门等阿拉伯国家陷入战争,也削弱了阿拉伯国家的总体实力。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巧妙利用这些矛盾,待价而沽。

特朗普中东政策得失

总结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其特点是注重美国利益,强调务实,淡化意识形态,善于制造和利用矛盾。鉴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地位,特朗普调整中东政策将产生系列影响。

进一步造成中东大国关系失衡。“阿拉伯之春”后,中东地缘格局正在重塑之中,美国是中东格局的主要塑造者。特朗普公开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一石起激起千层浪,将激发出伊斯兰国家潜在的共同利益,对域内大国关系造成微妙影响。

对以色列而言,其与中东地区大国的关系或将进一步走低,周边环境更趋恶化。2016年土耳其与以色列关系升温,逐渐恢复外交关系。但特朗普抛出耶路撒冷地位新论后,土耳其反应强烈,威胁断绝与以色列的关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组织召集伊斯兰合作组织举行特别首脑会议讨论耶路撒冷问题,会后发表公报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都。2017年12月21日联大展开紧急会议并通过有关耶路撒冷问题的决议,就是由土耳其等国家提请召开的。可以预见,土耳其与以色列关系将再次迎来低谷期。原本水火不容的以色列和伊朗关系也将进一步恶化。沙特和以色列关系原本有所缓和,但面对民众压力,沙特难以违背民意推进与以色列关系。同样,特朗普的耶路撒冷地位论调引发了中东地区新一轮暴力冲突,哈马斯与以色列之间爆发的军事冲突,已造成人员伤亡。

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的冒险行为,或将加剧中东的混乱局势。中东地区矛盾复杂交织,相互叠加,是全球最动荡的地缘板块之一。美国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域外力量,很多地区事务背后都有美国的介入,其政策变化必会对中东地区造成重大影响。从特朗普中东政策实践看,美国有意保持中东地区的混乱,以便火中取栗。今年6月发生卡塔尔断交危机,美国作为两国的共同盟国,并未去平息事端,而是在沙特和卡塔尔之间“和稀泥”,趁机向两国出售军火,任由阿拉伯国家内耗,未在化解危机上发挥建设性作用。针对伊朗,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拉起反伊大旗,一定程度上对恶化伊朗和沙特关系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可能会适得其反,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实施一连串的“退群”外交,在中东地区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不再承认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单方面废除协议的意图明显,世界上多数国家对此持反对态度。在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上同样如此,此举同样站在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对立面。特朗普政府不走寻常路的政策,将弱化美国在国际社会和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使得中东国家与美国之间的信任赤字加大,进而削弱美国在中东地区的软实力。特朗普政府为了短期利益,可能使美国失去长期利益。

说到底,特朗普政府调整美国的中东政策,其出发点是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根据美国最新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三大目标是防止中东成为恐怖分子避难天堂和滋生地、防止中东被任何敌视美国的力量控制、让中东成为稳定全球能源市场发挥作用等。但从政策效果看,很可能会令美国失望。

原因有二:

一是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将对中东地区动荡起刺激作用,进一步造成中东混乱,为恐怖组织在中东地区再次崛起提供可趁之机;

二是目前中东地区呈现美退俄进之势,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强势存在,与土耳其、伊朗保持紧密关系,与沙特关系也在升温,这是美国难以控制和阻挡的。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