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带了什么来,又想拿什么走?
来源:补壹刀 2018/01/08 10:43:54 作者:无影刀&叨叨姐
字号:AA+

导读: 这位欧洲政坛“小鲜肉”把他的好几个“第一次”给了中国:他是2018年开年以来第一位到访中国的外国领导人,十九大以来第一位来访的欧洲大国领导人,此外,这也是马克龙2018年的首访。法国是传统欧洲大国,马克龙此行的重要性无需赘言。

法国总统马克龙今天到访中国。

这位欧洲政坛“小鲜肉”把他的好几个“第一次”给了中国:他是2018年开年以来第一位到访中国的外国领导人,十九大以来第一位来访的欧洲大国领导人,此外,这也是马克龙2018年的首访。法国是传统欧洲大国,马克龙此行的重要性无需赘言。

对于马克龙,此前很多中国人除了知道他和夫人那曲折浪漫的感情故事外,其他方面所知甚少。法国这几年除了深受恐袭困扰,其领导人在国内外事务中也没有折腾出什么天地。中法关系呢,这些年也鲜少被人提及,这些又让我们对马克龙的了解又少了几分。

这次,马克龙既然来咱家做客。刀哥刀姐为大家梳理这位法国“小马哥”在八卦新闻之外,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新迹象

去年,马克龙刚一上台,就显示与前几任不一样的迹象。

比如他在五月底就邀请到了普京访问法国。在西方世界对俄一片挞伐、持续制裁的情况下,马克龙这一举动不同寻常。

对于法国的顽疾,马克龙在竞选时就表示将痛下决心,予以根除。比如马克龙要推动被法国历届政府视为“痛点”的劳动法改革、进行税收体系改革、以及降低法国高企的失业率等等。

上台后,马克龙在这些方面迅速行动,由于改革碰触到诸多利益,阻力来得同样汹涌,甚至让马克龙一度掉粉,不满意率上升。但马克龙的举动带来了希望,所以大多数法国民众依然支持他,在民意的加持下,马克龙改革国内积弊的决心,直到现在都未见动摇。

不仅法国,在西欧媒体的报道中,马克龙时常被塑造成欧洲、欧盟的希望。

去年在法国大选之前、甚至在法国大选过程中,欧洲的主流精英政治都被民粹主义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马克龙在法国胜出,让欧洲的政治精英们多少松了一口气。

马克龙所表现出的支持一体化以及支持自由贸易姿态,很符合欧洲主流政治价值观的期待。马克龙也比较争气,年轻、有亲和力、也有理想,这些都契合了欧洲对新生代领导人的想象。因此欧洲主流政治极力想把马克龙打造成一个给欧洲带来新生、带来新希望的领导人。

此外,去年德国大选默克尔虽然胜利,却要联合其他小党才能组阁,德国政治背上新的包袱,也在客观上让马克龙领导下的法国获得了重新站在欧洲中心的机会。

马克龙也不掩饰其大国雄心,世界听到了久违的法国声音。

去年9月,马克龙在联合国发表了很多与特朗普截然相反的观点,比如提倡多边主义、反对美国退出气候协定,认为美国在朝核伊核等问题上做法失当,等等。马克龙接连呛声特朗普,显示出其与前任萨科齐、奥朗德一味跟着美国屁股后面截然不同的气质。

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龙要和美国对抗。去年要法国国庆日时,特朗普受邀赴法“闪电约会”马克龙,马特二人也约定在重要时候“保持通话”。可以说,马克龙在西方大国领导人中,是唯一与美俄保持良好关系的。

在欧洲内部,马克龙提出“重建一个主权、统一和民主的欧洲”。此外,马克龙还在中东、非洲事务上或经常发声、或参与调停。

十几年来,欧洲大陆的事务基本以法德为轴心,但更多是德国主导。目前的迹象显示,马克龙正在从德国手里,把对内欧洲一体化的主导权、和对外代表欧洲的发言权一点点拿回来。

这样一位有理想、有干劲的马克龙,对中国观感几何,是刀哥最关心的。

老传统

中法两国的关系,一直保持着友好的传统。1964年,法兰西成为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无论当初的动机是什么,戴高乐领导法国所做的这一突破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我们至今心存感念。

此后,中法关系的复杂表现部分遮掩了戴高乐总统当年外交创举的光芒。比如90年代初,中法关系曾因法国政府参与西方对华制裁并批准售台武器一度受到严重影响,最近一次是在2008年,中法关系因涉藏问题出现重大波折。“外交红利”被一再消耗,中法关系的“特殊后劲”受到质疑。

对于今天的法国,需要有新“戴高乐”重寻本国精神的独立性,敢于探索与中国这样新兴大国的深度政治互信与经济合作,马克龙会是这样的领导人吗?

