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国作战指挥控制系统的最新发展
来源:战略前沿技术 2017/12/30 10:45:42 作者:远望智库
字号:AA+

导读: 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正在整个中东地区实施“坚定决心行动”,以摧毁伊斯兰国,其任务涉及空中,陆地和海上领域。

为了更好地了解和掌控整个战场的指挥和控制,各国武装部队都在寻求一种成熟的作战管理系统(BMS),因此,国际作战管理系统市场仍然会繁荣一段时间。

总的来说,大型作战管理系统采购计划仍在继续落实,这方面以印度陆军最为典型,而在技术层面上,该系统的硬件和软件正在小型化,以便将作战管理系统应用至最低的战术层面。然而,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欧洲和北美的财政制约正在影响作战管理系统采购计划。例如,2016年9月,波兰国防部发布了《2016-2022年技术现代化计划》(Technology Modernisation Programme 2016-2022),相较于以前的计划,最新版本中列举了14个将被削减的采购计划。预计将被削减的计划之一是为KTO“黑獾”(Rosomak)装甲八轮驱动车辆采购作战管理系统,该车是芬兰帕特里亚(Patria)公司装甲模块化车辆(Armoured Modular Vehicle,AMV)在波兰的许可建造型号,已经列装波兰陆军。之前的计划已经要求国防部为317辆“黑獾”装甲车安装作战管理系统,以改善车载和下车部队的态势感知能力。

当然也有积极的消息,例如,北约组织在2016年7月底宣布,北约通信与信息局(NCIA)将代表联盟(而不是个别北约成员国)采购指挥与控制系统,这一采购计划将历时三年,总投入超过30亿美元,目前该计划仍然处于编制阶段。北约通信与信息局官员在接受《亚洲军事评论》杂志记者采访时称,尽管50%的资金将用于加强联盟的卫星通信,但其余部分将用于采购和改进作战管理系统。招标工作预计将于2017年开始,其中一个与作战管理系统相关的项目旨在为化学、生物、放射和核(CBRN)威胁管理提供指挥与控制能力。尽管北约组织尚未证实中东存在化学和生物武器以及朝鲜的核活动日益增加,但是北约通信与信息局已经为化学、生物、放射和核的检测和分析领域拨付了1,110万美元,用于填补这方面的空白。叙利亚战场已经被证实经常使用化学武器,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8月初,叙利亚西北部的萨拉奇布市遭到含有氯气的空对地桶式炸弹(简易爆炸装置)的袭击。与此同时,2016年1月6日,朝鲜政府宣称成功进行了氢弹测试,尽管很多核武专家对此次试验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除了化学、生物、放射和核的探测和分析能力之外,北约通信与信息局在7月24日发表的声明中解释说,这笔资金将用于“复杂的多国行动”的指挥与控制,以及改进联盟的“网络、防空和卫星通信”。这一需求是对与国际合作伙伴日益融合和互通的活动的回应。这一点在北约和盟国在中东地区继续打击“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组织的反叛乱行动中更为明显。“坚定决心行动”(Operation INHERENT RESOLVE)始于2015年,其任务是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的联合作战区击败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美国中央司令部领导的“坚定决心行动”联盟涉及大约60个国家提供空中、地面和海上力量,在互操作性和指挥与控制方面问题重重。

yiselieyi.JPG

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正在整个中东地区实施“坚定决心行动”,以摧毁伊斯兰国,其任务涉及空中,陆地和海上领域。

上文讨论的北约通信与信息局30亿美元拨款将为北约通信与信息局的“人鱼海神”(TRITON)计划留出2200万美元,该计划自2011年以来一直在运行。这一特殊的概念旨在增强北约海上部队对于战场总体概况的态势感知,从而加快决策过程。北约通信与信息局在新闻稿中称,2016年5月17日,“人鱼海神”项目为“增量-1”计划发布了招标邀请函,主要提供海上态势感知以及“取代现有的战役级别的海上指挥和控制信息系统(MCCIS)”。海上指挥和控制信息系统在本世纪初作为一种指挥与控制系统投入使用,该系统可以通过将来自诸如舰艇雷达等多种来源的信息综合在一起,为北约海军提供可识别海事图像(RMP)。北约通信与信息局证实,“增量-1”计划的中标者将在2016年年底揭晓,中标者将被授予一份为期36个月的合同,但未披露合同总值。

