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战略领导力“金字塔”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8/01/05 11:37:37 作者:张芳
字号:AA+

导读: 与军事战略思想、计划和行动三位一体相应,战略领导能力的建构犹如一座金字塔:品性层次是基础,知识层次(能力)是中坚,行为层次居于塔尖。

党的十九大报告擘画了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战略蓝图,全军将士迈出的第一步就是“二〇二〇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战略,为将之道也——战略领导者被称为“领导的领导”,而战略领导力则是战略领导者的核心能力。尤其是充满风险性、对抗性、不确定性以及血与火的军事领域,它比其他任何领域都更加迫切地呼唤以更新更勇敢的头脑进行战略筹划的战略领导者。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11月3日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时强调,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全军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做备战打仗带头人”。这是习主席对全军领导干部所应具备的战略领导力提出的一道时代号令。

与军事战略思想、计划和行动三位一体相应,战略领导能力的建构犹如一座金字塔:品性层次是基础,知识层次(能力)是中坚,行为层次居于塔尖。

军队战略领导者的内在品质

克劳塞维茨曾说,军事领导者的品质往往穿越“任何物质障碍”,成为战争中“个人因素的火花”,在战争决策中产生重要的影响。

责任,是党和人民所付之托在战略领导者身上激发出的第一朵火花。带领我军真正做到能打仗、打胜仗,是党和人民赋予军队高级领导干部的新时代使命任务。责任植根于人的内在品质。对于战略领导者而言,富有责任是第一位的,无论是从对国家、对军队、对组织的应尽之责,还是对战略决策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战略领导者要有足够的勇气和魄力担当责任,不负党和人民的重托。

勇气,是风险和困难在领导者身上激发出的第二朵火花。对于战略领导者而言,相较于不怕死的身体担当,精神勇气更为重要。担当责任的勇气——战略领导者的勇气必须和他的战略决策重要性成正比,做出重要决定、革新旧制、采纳意见、在重大政治或军事压力下敢于承担后果;决断的勇气——慎谋善断,强大的压力往往会限制可供研究的决策方案数量,降低决策者的思维能力,战略领导者需要具有排除不利影响因素的决断勇气;抢抓战机的勇气——危险与机会密不可分,战略领导者要敢于抓住转瞬即逝的战机,将不可能之事变成现实;坚持的勇气——即使在极端困难、危险、紧张、不确定的环境中,也能追随克劳塞维茨所说的“真相的内在光线”,不管这一微弱的光线射向哪里。

自信,是领导者对目标最终实现的坚信而自我激发出的第三朵火花。深信自己具有强大的潜力,即使是在最为不利的形势下,也总能找到突破口,凭借坚强的意志坚持下去。战略领导者的信心是在军事组织内形成互信、在全军上下形成共识,使得大家能够同生死、共患难;它是集体信心的焦点,是战略领导者形成人格魅力的重要特质。它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被模仿和认同,在战场环境中被官兵义无反顾地追随,从而形成巨大的号召力、影响力和鼓舞力。

军队战略领导者的知识结构

军队战略领导者,是复合型人才,更是战争或军队建设领域的专家。复合,是在领域专家前提下的复合;专家,是在复合了各领域知识背景基础上的专家。因此,复合型人才与战争或军队建设的领域专家并不矛盾。苏格拉底在2000多年前就曾提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人们总是最愿意服从那些他们认为最棒的人。”这种服从体现在战略领导力上则表现为复合型人才和战争或军队建设领域专家的知识要求。

1.复合型人才。不仅是美俄等国极其重视军界战略领导者复合型知识的培养,像以色列这样的地区性强国亦非常重视并受益于此。

2.战争(军队建设)领域专家。全军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做备战打仗带头人,要集中精力研究军事、研究战争、研究打仗,提高战略素养、联合素养、指挥素养、科技素养。要想在未来战争中赢得先机、把握主动,需要真正对未来战争有所研究的军事家,需要真正瞄准未来打仗需要、依照先进管理理念谋划军队建设的内行人。失却了这两点,再博学多才的复合型知识也无法服务于打仗这个核心。正是基于领域专家的卓越才能,战略领导者在实践中充分体现出在各自领域的先见能力、构思能力、讨论能力、适应能力。同时,专业领域的知识可以使其在决策时秉持科学态度,控制情感,理性行动。

