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这两个阿拉伯兄弟为何又闹矛盾?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2018/01/12 10:05:18 作者:张璡
字号:AA+

导读: 1月4日,苏丹外交部宣布召回驻埃及大使阿卜杜勒·马哈穆德·阿卜杜勒·哈利姆,声明没有说明召回的原因,也没有明确大使何时重返埃及。3.《埃及与苏丹再次争夺海拉伊卜和沙拉丁三角地带》,https://www.al-monitor.com/pulse/ar/originals/2014/02/egypt-sudan-halayeb-shalateen-border-region.html 

1月4日,苏丹外交部宣布召回驻埃及大使阿卜杜勒·马哈穆德·阿卜杜勒·哈利姆,声明没有说明召回的原因,也没有明确大使何时重返埃及。

召回大使是埃及与苏丹关系近期关系恶化的迹象之一。两国各自拉拢周边国家和地区大国,展开外交和军事上的博弈。有消息称,埃及正在厄立特里亚境内靠近苏丹的一处军事基地进行军事部署。

1

图片来源:Daily Mail

苏丹在与厄立特里亚接壤的卡萨拉州实行紧急状态,并于上周五宣布关闭与厄立特里亚的边境。有观察人士指出,埃及与苏丹的关系正处于史上“最低水平”。

埃及与苏丹的关系恶化既与领土争端等两国长期间存在的问题有关,亦与东北非和中东地区近期的形势变化息息相关。

领土争端

苏丹与埃及就两国交界处的海拉伊卜和沙拉丁三角地带存在主权争议。这一争议源自英国殖民时期。1899年,殖民当局划定了埃及与苏丹的边界,该地区位于埃及境内,此后却又将这一地区划归苏丹。1956年苏丹独立后,苏丹将这一地区视为自己的领土,并于1958年议会选举期间在该地组织选举活动,埃及试图阻止,两国之间险些兵戎相见。

2

图片来源:Tigrai Online

1995年,苏丹在该地区进行了石油勘探活动,这一争端再度激化。当年,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参加非盟首脑会议期间遭到未遂行刺。苏丹被怀疑是暗杀行动的幕后主使。埃及于当年派兵占领了争议地区。

此后,该地区一直处于埃及控制之下。两国之间就解决该争议进行过多次商谈,但埃及坚持这一地区属于埃及领土,两国始终未能达成一致。

近年来,围绕该地区的争端再次加剧。2014年,埃及在这一地区设立了选区,引发苏丹强烈不满。2016年,埃及与沙特签署了海上划界协议,海拉伊卜和沙拉丁三角地带被表述为埃及领土。苏丹对此表示不满,再次要求归还该地区,并于去年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申诉,抗议埃及与沙特之间的协议。

作为回应,埃及计划加大力度开发这一地区,强化既成事实。2017年的最后一个周五,埃及电视台直播了在海拉伊卜举行的聚礼画面,并宣布将在该地区实施多个发展项目。

尼罗河水资源之争

关于尼罗河水资源的争端是埃苏之间的另一个主要问题。埃及长期在尼罗河水资源分配中占据优势。根据1959年埃及与苏丹签订的尼罗河水分配协议,埃及每年享有555亿立方米的水量,苏丹只分到185亿立方米。

3

图片来源:tesfanews.net

事实上,由于水利基础设施等方面的瓶颈,苏丹长期以来用不完协议中分配给她的水资源份额,相当一部分的水量“白送”给了埃及。

苏丹一直将振兴农业看作发展国民经济的重中之重。通过充分利用尼罗河水和广袤的土地,再加上便宜的劳力和外来资金奠定苏丹作为世界农业大国的地位是苏丹政府发展经济的核心战略。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步骤便是营建巨大的水利工程以增加土地灌溉面积。

近十年来,苏丹在尼罗河及其支流上兴建了一批水利工程,包括麦洛维大坝和罗塞雷斯大坝加高项目。罗塞雷斯大坝加高项目完成后,苏丹的用水量已经接近1959年协议分配给苏丹的份额。如果苏丹想要进一步增加用水量,势必要突破1959年协议的桎梏,挑战现有的尼罗河水资源分配格局。

维护尼罗河水资源分配现状是埃及的核心利益。埃及过去长期通过对苏丹的影响力,在与尼罗河上游国家争夺尼罗河水资源的过程中使苏丹坚定地站在自己一边。

然而,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项目开始后,苏丹与埃及的攻守同盟出现了裂痕。就在埃及、苏丹、埃塞三方关于复兴大坝的谈判失败一周后,苏丹外长易卜拉欣·甘杜尔指责埃及长期以来“占用”1959年协议分配给苏丹的尼罗河水份额,并称:“已经到了埃及支付它应付的和苏丹一点不少地获取她完整的份额的时候了”。