然而,根据世界各国对国防费用的财政限制,北约对这些项目的超支问题非常谨慎。北约通信与信息局的消息人士在接受《亚洲军事评论》杂志采访时称,该机构将采取非常规的采购周期,确保作战管理系统升级到最新系统,以满足“人鱼海神”计划的要求,而不是购买新的作战管理系统以完全满足这一要求。

法国阿托斯公司的布尔作战管理系统

2016年6月13日,法国阿托斯公司(Atos)在巴黎举行的欧洲防务与安全展览会上发布了最新的战术级作战管理系统,该系统通过缩小硬件使其能够在最低战术层面上使用。法国阿托斯公司的布尔(Bull,分公司名称)作战管理系统是为了支持战斗群(营级)作战的指挥与控制要求以及机载资产的整合。该系统具有平板电脑大小的终端用户设备(EUD),可供车载和下车人员以及战场周围的战术级作战中心使用。

据该公司官员介绍,布尔作战管理系统可以让士兵们在“受益于数字化力量的同时,专注于自己的使命”,同时还有加速决策周期和优化行动的优点。该公司的声明中称:“实时共享战略情报,使营级战斗群在自主性、响应性和防御方面具有优势,从而明显而持久地改变当地的战术形势。”布尔作战管理系统被设计用于地面和空中行动,为班、排直到战斗群指挥部提供节点,并且可以通过传统通信系统(如法国陆军的泰利斯公司的PR4G战术无线电网络)进行连接。

根据阿托斯公司的说法,布尔作战管理系统能够通过不断更新的战场地图提供实时的信息,因为地面部队需要最完整的态势感知以帮助决策。作战管理系统允许地面指挥官获取和分享情报,处理和发布命令,建立和更新战术态势图像,并查看后勤情况。“这个现代化系统的使用非常简单并且符合人体工程学。在一个信息传递速度更快的环境中,界面越灵活,越强大,指挥层就可以做出更好的决策。”一位公司官员向《亚洲军事评论》的记者解释说。布尔作战管理系统可以很容易地集成到多个平台上,因为它采用坚固耐用的笔记本电脑的形式,为此已经装备了一些法国陆军平台,如耐克斯泰尔(NEXTER)公司的VBCI八轮驱动步兵战斗车辆,法国陆军航空兵的直升机,以及萨基姆/赛峰电子和防务公司的一体化步兵通信和装备士兵系统,以及部分法国陆军目前正在进行升级的“蝎”式作战信息系统。

yiselieer.JPG

法国阿托斯公司的布尔作战管理系统是法国国防部“蝎子”现代化计划的一部分,主要装备步兵和特种部队以及战术地面车辆。

泰利斯公司的Digipack作战管理系统

泰利斯公司也在欧洲市场推出了自己的Digipack作战管理系统,该公司已将其作为在役的“指挥官战斗群”(Commander Battlegroup)系统改型。该系统是作为最基本的作战管理系统而设计,甚至可以视为未来更先进的作战管理系统的垫脚石。为此,该公司正瞄准亚太、中东和南美地区雄心勃勃的军队。Digipack作战管理系统必须连接到车辆、士兵或者现役的无线电台,泰利斯公司的发言人在欧洲防务展期间向笔者解释。该系统包括地理位置信息,以生成关于蓝方和红方部队的基本态势感知,由基于文本的信息提供支持,以大约每秒250千比特的带宽速度运行。“以网络为中心的作战行动取决于是否能够在正确的时间与正确的人分享正确的信息。”泰利斯公司发言人在欧洲防务展上解释说。“Digipack作战管理系统满足了这些新的支持地面部队进行数字化转型的要求。”与智能手机类似,Digipack作战管理系统可以随着专业应用程序的升级而升级。

