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鸿岳:特朗普是否会成为华尔街旧势力的终结者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2017/12/29 10:13:10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一系列战略布局的最大障碍其实是美国国内本土的华尔街旧势力,因为掌握了美国的经济命脉就会掌控美国。一届总统四年的任期已经过去了一年,个人认为在今后的三年内特朗普会不断加大兑现他的承诺,特朗普能否成为华尔街旧势力的终结者直接关乎他提出的美国优先及美国政治的重建。

学人简介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产业经济学博士、助理研究员

特朗普的首次访华并签订了2520亿美元贸易大单,作为美中贸易净逆差3090亿美元来讲,这着实不是一笔小数字足以使特朗普的商人欲望得到满足。但贸易先行并没有润滑中美之间的关系,反而朝鲜的洲际导弹试射却使得中美关系渐行渐远。众所周知,特朗普的当选并没有得到华尔街旧势力的支持,反而是在首席战略师班农的谋划下获得了更多蓝领阶层的选票,这也是班农公开演讲中多次提及的民粹主义的兴起与力量。从特朗普竞选时做出的承诺以及执政以来对承诺的兑现来看,特朗普的举措是在美国国内旧势力的挑战,美国政治秩序的衰朽是特朗普治理下的最大壁垒,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欲破除政治衰朽的周期率特朗普势必会挑战并终结旧势力。

一、全球化影响下的美国经济

深受二战中立国恩惠的美国经济快速发展,伴随着东欧剧变,美国毋庸置疑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国内经济发展之初也是靠传统工业,这时便涌现出并一直延续至今的百年老店(摩根、洛克菲勒),在国内经济发展并膨胀到一定阶段时,百年老店们顺应当时的全球化浪潮开始谋划走出去战略,美国的经济触角开始遍及全世界。经济的高速发展离不开金融高盛、摩根士丹利等金融机构乘着美国经济向全世界伸张的大船风生水起。这种似乎完美的结合造成了当下的两种结果:第一,金融发挥了其巨大的功效,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使得金融成为了经济发展的一支有形的手。五花八样的金融工具和衍生品在金融与经济之间搭建了一条条通道,在某些经济领域的实际控制者的是金融。第二,以美国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势力,享受惯了金融带来的巨额利益,不惜采取任何手段从金融中获利。美国经济在全球化中受益匪浅,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金融,因为美国从海外赚回来的钱大部分投入到了金融市场,通过金融市场的放大,数以十几倍甚至更高的回报率让华尔街金融大鳄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全球化虽然使美国受益匪浅同时也为美国带来了秩序与规则的问题。特朗普执政后的一系列经济举措难免有逆全球化之嫌,表面上看在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深度调整的过程中,逆全球化似乎是保护美国本土产业的最佳途径。另一个角度看,特朗普是在向美国华尔街旧势力发起挑战,美国政治的衰朽已经成为掣肘美国发展的最大阻力,特朗普欲以逆全球化之机重塑本以空心化的本土产业经济,而本土产业的最大收益群体则是蓝领大众阶级,这也是特朗普为何高举美国优先大旗的原因之一。作为美国华尔街旧势力来讲,尝惯了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甜头不会轻易采纳特朗普采取的政治变革,因为特朗普的经济变革意味着美国财富的重新再分配。

二、特朗普治下的民粹主义和减税

特朗普的当选绝非黑天鹅事件,而是国际秩序重建与美国国内政治衰朽的产物。在与希拉里竞争胶着状态时,是在首席策略师班农的指导下,特朗普充分激发了民粹主义的力量,获得了蓝领阶层的支持。在美国政治秩序衰朽与华尔街旧势力双重叠加的掣肘下,特朗普选择了变革的发力点——蓝领阶级。主要原因有:第一,特朗普的商场实战经验造就了他务实的政治手段,只有获得更多美国民众的支持才能构建重建美国政治的力量。第二,美国国内政治的重建,离不开意识形态,美国优先的提出是对美国民众文化自信的重塑,大多蓝领阶层在失业、低福利的影响下,已渐渐失去了对美国经济的膜拜,特朗普所谓就是要树立蓝领阶层的精神信仰。特朗普最近宣布的减税政策对美国经济来讲是一项重大举措,特朗普减税一方面是想通过减税增加富人的收入改变营商环境,从而使富人能够将更多的财富投入到本土实体产业中,最终的收益者还是蓝领大众。另一方面是想是美国海外的投资回笼本土产业,造就更多的就业机会,为广大蓝领阶层营造良好的就业环境。

其实,特朗普治下的民粹主义和减税,是美国政治更迭的必然产物。继承了奥巴马遗产的特朗普囊中羞涩,200000亿美元的国债把他压得已经喘不过气,耶伦虽然没有连任美联储主席,但鲍威尔当选新任主席之后也未必能随特朗普所愿而增发货币或国债。美国政府两党制的政治体制轮换过程中必将产生左右翼势力,左翼班农就是最好的佐证。从经济角度考虑,特朗普的减税是在对美国国内财富的重新再分配,把部分财富分配给支持他并且更需要财富的人。所以,既得利益者华尔街旧势力必将成为特朗普政治变革的最大掣肘。

三、特朗普构建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

最近公布的《美国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视为寻求挑战美国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的威胁,这是特朗普刚结束访华签单之后发生的事情。有些人也许会对此感到惊讶,但作为特朗普来讲他把生意和政治拎得很清,他一方面要使国内蓝领成为他的铁杆,另一方面要加速在海外的伸张不断从盟国哪里获取利益,在这一过程中会把任何任一盟国的竞争对手视为最大的威胁。所以,报告中针对中国的任何言辞就不足为奇但我们要在战术上对采取足够重视。特朗普构建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观,无疑是想对国际秩序进行重建继续以美国为主导。当惯了世界警察的美国,当在某一问题上指挥失灵时,首先想到的是想通过修改规则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在战略层面上都是可以完全理解的。特朗普不同于奥巴马也不同于小布什,他对重返亚太地区有更加严密的战略布局,视亚太地区为战略重地,甚至不惜重金树立印度为亚太地区的核心国家。这是特朗普对亚太地区的战略布局,特朗普深谙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亚太地区将在今后长时间内称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点区域。这一系列的举措,都离不开强大的经济支持,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这些战略只是白宫应付国会的一纸空文。

特朗普一系列战略布局的最大障碍其实是美国国内本土的华尔街旧势力,因为掌握了美国的经济命脉就会掌控美国。一届总统四年的任期已经过去了一年,个人认为在今后的三年内特朗普会不断加大兑现他的承诺,特朗普能否成为华尔街旧势力的终结者直接关乎他提出的美国优先及美国政治的重建。

原标题:杨鸿岳:特朗普是否会成为华尔街旧势力的终结者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