复兴大坝

在关于埃塞复兴大坝的谈判中,苏丹倾向埃塞的立场也引发了埃及的不满。近期有报道称,埃及计划将苏丹排除在关于复兴大坝的谈判之外,埃及外交部则否认了这一消息。

关于复兴大坝对尼罗河水资源分配格局的影响,笔者在另一篇文章《这个大坝很可能是下一个国际冲突的引爆点》中做过分析。此处主要谈一下苏丹对这一问题的立场。埃塞刚宣布兴建复兴大坝时,苏丹和埃及一样表达了担忧,但随后看到了复兴大坝能给其带来的诸多益处。

4

图片来源:AFP

埃塞的复兴大坝建成后,能拦截一部分泥沙,缓解下游苏丹大坝的泥沙淤积问题,延长其使用寿命。复兴大坝的设计发电量远超埃塞的用电量,多余的电力可以出售给苏丹,弥补苏丹的电力缺口。此外,复兴大坝一旦建成,将彻底打破有利于埃及的尼罗河水分配格局,为苏丹未来超越既有协议的限制获取更多用水量铺平了道路。

出于这些考虑,苏丹过去在三方谈判中的立场较为超脱,埃及一度以为能将苏丹争取到自己这边。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如埃及所愿,在关于复兴大坝可能产生的影响的初步报告出炉后,苏丹采取了和埃塞一致的立场。埃及认为,苏丹在复兴大坝问题上倒向埃塞是故意威胁埃及的水安全,以向埃及施压。

达尔富尔

5

图片来源:Ace Geography

苏丹武装部队在北达尔富尔和东达尔富尔清剿叛军时缴获了一批据称是埃及制造的武器。去年5月,苏丹总统巴希尔指责埃及支持达尔富尔的叛军。埃及总统塞西则回应称,埃及坚持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不会采取“阴谋政策”。

近期有消息称,埃及、阿联酋和厄立特里亚的军方和安全部门领导人和达尔富尔叛军领导人在厄境内靠近苏丹的军事基地会晤。埃及计划支持叛军在苏丹境内发起军事行动,以向喀土穆施压。

土耳其与苏瓦金岛

6

苏瓦金岛,图片来源:Amusing Planet

另一个影响埃苏关系的因素是土耳其。去年底,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苏丹进行了历史性访问,双方签署了13项合作协议,这还不包括埃尔多安所说的“不方便公开”的协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是苏丹将红海上的苏瓦金岛“无限期”交与土耳其管理。这引发了埃及媒体的猛烈炮轰。

埃及怀疑土耳其要在苏瓦金岛上修建军事基地。作为埃及的战略对手,土耳其若在如此靠近埃及的地方部署军力,必将被埃及视为安全威胁。

结语

埃及与苏丹关系恶化也有两国国内政治因素的作用。塞西今年将竞选下一个总统任期。巴希尔的本届总统任期到2020年结束,届时很有可能竞选连任。两人都不愿在外交上示弱,希望以对外强硬立场提升支持率。苏丹近期食品价格上涨,导致多地爆发抗议示威。喀土穆此时示强,也有以此转移国内矛盾的用意。

目前埃及联合厄立特里亚对苏丹施压,苏厄边境态势紧张,但双方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不大。埃及的压力可能促使苏丹与埃塞进一步走近。本周一,苏丹武装部队总参谋长伊马德·丁·阿达维访问了埃塞,与埃塞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举行了会谈,前者向后者通报了苏丹关闭与厄立特里亚东部边界的情况,并转达了巴希尔的口信。

虽然埃及可以通过支持苏丹境内的叛军来向喀土穆施加压力,但很难通过这种方法让喀土穆做出重大让步。埃及与苏丹这对兄弟还能不能“相逢一笑泯恩仇”,考验着两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也取决于地区局势的未来走向。

参考资料:

1. Tension keeps rising in Cairo over Turkey-Sudan island pact,

http://www.al-monitor.com/pulse/originals/2018/01/sudan-turkey-deal-suakin-island-threatens-egypt-security.html#ixzz53sgGyRic

2.《访问阿联酋数天后,厄立特里亚总统在开罗做什么?》,http://www.noonpost.org/content/21556

3.《埃及与苏丹再次争夺海拉伊卜和沙拉丁三角地带》,https://www.al-monitor.com/pulse/ar/originals/2014/02/egypt-sudan-halayeb-shalateen-border-region.html

4.《埃及苏丹关系中的麻烦问题》,http://www.bbc.com/arabic/middleeast-42578475

原标题:非洲这两个阿拉伯兄弟为何又闹矛盾?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