yiselie.JPG

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蓝穹”作战管理系统

与泰利斯公司一样,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IAI)正在提供“蓝穹”(BlueDome)作战管理系统来跟踪友军,以减少友军误伤的威胁。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发言人向笔者表示,该系统旨在提升战斗力,为徒步士兵以及各种地面和空中平台构建一个“独立的封闭式系统”。他们补充说:“‘蓝穹’作战管理系统将显著降低误伤事件的发生。”该系统可以集成到各种终端用户设备中,包括手持式光电系统、地面战术车辆以及直升机。地理位置信息通过士兵和平台携带的小型转发器传递给作战管理系统,后者传输有关其身份和所在之处的编码信息。“它安装在士兵的制服或头盔上。当讯问机收到转发器的回应后,证实友军已被侦测到。”该公司发言人解释说,“‘蓝穹’作战管理系统独立于其他任何系统运行,不需要长时间的无线电通讯或使用导航手段,这些手段可能会将部队的位置暴露给敌方部队。该系统是高度可靠的,能够防止敌人的干扰、误用或拦截。”

他们补充说:“对友军直接而可靠的侦察缩短并优化了了解动态战场管理态势的过程,并使误伤事件最小化。”今年早些时候,以色列国防军在以色列进行了一次测试和评估。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演示了如何在弱光训练和城乡环境中,甚至城市建成区使用“蓝穹”作战管理系统定位友军。

以色列国防军已经对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蓝穹”作战管理系统进行了测试。

瑞典萨博公司的SLB作战管理系统

与此同时,萨博公司还利用欧洲防务展推进SLB作战管理系统的部署,以支持瑞典国防装备管理局价值1.6亿美元的战术无线电项目,该合同于4月份被授予德律风根拉克姆公司(Telefunken Racom)。作为该公司9Land作战管理系统的改型,SLB作战管理系统将取代瑞典陆军目前使用的传统的RA-180作战管理系统。SLB作战管理系统包括“基本需求追踪器”(Basic Needs Tracker,BNT),“作战需求集成器”(Combat Needs Integrator,CNI)和“所有需求网络指挥官”(All Needs Net Commander,ANNC)。基本需求追踪器是为单兵提供最低级别的战场态势感知而设计,包括导航和路线管理工具,蓝军跟踪系统、消息传递和警报系统。这是一种可穿戴系统,也可以集成在轻型战术地面车辆上。萨博公司的官员向笔者解释说:“士兵们在网络中是最外层的节点,这意味着他们不仅要接收信息,还要为整个作战管理系统生成信息。”

作为瑞典军队现代化进程的一部分,萨博公司的SLB作战管理系统是图中所示的9Land指挥与控制系统的改型,将取代传统的RA-180作战管理系统。

此外,“作战需求集成器”系统与“基本需求追踪器”系统具有相同的功能,但是增加了完整的车辆信息系统、传感器和全动态视频,使其能够协助火力支援任务,协同任务管理和远程传感器管理。最后,“所有需求网络指挥官”系统将集成技术的范围扩展到更高的指挥层面,并在多国作战中扩展至合作伙伴国。它还包括一个行动后评估功能,允许武装部队在执行任务后总结“经验教训”。

yiselie4.JPG

萨博公司的SLB作战管理系统已经完成了与防空系统、无人机等其他资产联网的验证。

结论

继本世纪头十年在伊拉克行动中发生多次所谓的“友军误袭”事件之后,能够更加统一地进行联合行动依然是世界各国高度重视的问题。例如,2015年3月6日,一名部署在伊拉克的加拿大士兵在回到观察所途中,被库尔德游击队认为是ISIS骨干而误杀。因此,在战场上获得及时可靠的信息的需求在未来不可能减弱,而且看起来还会增加。

原标题:世界多国作战指挥控制系统的最新发展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