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察网:篡改国民审美权颜色革命的前提条件
来源:察网 2018/01/02 15:48:15 江涌
字号:AA+

导读: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权征服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往往正是从审美权易位这个转折点开始的。实施“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的前提条件是,改变目标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的价值观与世界观,而比较牢固的价值观与世界观之所以被改变,关键在于国民的审美观被改变。审美观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族立国的基础,是一个文明文化生存发展的轴心,文明外衣与文化彩绣缠卷在审美观的轴心上,并随着审美观轴心的舞动而飘逸。

坚持民族审美与道德标准

解体前的苏联,社会上就有这样的流行语言,华盛顿的草比莫斯科的绿;宁可在纽约地铁里被不法分子杀死,也不愿在莫斯科公寓内寂寞老死。年轻人一个个跟着魔似的,痴迷美国,奔向西方。在前苏联发生的很多荒唐故事,而后在中国差不多一一映射地出现:美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宁可在美国人开的轿车内哭,也不愿在中国人蹬的自行车后座上笑;痛苦在中国科研机构研究导弹,而幻想到美国唐人街卖茶叶蛋。小国多亡于外患,大国常亡于内乱。人们的脑子乱了,思想乱了,国家焉有不乱之理?国民“三观”尽毁,可以说是苏联解体的关键病灶。

端正的审美观决定健康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审美观一旦改变,基于审美观而形成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自然也会随之改变。近代以来,中国人看待西方人,有个大回转,呈现两极化。鸦片战争前,老大帝国长期故步自封,甚至夜郎自大(当然也曾经的确伟大强大高大过),看见来华的西洋人,金发碧眼,深目高鼻,浑身是毛,散发异样气味,近似传说中的“鬼怪”,迥然不同于中国人的审美标准,故而蔑称之“红毛番”,认定洋鬼子身体有问题,没有膝盖,弯不下身子;不会磕头打躬作揖,不习中华人伦,没教养未开化。乾隆皇帝拒绝英王特使马嘎尔尼有关市场开放、共治世界的请求,理应与当时中国人对西方人持有的“红毛番”之审美观、“未开化”之价值观或道德观,以及由此而形成的“老子天下第一”的世界观密切相关。

鸦片战争,中国人被西洋人被打翻在地,而且还被踏上一脚,踹上几踹。中国人对于西洋人的审美观,在不断动摇中最终被彻底颠覆。西洋人不仅天生丽质,种族优越,高大帅气,而且有一整套先进无比的社会思想、社会制度。于是乎,惟洋是尊,惟洋是重,惟洋是瞻。从一个“夜郎”的极端滑向另一个“洋奴”的极端。“洋奴”过去往往只是一类精神奴隶,而今天,洋奴不仅有精神的滋养,而且更有物质的鼓励;不仅是一般的利益,而且有厚利暴利;不仅有经济利益,更有社会的文化的乃至政治的利益。如此,洋奴思想、洋奴现象在中国蔚为大观,在学界、商界乃至政界,换位思考,主动投靠,为洋人说话,替洋人办事,比比皆是。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好、比中国圆,美国人闯红灯过马路,也要比中国人闯红灯更显得文明有序,可谓溃烂之处也艳若桃花。

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美,都有自己的审美标准与审美情趣。健康的审美应当是开放包容的,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相互欣赏,求同存异,在共同审美基础上,构建合作共赢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实现和谐共处,世界由此更加美好。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墨西哥时曾经指出,“人文上,中拉要加强文明对话和文化交流,不仅‘各美其美’,而且‘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成为不同文明和谐共处、相互促进的典范。”[1]审美观、价值观(道德观)与世界观“三位一体”,美的、好的、真的,丑的、坏的、假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其中,审美观处于基础性地位,审美观变了,判断美丑的标准变了,那么用于衡量好坏善恶的道德观,以及衡量是非曲直的世界观,也会随之而改变。

审美权是一个文明文化的根基。审美权是直入一国上层建筑的钥匙,城堡大门可以坚兵把守,与围城的人鏖战到底,但是审美权这把钥匙一旦被骗走,城门的守护其实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2]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山还是原来那座山,水还是那湾水,不论什么物是人非,这就是商女的审美,自然就会“后庭花”好唱口好开。因此,低成本且持久地改变一个国家——如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可以从改变民族审美观开始。

太平洋战争后期的夺岛战非常惨烈,日军在没有任何给养的条件下,依靠喝雨水吃战友尸体,顽强拼死抵抗装备精良、火力强大、给养充分的美军,美军付出沉重代价。为确保美日持久和平,美国战后便着手对大和民族的本性进行全面深入改造。1951年1月22日,“杜勒斯媾和使节团”被派遣到日本,洛克菲勒三世担任使节团的文化顾问,负责设计思想改造政策。洛克菲勒领导一帮人马,在一番深入细致的调研之后,向团长杜勒斯提交了一份长达80页的《美日文化关系》报告。报告将促进美日“文化交流”(实质乃思想改造)重点集中于年轻人,以一种清新而时尚的审美观,替代日本传统以武士道精神为核心的审美观。美国人用传教士般的耐心,潜移默化几十年,最终水滴石穿,将昔日的好战武士近乎都替换成“食草男”。美国的文化改造战略,在世界、在东亚(先在日本而后在韩国)成功实施,近些年来,通过影视及新媒体正全方位努力向中国渗透。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权征服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往往正是从审美权易位这个转折点开始的。实施“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的前提条件是,改变目标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的价值观(如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与世界观(如全面开放与西方接轨),而比较牢固的价值观与世界观之所以被改变,关键在于国民的审美观被改变。审美观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族立国的基础,是一个文明文化生存发展的轴心,文明外衣与文化彩绣缠卷在审美观的轴心上,并随着审美观轴心的舞动而飘逸。

中国思想文化“体现着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在生产生活中形成和传承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等,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这些最基本的文化基因,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在修齐治平、尊时守位、知常达变、开物成务、建功立业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有别于其他民族的独特标识。”[3]彰显国家主体文化,守护民族精神家园,关键在于捍卫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最为关键的审美标准,审美标准被篡改,人们待人接物的好坏(价值观)与是非(世界观)尺度就会动摇,主体文化不保,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文化安全可守了。

注释:

[1]习近平在墨西哥参议院的演讲(2013年6月5日)。

[2]江涌《重构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边芹对华夏文明危机的警示》,《经济导刊》2014年第4期。

[3]习近平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2014年9月24日)。

原标题:江涌 | 篡改国民审美权——颜色革命的前提条件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