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林爱玥
在新浪微博中有时会写些时事评论,幸运的得到一些朋友的喜欢,如《中国公知十日谈》,《请做这个伟大时代的守护者》等,附庸风雅,喜欢舞文弄墨,通过文字表达守公正,斥邪恶的心声。
作者其他文章
让“卡廷惨案”告诉你 舆情就是一把意识形态的尖刀
来源:林爱玥 2018/01/02 10:46:42 林爱玥
字号:AA+
让“卡廷惨案”告诉你 舆情就是一把意识形态的尖刀

导读: 舆情,从来不是那么简单,网络时代尤其如此。如果说网络是意识形态斗争的战场的话,那么,每一起的舆情就是一场战斗(战役)。

让“卡廷惨案”告诉你 舆情就是一把意识形态的尖刀

2018年说来就来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快乐多多,幸福满满。2017年国内外都发生了很多事情,可谓一个舆情“大年”,从年头到年尾,舆情基本就没断过,特别是年底接连爆发的系列幼儿园(亲子园)虐童事件,更是让舆情瞬间达到了高潮。

舆情中什么最重要?在我看来,是非最重要,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舆情爆发后,是非往往被淹没在了网络的喧嚣中,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最重要?我觉得是立场。就拿三色园事件来说,你是倾向于相信人民子弟兵还是倾向于相信抹黑人民子弟兵的李娜、王小骞们?我想,只要你是爱国的,答案就一定是前者。理由很简单,如果人民子弟兵真的像李娜、王小骞们描绘的那样,我们还能安稳的拿着手机刷微博当吃瓜群众?

舆情从来都不简单,而是意识形态的一把尖刀,至于这把刀子是好是坏,取决于这把刀子掌握在谁手里。如果舆情走向沿着公知设定的路径走,那结果必然“糟得很”,相反,如果舆情走向沿着爱国网民设定的路径走,那结果就有可能“好得很”。

请注意:舆情,改变不了事实,却能直观的反映一个人的立场。只有明白这一点,在面对舆情的时候,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

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说过“卡廷惨案”,“卡廷惨案”作为二十世纪的世纪悲剧之一,围绕“卡廷惨案”的舆情就很好的解释了“舆情是把意识形态的尖刀”的说法。

1943年4月13日,纳粹德国的柏林电台反复播放着一则消息:“在原苏联境内的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里,发现了一个埋有成千上万名波兰军官尸体的万人冢,这些波兰军官死状残忍,他们是被人成批地有计划地用手枪从脑后枪毙的,尸体毫无例外的脸朝下,一层叠着一层,整整码放了十二层,由于当地的气候特别寒冷,这些尸体尚未完全腐烂,而且身上还带有个人文件……”德国法西斯竭尽所能地描述万人坑的惨状,指控苏联是这场血腥屠杀的凶手,并将之称为“犹太-布尔什维克兽行”的典型案例。

不过苏联方面很快辟谣。两天后,苏联回应:德国法西斯恶棍在自己新的荒谬绝伦的臆想中,并没有停止散布最荒诞不经和最卑鄙下流的谎言,他们企图利用这些谎言来掩盖由他们自己制造的滔天罪行。

由于苏德双方各执一词,吃瓜群众一时半会也不知苏德到底谁在说谎。虽然希特勒的残暴是出了名的,但是,联想到斯大林在苏联肃反期间的表现,还真的很难说“卡廷惨案”到底是谁下的黑手。

既然真相不明,吃瓜群众只能试着从动机角度去寻找答案。遗憾的是,无论是苏联还是德国,都有绝对的动机。1795年波兰在俄普奥的夹攻下被彻底瓜分,波兰也因此在世界版图上彻底消失了整整123年,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波兰才重新复国,但是,复国后的波兰的领土却严重缩水,为此,波兰在英法等国的支持下,趁着苏德两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尚未复苏的时机,硬是从苏德两国手中夺走了大片的土地,特别是从德国人手中抢走的但泽走廊,更是将德国硬生生分成东普鲁士和西普鲁士,让德国成为世界的笑柄。

对于这口恶气,斯大林咽不下,狂人希特勒就更咽不下,这也就为后来苏德两国签署瓜分波兰的秘密协议埋下了伏笔。

由此可见,波兰被苏德两国再次瓜分很大程度上在于波兰自己“作死”,作为一个和苏德两强相邻的小国弱国,波兰居然同时对苏德两强提出不切实际的领土要求,虽然仗着英法等国的撑腰,换来了一时的利益,但长久来看,波兰注定要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代价,“卡廷惨案”某种程度上就是苏联或德国对波兰的“清算”行为。

不过,由于“卡廷惨案”舆情爆发的时间是在1943年,恰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同盟国和轴心国拉锯的关键节点,因此,舆情走向就显得很微妙了。德国在此时曝光“卡廷惨案”显然是居心不良,明眼人一看便知德国是借机挑唆同盟国特别是离间波兰和苏联之间的关系,而苏联为了维持和波兰的联盟关系,只能一口咬定“卡廷惨案”完全是德国“无耻的栽赃”。