军队战略领导者的行为角色

战略领导者行动能力至关重要,而战略领导者的五重行为角色将决定战略目标的实现。

1.远景目标的设计者。战略目标是一种远景设计。作为军队的战略领导者,其首要职责是权衡当前需求与长远发展、近期目标和最终愿景,设立并确定远景目标,为组织的未来发展定下基调。着眼于世界和平与地区安全稳定视域下的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世界军事发展中的中国军事力量发展与运用、地区安全特性或国家安全战略的广阔视角,引导军事组织的发展,并为其提供有效的步骤设计。清晰的远景目标会给每位军事组织内的官兵带来未来可期、清晰可见的军人生涯规划和持续的奋斗动力。当然,随着环境的变化,远景目标的设计者还需要根据形势和效能评估,对其目标进程中阶段性环节进行动态调整,使其所设计的目标能够切实成为部队制定具体目标和计划的起点。

2.战略任务的分解者。战略任务需要正确的打开方式。只有当战略任务被科学地分解为各类细化目标、形成科学合理的目标结构时,才能得以有效执行。这要求领导者必须用易于理解的军事术语和没有歧义的文字来简洁明了地说明战略方案,准确地呈现战略实施步骤和重点,评估战略目标执行中可能出现的偏差,使得具体任务的执行者能够充分理解自身在任务全局中的局部定位,并最大限度地释放战斗力。因此,战略领导者应该具有敏锐预测力,从而能够在分解任务过程中确保部队在尽可能有利的情况下展开行动。

3.军事文化的塑造者。远景目标的设计、训练计划的制定以及领导者的身先士卒等都如胶片一样深刻地记录并映射着一支部队的军事文化。那些当一个领导者离开后就失去昔日雄风和战斗能力的部队或军事部门,从某种意义上表明,这些领导者没有赋予这支队伍超越以往战绩的秉赋和行为习惯。因此,对于战略领导者来说,军事文化塑造是一项重要的行为标准。军事文化塑造者的角色要求一个战略领导者必须树立正确的事业观、权力观、地位观,重视长远发展和潜性业绩。一名真正的战略领导者的思维习惯中理所应当地包含着他将给一支队伍留下些什么。而以军人价值观和“战斗精神”为核心要素的军事文化正是其内在灵魂。只有基于这一认知,战略领导者才会胜任军事文化的塑造者角色,使其所领导的队伍形成适合未来战争样貌、紧贴作战任务、作战对手、作战环境的军事文化。

4.关系资源的统筹者。战略任务的执行需要统筹好内外各类关系资源,其成效极大地影响着军事组织职能的发挥。作为一个军事组织,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至少三对关系:体系与外部环境、体系与内部诸要素以及内部诸要素彼此间的关系。这一原理折射到我军战略领导者的行为中表现为三个层面:其一,统筹部门或部队内部的各种关系;其二,构建并影响与其他军种间的联合关系及跨部门关系;其三,构建并影响国家层面的关系——从军民融合和建构新形势下人民战争路径的视角,战略领导者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协调军事组织与民事机构之间的关系,熟练并技巧地影响舆论,运用法理,通过军事组织的内部和外围力量有效实现态势塑造和战争控制。

5.领域变革的开拓者。战略领导者需要通过创新战争和作战筹划来推进各作战单元的新陈代谢。军事领域里的成功经验或者失败教训最终都以制度条令的形式确定下来,但制度需要通过周期性战略调整来打破惰性。对此,战略领导者担负着不断变革的重任,需要坚持问题导向,在解决实际问题中推动变革的渐进式发展。从世界军事史来看,军事领域是所有领域中发展变化最快、表现形式最为剧烈的领域,因而是最需要解放思想的领域;但由于军事领域的理论和经验成果往往用鲜血和生命换得,所以军事领域又是最重成规定律、最难解放思想的领域。因此,战略领导者具有开拓变革的勇气是军事组织勇于创新、保有活力的重要因素。战略领导者需要具有因时而变地设计、运行和优化制度的能力。尤其是在当前世界各主要大国都在加快军事力量转型的背景下,面对新人员、新任务、新科技、新装备以及新信息等复杂因素,战略领导者应着眼长远,以更新更勇敢的头脑谋划思考新形势下军事战略问题,强化备战打仗的鲜明导向,全面提高新时代打赢能力。

原标题:张芳:解析战略领导力“金字塔”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