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首年,美国外交画风突变?
来源:中国网 2017/12/23 10:04:24 作者:孙成昊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政府对国际形势的判断相比奥巴马政府也出现重要变化。《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描绘的世界就是一个竞技场,竞争是时代的主流,大国博弈、地缘政治、均势等现实主义概念全面回归。

特朗普执政将满一周年,在外交领域的动作着实“乱花渐欲迷人眼”。在这目不暇接的新政策中,“特朗普特色”的美国外交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和延续性,但“变”仍然是最重要的关键词。

特朗普任内美国外交的最大变化之一体现在全球治理领域,“退群私聊”成为美国对待多边机制的新手法。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开历史倒车”的行为严重阻碍全球治理前进步伐。特朗普于今年6月1日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并在10月12日宣布废除美国的《清洁电力法案》。

在区域经济治理领域,美国破坏现有治理规则,或将进一步刺激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特朗普政府以吃了亏为理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转而推动韩国、日本、英国等与其一对一“私聊”商谈双边自贸协定。美国还施压加拿大、墨西哥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特朗普在地区问题上扛起“逢奥必反”的大旗求新求变。在战略层面,特朗普宣判亚太“再平衡”死刑,将关键词“亚太”全选、替换为“印太”,推出所谓“印太战略”;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也宣布对奥巴马的“战略忍耐”忍无可忍,“极限施压”成为美国对朝新战略。在中东政策上,特朗普加紧巩固与传统盟友的关系,如一改奥巴马“冷处理”以色列的做法,不仅以存在对以色列的偏见为由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不惜以激怒阿拉伯国家为代价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奥巴马“多边外交”“伸手外交”的成果还包括与曾经的敌对国家缓和,如启动美古关系正常化、达成伊朗和核协议等,特朗普执政后则毫不犹豫地逐渐推回、拆解这些成果。

特朗普在处理大国关系上力图大做文章,但无奈受制于大国关系的既有惯性和外在约束,延续性更为明显。美俄关系遭受国内“通俄门”、国际结构性矛盾的“双重博弈”掣肘,“快速重启”宣告失败。美欧关系在特朗普执政之初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震荡,尤其是在北约军费分担、对俄问题上分歧明显。但特朗普在首年三访欧洲,美国内阁高官也频繁访欧,特朗普逐渐完成“学习曲线”,对欧政策基本回归主流。中美关系经受最初的波折后向好,尤其是三次元首会晤发挥战略引领作用,四大对话机制发挥有效支撑作用,确保中美关系行稳致远。

特朗普任内美国外交政策之变折射出其总体对外战略之变,这一点在近期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尤其明显。报告既是对美国近一年来对外政策的阶段性总结,也是指导未来特朗普任内美国外交政策的纲领性文件。报告在序言中就明确表示,特朗普政府实施的是“美国优先的国家安全战略”,而这一战略是“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战略”,战略“以结果为导向而不是以意识形态为导向”,与奥巴马强调多边外交的“理想主义”区别显著。

这些转变反映出的是特朗普在对外战略思想上的深刻变化。特朗普当前的外交思想更像是美国学者沃尔特 米德笔下杰克逊主义和汉密尔顿主义的杂糅,或者是民族主义与现实主义的混合,强调物质安全和经济富足,而且全世界似乎都欠美国一个交代。

在上述思想的指引下,特朗普政府对国际形势的判断相比奥巴马政府也出现重要变化。《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描绘的世界就是一个竞技场,竞争是时代的主流,大国博弈、地缘政治、均势等现实主义概念全面回归。这些恰恰与特朗普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颇为吻合:“人类是最危险的动物,而生命就是一系列或输或赢的战斗。”

原标题:特朗普执政首年,美国外交画风突变?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