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新风险:乱中突起的库尔德因素
来源:瞭望 2018/01/07 12:52:13 作者:《瞭望》新闻周刊
字号:AA+

导读: 但库尔德因素突起会进一步鼓舞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倾向,致使库尔德人与所在国政府的紧张关系持续加剧。这意味着诱发中东地缘战略变局的铺垫和点燃潜在战火的伏笔已被预埋,将给本已错综复杂的中东局势增加新风险。

 

TIM图片20180107124952

▲ 2017年10月16日,由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成员庆祝完全夺取“伊斯兰国”在叙大本营拉卡

◆ 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第四大实体民族

◆ 但长期以来不能成为内聚力强健的政治团体和完整独立的国家行为体,并时常被当作利益置换的要价筹码

◆ 过去一年,库尔德人不仅在收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大本营拉卡、攻占摩苏尔外围防线等焦点事件中频现,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独立公投”更是彻底引爆地区沸点

◆ 库尔德力量日益牵动各方斗争博弈,或成为区域地缘格局及新一轮震荡的潜在因素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库尔德问题再度跃入国际媒体视野。库尔德人不仅在收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大本营拉卡、攻占摩苏尔外围防线等焦点事件中频现,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独立公投”更是彻底引爆地区沸点。

当中东陷入旧秩序被打破、新政权尚未定型的剧烈变动之时,近年在抗击“伊斯兰国”战斗中持续壮大的库尔德人力量,愈发体现自身地域存在对地区外交和安全的重要意义,成为牵动各方力量斗争博弈和推动区域地缘格局重组的中心议题之一,也是可能诱使地区陷入新一轮震荡的潜在乱源和影响因素。

库尔德因素乱中突起

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仅次于阿拉伯、突厥、波斯的第四大实体民族,但长久以来由于散居多地,无法构建以本族群为主干的“母国”,因而不能成为内聚力强健的政治团体和完整独立的国家行为体,不具备充当地区格局转型推手的条件。库尔德“民族解放运动”还历来被域内外各方势力所利用,成为后者攫取自身私利或施展纵横捭阖政策的工具。

梳理中东格局历史沿革的主题脉络可知,地区舞台中心更多时候是在上演阿以武装冲突、波斯人和阿拉伯人跨越千年仇恨的“剧情”。

但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库尔德人在伊拉克国家机关中的地位持续上升,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寻求高度自治或完全独立的呼声渐高。随着政治影响力不断壮大,伊库区地方政权与中央政府之间事实上形成一种近似自治领和联邦区的“半隶属”关系。

伊拉克库区的“半独立”模式还迅速感染传播到邻近国家的库族地区,叙利亚、土耳其等国的库尔德人模仿伊库区方式“另立山头”的愿望更加迫切。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巴沙尔政权被国内各个利益派系的武装冲突、权力斗争束缚住手脚无暇东顾,库尔德人趁势而起施压叙政府下放管理库区的行政权力,实现与中央政府“分权共治”的目标。

2014年6月底,当“伊斯兰国”在伊叙两国大肆攻城略地之际,伊拉克库尔德武装趁乱攻占北部包括石油城基尔库克在内的多个市镇,也正是在那时“伊北库区”宣布进行筹备“建国公投”的决定。

而且,由于伊拉克安全部队难以成为独挡一面的中坚力量,叙利亚政府军又困于腹背受敌,库尔德武装无论在保卫叙北重镇科巴尼和攻克拉卡的战斗中,还是在解放幼发拉底河东岸代尔祖尔省部分地区的行动中,都承担起抗击极端组织的重任。

当前在中东地区,域内外群雄围绕扩大影响力激烈博弈之际,手握数万“精兵”的库尔德人已然成为各方积极争取的关键力量。

从美国角度讲,叙利亚反对派中藏纳了为数不少的暴恐人员和极端分子,各色反对派势力又已形成犬牙交错、难分彼此的格局,让美国等西方国家很难将忠诚盟友、投机伙伴、隐蔽对手以及公开敌人区分开来。在各方势力的利益界限显现模糊的背景下,扶植库尔德武装成了最让美国放心、既安全又保险的选项。

此外,美国援助库尔德势力还能发挥团结以色列、敲打土耳其、平衡伊朗什叶派力量等一石数鸟、一举多得的作用。2017年5月,美国政府就曾不顾土耳其方面的强烈反对,执意授权国防部向叙境内的库尔德民兵组织提供火力强大的重型武器装备。

对俄罗斯来说,极端思想的扩散蔓延给俄国家安全带来很大威胁,特别是极端组织中的外籍军团出现“离职潮”和“返乡潮”更是推高俄方反恐、维稳的成本。2015年3月,俄境内最大极端圣战组织“高加索酋长国”宣布效忠“伊斯兰国”,致使俄反恐防线向自家门口前置的压力大增。俄罗斯通过舆论造势和既成控制的方式,扶持、培植库尔德武装打击极端组织,既不会引起美国的疑虑和反感,也不用担心卷入伊朗和沙特的地区角力,更能够增添与土耳其的交涉本钱。

2017年11月,在行将召开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国首脑会晤前夕,俄方主动邀请叙北部库尔德自治区代表出席计划于2018年1月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就商讨“后伊斯兰国”时代的叙利亚未来秩序同叙库区地方政府预先“通气”。此次行程将是库尔德人第一次参与由国际社会组织的叙利亚和谈活动,充分表明俄罗斯对库尔德人在叙政治板块中重要作用的认可。