在见诸媒体的报道中,马克龙对中国印象不错。

马克龙自称是毛泽东的“粉丝”,他曾在不同场合多次引用毛泽东、邓小平的名言,比如将竞选比作“长征”、用“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来形容自己超越左右党派的政治理念。

大选前后,马克龙对法中关系有过一些宽泛表述。他为竞选出版的《革命》一书,提到中国时无一批评。去年3月,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法中之间的力量源泉,正是来自于法国率先承认中国,他觉得这可以载入史册,并希望法中之间可以延续这种关系。

对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相比于一些国家的小心眼和疑虑,马克龙是表态、反应最积极的欧洲领导人之一,他还表示要和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谈合作。

如果只有这种调调,我们似乎可以对马克龙满心期待。但去年9月马克龙在提出其宏大重建欧盟计划时曾提出,要在2024年建成一个可与美国、中国相匹敌的强大欧洲。这一想法在今年他的新年贺词中再次得到重申。

虽然不像美国那样,把中国直接定义为“战略竞争者”,但中法有竞争一面的思想,在马克龙那里似乎已有显现。

雄心与现实

到这里,想必刀客们已经明了马克龙治下中法关系将要依循的大逻辑。

对于希望在国际舞台上扮演全球角色的法国来说,中国大概是一个合适的伙伴。中法都有兴趣践行多边主义和全球治理体系改革。

除了国际事务合作与磋商,马克龙还希望提升法中经贸关系,为复兴法国经济提供助力。

在关于马克龙此次访华的外媒评论中,“经贸”是主题词。不知道是不是去年特朗普访华时中美开出的2000多亿美元合作大单亮瞎了太多人的眼,马克龙显然也对中国之行寄予厚望。

这一情形有些似曾相识。1978年,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率领建国后向西方派出的第一个政府经济代表团赴西欧考察。在与法国总统德斯坦会见时,法国驻华大使对谷牧说:“听说你们要建120个大项目,我们法国愿意有所贡献,给我们10个行不行?”

然而,我们还需实事求是地观察中法经贸往来。

第一,中国是法国的最大贸易逆差国,中法之间有360多亿美元的贸易赤字,这和中美之间的四位数的贸易逆差当然比不了,但对法国这样的体量来说,300亿也是它难以承受之重。奥朗德上任之初就希望实现法中贸易平衡,这大概也是马克龙此行的殷切期待。

这些年,法中合作领域集中在“老三样”:航空航天、核能和高铁。现实是,中国在这三个领域的技术发展处于赶超态势,甚至在某些具体项目上优于法国。如果法国真的有诚意想要缩小贸易逆差,就得拿出真正与中国有互补优势的东西。

第二,马克龙此行还有一个“雄心壮志”,就是可以赢得在中国市场更公平的竞争条件。和其他西方大国一样,法国长期抱怨在华投资的受限。这一点,我们表示理解。从“超国民待遇”到“普通国民待遇”,一些外资企业肯定会有心理落差,这很正常。

第三,作为上一届政府的经济部长,马克龙率先依照欧盟反倾销规定打击中国钢铁。去年6月,已经成为总统的马克龙还要求欧盟对中国投资和并购进行更严格的审查。这里的逻辑有点让人费解,一方面批评说,你怎么不敞开大门欢迎我的资本进入,另一方面又理直气壮地说想来我这里投资,呃,门槛必须高高的。

说了这么多,我们再来说说中国。中国显然希望看到一个稳定和繁荣的欧盟,特别是在特朗普政府提出保护主义、去全球化和全球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加剧的情况下。在这个意义上,马克龙为欧盟带来了稳定,我们欢迎这样的法国,也乐于多一个朋友。

这是场面话。下面刀哥再说点实诚的。

先摆几个数字。法国6000多万人口,不到中国的1/20;2016年的GDP是2.4万亿美元,是中国的1/5多一点。如果按照目前1.5%左右的经济增速,印度增速也保持在7.8%不变,要不了5年,印度就会超过法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

再看军费开支。法国2016年的军费开支不足中国的1/4,这一差距还在拉大。

国力变化直接影响双边关系。就像李鸿章所说:“国际上没有外交,全在自己立地。”现在的法国,已经不具备和中国平起平坐打交道的筹码。

说实话,中法远隔万里,双方既无核心冲突,也无核心共同利益。中法再怎么走近,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战略盟友,再怎么对抗,也不会成为真正的战略敌人。在法国的外交清单上,排在前三位的应该是欧盟、美国和俄罗斯。中国外交清单上,法国大概也很难挤进前三甲。

虽说法国的政治地位超过了其经济地位,马克龙也极有可能成为欧盟下一个扛把子的人,但欧盟的存在将大大限制法国政治大国功能的发挥。比如只要欧盟中有一国反对,法国就不能单独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

前面已经谈到过,建交后中法关系有过多次冰点,每一次基本都是法国单边挑衅,比如见达赖,对台售武等等。对于拥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法国人,谁都不敢保证这类事情以后不会再有。国之相交,贵在互信。今日中法之间的头等大事就是政治互信。有了政治互信,很多经贸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有学者说,在最近几届领导人中,马克龙最具“戴高乐气质”。如果真是如此,马克龙很有可能会推动中法再做一次历史性的走近。这将不仅是两国的交往密一点,合作多一点,而是突破中西之间的意识形态篱笆,在欧洲国家中率先同中国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战略互信,创建“老欧洲”国家同新兴大国崭新的相处模式。

我们拭目以待。

特别致谢:

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孙海潮

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崔洪建

原标题:马克龙带了什么来,又想拿什么走?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