舆情就是一把意识形态的尖刀!在这把尖刀面前,德国人摩拳擦掌,要把舆情闹大,舆情越大,越可以从中获利,苏联人小心翼翼,要把舆情冷处理,舆情越小,越不会节外生枝。

“卡廷惨案”中,苏、德、波作为当事三国,苏德互相推诿,波兰莫衷一是,苏德水军互不相让。就在这关键的时候,“理中客”英美等国出来了,丘吉尔呼吁波兰冷静,千万不要中了德国人离间的诡计。显然,在丘吉尔看来,“卡廷惨案”的真相不重要,当下精诚合作共同抗击纳粹德国才是关键。

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很快,德国人拿出“实锤”来了。

在德国人的组织下,一个由欧洲的大学的医学教授和刑事学家组成的委员会对卡廷森林波兰军官的集体坟墓进行了彻底的调查。根据专家们的意见,集体坟墓位于原始森林中新开垦的土地上,坟墓被彻底平整并种上了小松树,大量尸体的手被用同样的方式绑着,先把大衣掀起来,盖住脑袋和脸,然后用一根绳子,从脖子出套过去,将双手从后面捆住。纳粹德国声称,这种捆绑的方式,正是苏联人惯用的手法,

同时,德国人着重强调了尸体的死亡时间,根据布达佩斯大学法医学和犯罪学教授奥尔索斯的经验,检查尸体头盖骨发生的变化,对于确定死亡时间非常重要,这些变化包括已经腐化的头盖骨表层石灰质外壳的不同层面,这样的变化在埋葬时间少于三年的尸体上是观察不到的,但是这种变化在第526号尸体的头盖骨上却被明显的观察到了。按照奥尔索斯教授的说法,这些尸体的埋葬时间不少于三年,也就是说,这些波兰军官的遇害时间是在1940年,甚至更早。并且,从被害人遗体上发现的日记、信件、报纸等,也都佐证了奥尔索斯的说法。

那么,为什么德国人要如此强调波兰军官的遇害时间?尤其是要强调在1940年?答案很简单,因为那时候希特勒还没有进攻苏联……苏德战争从1941622开始,只要一口咬定惨案发生在1940年,德国就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既然有了“实锤”,“键盘侠”坐不住了,“键盘侠”开始一边倒的将矛头对准苏联和斯大林,他们似乎忘了,要是同盟国之间的同盟关系因为“卡廷惨案”而破裂的话,希特勒的屠刀下一个就会砍到他们头上。这就是键盘侠的悲哀之处,他们以为自己为“真相”说话,却忘了“真相”背后的政治。这就跟钱宝事件一样,“键盘侠”盯着利息,推动舆情的人盯着的是“键盘侠”的本金。

不过,德国的“实锤”并没有让键盘侠闹腾多久,随着波兰代表的调查结果的出炉,新的“实锤”出现了,并直接导致了舆情的反转。一些赴卡廷森林调查的波兰代表在尸体堆里面捡到的弹壳是德制7.65mm子弹,凶器正是德国造的“瓦尔特”式手枪,证据确凿,不是德国人干的,还能是谁干的?

在新的“实锤”面前,一些“键盘侠”学乖了,他们不再将矛头对准苏联和斯大林,但依然有一部分“键盘侠”为了证明自己先前的正确(要“键盘侠”认错总是很难的),他们和纳粹德国穿起了同一条裤子,称手枪是苏联为了嫁祸德国而故意用德制手枪行刑的。

既然子弹已经“铁证如山”了,舆情也该告一段落了。但是,不久,舆情又又反转了。德国人提出了新的观点,当年在坟墓上栽种的小松树的树龄是三年,也就是说,“卡廷惨案”发生的时间一定是在三年前的1940年,而树是不会说谎的……

然而,没多久,苏联人又从卡廷惨案的案发现场发现了遇害的波兰军官1941年写给妻子的信,并且还有时任美国驻苏大使的女儿作证……而1941年,“卡廷惨案”的案发地斯摩棱斯克已落入纳粹德国的手中。

舆情又又又一次反转……

“卡廷惨案”的舆情就这样不断的反转反转再反转,没有人知道真相,有的是苏德尤其是德国利用“卡廷惨案”的舆情作为瓦解同盟国联盟的尖刀,用戈培尔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要用最佳方式进行反布尔什维克宣传,我下令,尽最大可能,利用这些宣传材料,这是足够我们用几周的食粮。”

在“卡廷惨案”舆情过程中,英美等国作为“理中客”,一直呼吁各方冷静,尤其是呼吁波兰人冷静,不要中了德国人离间的奸计,并要求波兰人要“讲政治”、“讲大局”,以反法西斯的大业为重。

不过,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以及冷战的开启,一直扮演“理中客”角色的英美等国开始翻脸,纷纷从“理中客”转变为“键盘侠”,并找出各种“证人”来“证明”“卡廷惨案”的元凶就是斯大林和苏联。

“卡廷惨案”舆情的尖刀依然在继续,不过手握尖刀的从德国摇身一变成了英美等国。当然,英美等国引导“卡廷惨案”的舆情也并非他们在乎什么真相或者为遇难的波兰人讨个公道,而是,在英美等国看来,“卡廷惨案”的舆情可以作为攻击苏联、攻击社会主义阵营的武器。英美等国前后迥异的举动表明,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理中客”,有的只是立场和利益!