如今,在恐怖主义、极端势力活动日益猖獗和地区面临重构的形势下,美俄双方都希望库尔德人能够站在自己一方成为本国逐鹿中东的重要“帮手”,标志着库尔德人在中东地缘政治格局中的地位和影响大幅突显,已经跃升成为地区舞台中央的重要角色。

库尔德因素诱发中东地缘格局之变

其一,库尔德“突起”诱发中东地缘政治的结构嬗变。中东地缘战略格局大致可划分成四个次区域板块,自东向西依次为:

东部以海湾为中心的区域,包括两伊、海合会国家,该次区域的主要矛盾围绕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教派纷争和伊朗与沙特的领导权角力;

中部由两河流域以西经黎凡特地区至埃及西奈半岛,阿拉伯和以色列两大族群矛盾成为该区域战略局势演进的主线;

埃及以西的北非阿拉伯国家,属于阿拉伯世界里的大马格里布地区,相比东边马什里克地区处于外围边缘;

北部小亚细亚半岛和安纳托利亚高原南麓,则是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同四国交界区域的库尔德人武装斗争为主要矛盾。

不过,尽管库尔德人身处西亚腹地占据十分重要的位置,一直以来却更多是四大主体力量用以牵制对方的一张牌,并时常被各方势力当作利益置换和“幕后交易”的要价筹码。位居新月沃土之上的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以及逊尼派和什叶派、波斯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才是推动中东地区格局演变的内生动力和基本主题。

但现今,库尔德人在解放“伊斯兰国”占领的大片领土后,实际控制地盘已经分别达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各自领土面积的四分之一,库尔德民兵武装中的伊拉克“自由斗士”和叙利亚“人民保护部队”,作为两支实战经验丰富、骁勇顽强的反恐尖兵,也都已成为各路抗击“伊斯兰国”力量极为倚重的劲旅。实力不断强大的库尔德人通过与叙总统巴沙尔对话,首次被允许拥有本民族的政治组织和武装力量,并试图推动东北部库族聚居区成为具有更高自治权和独立权的联邦区。

由此看来,库尔德势力突起不但催生更高层次的自治需求,且激活了更加强烈的自立意识和建政欲望,成为改变中东百年行政版图的潜在因素,进而促使库尔德人议题达到比肩阿以矛盾、教派纷争的高度,从一定程度上扭转了中东地缘战略构造中“南高北低”的传统形态

其二,库尔德“突起”导致地区阵营的轮转变换。新世纪以来,中东地区域外大国激烈博弈、域内国家拉帮结派的态势更趋激烈,围绕地区霸权争夺,催生出以美国、沙特、埃及、以色列为代表的“温和方阵”和以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叙利亚为首的“强硬团队”两大集团尖锐对立的格局,致使“挺伊”和“反伊”的选边站队,取代长期贯穿中东核心议题的阿以矛盾升格为地区新焦点。

中东剧变后,土耳其180度大转身加入美国领导的“反巴”战队,相关各方围绕叙利亚政治局势发展和未来秩序安排,形成支持现政权的“保巴”团队和扶植反对派的“倒巴”阵营的酣战恶斗。2014年“伊斯兰国”急速冒起,又导致中东出现以美国和西方国家、以俄罗斯加什叶派伊斯兰国家以及由沙特牵头的逊尼派伊斯兰国家,三股力量分路进击、“联合”反恐的局面。

当前,库尔德势力崛起使其“独立建国”渴求迸发,中东地区又将面临一次阵营的轮转变换和格局的改组洗牌。从对待本次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的态度看,针对库尔德人问题展开阵营划线的征兆已隐约闪现,中东似乎再度形成以美国、欧洲、俄罗斯(暗地里)和以色列、沙特(公开)为支持一方,以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以及阿盟为反对一方的对垒态势。

事实上,库尔德问题既是促成分化改组的“离心力”,也是强化抱团结谊、利益捆绑的“黏合剂”。伴随库尔德人地区影响持续扩大,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巴沙尔政府等之前分属不同阵营的相关方,在此问题上互动频频甚至加强了共同应对。2017年8月,伊朗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首次访问土耳其,成为伊斯兰革命爆发以来到访土耳其的伊朗军方最高指挥官。土耳其不仅与巴沙尔政权在维护叙利亚领土和主权完整上达成某种“默契”,还缓和了同伊拉克中央政府之前一度较为紧张的双边关系。

由此可见,在中东进入地区秩序重构的特殊时期,由伊拉克库区公投掀起的“涟漪”已不可能趋于平静,其按下的独立建政按钮正引发多方战略力量投身地区秩序重塑的又一轮激烈角逐中。

当然也应看到,伊拉克库区自治政府在公投后表现比较克制,没有展现“过激”动作和“出格”言行。在随后伊安全部队和什叶派“人民动员军”发起收复基尔库克的战役时,库尔德武装基本采取主动撤离、避免接触的战术。在谋求建国问题上库尔德人也并非铁板一块,不仅国别各异的库尔德人立场不同,即使同一国家内的库尔德人想法也不完全一致。因此,伊库区“独立公投”后出现库尔德人国家政治实体的可能性并不大,迄今也未引发地区大规模的武装冲突。

但库尔德因素突起会进一步鼓舞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倾向,致使库尔德人与所在国政府的紧张关系持续加剧。这意味着诱发中东地缘战略变局的铺垫和点燃潜在战火的伏笔已被预埋,将给本已错综复杂的中东局势增加新风险。

原标题:中东局势新风险:乱中突起的库尔德因素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