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来源:环球时报 2017/12/29 10:51:34 作者: 耿直哥
字号:AA+

导读: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0周年祭的当天,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与法国驻华大使黎想(Jean-Maurice Ripert)在日本人控股的《金融时报》中文网上刊登了一篇文章,借着南京的公祭日大谈起他们德国和法国在二战后“和解”的经验。

德国和美国大使馆星期三发表声明,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再联想起德国之前对中国“干涉内政”的指责,耿直哥还真想起一件事不吐不快。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80周年祭的当天,德国驻华大使和法国驻华大使联合发了一个不三不四的“教育中国人”的文章,鉴于德国驻华大使一而再再而三地恶心人,耿直哥非要把这事翻出来说道说道。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0周年祭的当天,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与法国驻华大使黎想(Jean-Maurice Ripert)在日本人控股的《金融时报》中文网上刊登了一篇文章,借着南京的公祭日大谈起他们德国和法国在二战后“和解”的经验。

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这些经验包括:

1、虽然德国二战时给欧洲各国带来了杀戮、迫害和掠夺,但二战后法国有远见卓识的国家领导人却以宽宏大量的态度原谅了德国,所以“和解”不仅要有加害者的道歉,也需要受害者的原谅。

2、不要纠结于战争时期的具体罪行,也不要总惦记着让加害国赔钱,这样才能实现“和解”,

3、加强青少年交流才能实现和解。

最后,这篇文章总结说,法国与德国的“和解”如今实现了欧洲的和谐乃至一体化的发展,给两国乃至欧洲都带来了巨大的红利。所以他们认为“有必要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到来之际分享我们的经验”。

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不过,面对这俩欧洲外交官这篇“圣母风”满满的文章,耿直哥却觉得格外反胃。

第一, 你德国叨叨了那么半天法国愿意跟你“和解”,德国至少也为战争罪行道歉和下跪了,而且德国从体制上根本上和法西斯彻底划清了界限,不仅彻底批判和反思了那段历史,甚至还在宪法中封杀法西斯思想和任何支持法西斯的言论。

可日本有这么做吗?日本有为二战的罪行认真道歉吗?日本有和二战时的法西斯罪行彻底决裂吗?日本有废除、禁止和封杀为二战时期种种做法“招魂”和“洗白”的思想与言论吗?

不用中国人回答,先问问韩国人。

如果在您看来,供奉着二战中的甲级战犯,把极右翼军国主义言论视作言论自由,拒绝承认慰安妇性奴和大屠杀罪行的日本,仅仅因为说了一两句日式道歉——给您添麻烦了——就足够值得原谅了,那您更是在侮辱你们德国人自己,在侮辱你们当年在犹太人墓碑前下跪的领袖以及你们的宪法了。

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第二, 当你德国大使的柯慕贤用中文兜售“和解”时,我并没有看到你同时用日语或是在面向日本人的媒体上刊登过什么要求日本人也“学习德国认真道歉”的内容。您最好尽快补救这一情商上的漏洞。

而我非常清楚的记得,也是必须要提醒读者的是:在2014年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德国时,提出希望日本能学习德国认真反思二战罪行的态度后,就是你立刻跳出来抗议我们的做法,说什么“我们德国不想卷入你们中国和日本的纠纷中”,怎么到了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0周年祭,你倒是出来了。

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不仅如此,当年在面对《南华早报》的采访时,你柯慕贤对中国所抛出的一番“欧洲已经与德国和解”的言论,在日本的《外交学者》杂志看来还有这样一层意思:你似乎是认为日本已经道歉很充足了,现在应该是中国做出原谅姿态的时候了。

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所以,你的真实想法,可以大胆说出来。

第三,耿直哥想再说说被德国大使拉来“教育”中国人的法国大使。

了解二战的历史的人,都知道法国人在面对德军的攻势时几乎没怎么抵抗就很快投降了,而且还迅速成立了一个依附于纳粹德国的傀儡政权。所以法国在二战中所有国家中的损失是相对较少的一个,和对抗日本法西斯的中国、以及德国法西斯的前苏联、波兰、前南斯拉夫乃至希腊根本都比不了。

换言之,如果今天被德国拉来“教育”中国的是波兰、希腊或是俄罗斯,耿直哥我都不会觉得向见了法国一样觉得可笑。

实际上,正当法国大使今天和德国大使在那里扯什么“和解”的时候,波兰、希腊这些遭受德国伤害更加沉痛的国家都还在向德国讨要战争赔款。德国大使在如今这篇文章里“教育”中国人“不要总惦记着让加害国赔钱”的 “和解经验”,看起来并不那么普世。

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第四,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想对所有好为人师的西方文明世界明确我们的战争史观:二战,在以中国为代表的、寻求民族解放、受帝国主义压迫地区人民揭竿而起之前,这场战争并没有什么正义可言,而不过是一场帝国主义之间重新瓜分世界利益的“洗牌”战争罢了。所以,对于法国和德国战后看似积极的“和解”,到底是出于欧洲人性的光辉还是持续几百年历史的利益媾和,中国作为这段历史始终的受害者,绝对有保持微笑的资格。

所以,在反法西斯战争中,我们中国人遭遇了彻彻底底的侵略。我们今天要的,则只是一个侵略者彻彻底底的道歉和自净。与你们巧舌如簧的历史逻辑相比,我们的苦难和诉求都很纯洁。

当然,你们想在与中国无关的时机互相秀和解,我们不干涉你们“欧洲内政”。这也是为何我们《环球时报》会在2015年5月8日刊登你们德法两国在欧洲面前秀“和解”和吹捧欧洲一体化的文章。不过,2年后的今天,欧盟更分裂时,我们中国却被扣了一顶分裂欧洲的大帽子,这帽子也是你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的杰作。

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以上。

最后,送给中国人的话:联邦德国之所以会去华沙惊天一跪,和日本对华反省态度却起伏不定,都是超级大国指挥棒下的冷战逻辑使然,分裂中的西德向东欧下跪是北约集团向华约集团发出的瓦解心战的一部分,而欧洲和解与欧洲方向的冷战结束是同步的;要日本人向中国人下跪(或者日本不下跪中国人也放弃了对日本的谴责),大概要等到中国承受的冷战思维被现实终结才会有个了断。不管是谁,说什么,都没用。

原标题:憋很久了:德国大使在中国最忌讳的日子还干过这么恶心人的事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