“卡廷惨案”舆情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卡廷惨案”的真相不重要,“卡廷惨案”能否成为各方手中的尖刀才重要。就像三色园事件中,公知对三色园事件的真相并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如何借三色园事件攻击中国,攻击人民子弟兵。

可能有人会关心“卡廷惨案”的真相,但是,真相直到苏联解体才大白于天下,而真相大白的时候,当年的那些“键盘侠”大多早就离开人世了,也就是说那些“键盘侠”至死都未能知道“卡廷惨案”的真相,但这些并不妨碍他们当初将“键盘”敲的噼里啪啦响。

苏联解体后,苏联的档案纷纷解密,通过解密的档案我们了解到,“卡廷惨案”的真凶不是德国而是苏联。当年,苏德东西夹攻并瓜分波兰后,苏联俘获了大量的波兰战俘,由于波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趁你病,要你命”趁机侵占苏联领土的往事让斯大林心有余悸,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下令处死了两万多波兰精英,目的就是要让波兰永世不得翻身。

可能有人会说斯大林的行为令人发指,不过,在斯大林的观念里,“预防杀人”的逻辑是成立的,也就是说,因为为觉得你可能会成为我的敌人,我就有了杀你的正当理由。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跳起来骂斯大林和苏联了,不过讲真,如果要骂的话,请加上美国一起骂吧,因为苏联的“预防杀人”与美国的“先发制人”思路基本是如出一辙的。当年,因为美国认为伊拉克可能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结果凭借一袋“洗衣粉”就可以公然入侵主权国家并造成伊拉克生灵涂炭,美国能比苏联正义到哪?区别在于,当年波兰侵占苏联领土的事实是存在的,而伊拉克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美国,只存在于美国人的想象中。

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承认,事实就是,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正义永远是奢侈品。无论是苏联的“预防杀人”还是美国的“先发制人”的逻辑说到底都是强盗逻辑,换句话说,无论是当年的苏联还是现在的美国,说到底都是流氓国家。流氓国家一个具体的表现就是,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遵循一个原则:不是朋友,就是敌人,而一旦将某人或某国定义为敌人,剩下的一切手段也就都是正当的了。如此也就解释了,为何美国会在二十一世纪对内依然用全面监听的手段进行法西斯统治了,为何美国对外会将伊朗、朝鲜等国定义为“邪恶国家”,然后在美国人眼里伊朗、朝鲜就理所当然的“邪恶”,再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进行经济封锁军事威胁了……

其实不仅仅是苏联和美国,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恐怕都是如此,不过其他国家没有当年的苏联和现在的美国强大罢了,毕竟,耍流氓也是要本钱的,可以说,只要弱肉强食的世界格局不变,“预防杀人”和“先发制人”的逻辑就不会断绝。如果说有例外的话,这个世界上唯一例外的就是中国了,因为有个湖南人曾说过,世界上的矛盾不仅有敌我矛盾,还有人民内部矛盾,而人民内部矛盾是不搞肉体消灭的,否则当年的那些右派哪里还有机会活下来“控诉”?人是应该懂得感恩的,没有那个湖南人的话,恐怕当年的那些右派他们的下场不会比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强多少。

楼歪了,再正回来。

围绕“卡廷惨案”的舆情告诉我们一个事实,真相并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有些真相需要时间,有些真相永远都不会有,在没有真相或尚未有真相之前,你的态度表明了你的立场,你的立场决定了你的态度。因此,我们可以说,在三色园事件中,当你选择轻信李娜、王小骞们的时候,并不仅仅意味着你的无知,更意味着你的屁股和李娜、王小骞们是坐在一起的。相反,如果你深爱着自己的国家,就不可能不对李娜、王小骞们产生怀疑,而这种怀疑必然会让你远离谣言。前者认为中国黑暗,后者认为中国光明,立场泾渭分明,表现自然也截然相反。

逻辑就是这么简单。

舆情,从来不是那么简单,网络时代尤其如此。如果说网络是意识形态斗争的战场的话,那么,每一起的舆情就是一场战斗(战役)。如何评价舆情,很多时候无关对错,因为真相往往淹没在网络的喧嚣中,在真相尚不明朗又不愿意让子弹飞一会的情况下,每一次的站队其实就是一次政治立场的选择,你可以选择站在公知立场上将矛头对准国家,也可以选择站在爱国网民立场上维护国家,而绝对没有第三种选择。

网络舆情,立场先行,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如此。在网络舆情中,我之所以总能站对,并不见得是因为我比谁更高明,而是因为我先站队了,因为我站在国家利益人民立场上看待问题,而,每一次的事实都证明,我的站队站对了!

原标题:让“卡廷惨案”告诉你 舆情就是一把意识形态的尖刀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