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来源:察网 2018/01/16 10:35:05 作者:鹿野
字号:AA+

导读: 信所以,当下《风筝》等谍战剧丢掉了普通劳动者,无视社会主义新中国实现了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事实,把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的原因简单归结于几个精英人士的“信仰”带来的“洪荒之力”时,路子就已经完全走错了。

《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近来,电视剧《风筝》大热。一些人欢欣鼓舞,认为《风筝》当中突出了对信仰的追求,但是更多的人却总觉得有点儿别扭,感觉其中主人公的信仰似乎没有道理。但是不管怎么说,“信仰”的确是现在影视剧里越来越多的一个主题。笔者也想就此简单的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信仰从来不等于高尚

现在社会上不少专家与果粉经常说一句话:“共产党有信仰,国民党也一样有信仰”。更有不少基督徒动不动得意洋洋的表示:“我有信仰,你有吗?”

然而,这种将“信仰”简单等同于“高尚”的调子是十分荒谬可笑的。列宁曾经在《社会主义与宗教》一文当中指出过,在资本的统治下,宗教的实质是剥削者对于劳动者一种残酷的精神压迫,“信仰”的广泛流行就好像毒品的广泛流行一样。一旦摆脱了这种所谓信仰的束缚,劳动者就解放了一半:

【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宗教是一种精神上的劣质酒,资本的奴隶饮了这种酒就毁坏了自己做人的形象,不再要求多少过一点人样的生活。但是,奴隶一旦意识到自己的奴役地位,并且站起来为自身的解放而斗争,他就有一半已经不再是奴隶了。现代的觉悟工人,受到了大工厂工业的教育和城市生活的启发,轻蔑地抛弃了宗教偏见,把天堂生活让给僧侣和资产阶级伪善者去享受,为自己去争取人间的美好生活。】

从历史上看,绝大多数坏事儿恰恰是那些“有信仰”的宗教信徒们干的。比如说当年英国的清教徒刚到美洲时饥寒交迫、难以生存,是那些没有什么宗教信仰的印第安人出于淳朴的感情帮助了他们。然而,这些有信仰的基督徒反过来便对印第安人实行了种族灭绝,表示印第安人的帮助其实不过是上帝的恩赐,上帝还指示他们应该消灭印第安人这些不信仰基督教的人。把印第安人杀的差不多之后,这些有信仰的基督徒还设立了一个感恩节每年进行纪念上帝的功绩。试问,今天社会上那些单纯为自己小日子打算而没有什么信仰的人,有几个能干出这种事来?

再比如说,中国近代史上那些“有信仰”的国民党死忠者所干的罪行同样令人发指。像中央苏区一共只有300万人口,红军长征之后竟然有80万人被国民党死忠信徒屠杀。在抗日战争期间,花园口淹死的人数远高于南京大屠杀,抓壮丁逼死得人数远高于被日军打死的。在国民党溃败之时,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些国民党死忠的信徒企图在逃离前把城市工厂和基础设施统统炸毁。正是由于这些国民党死忠信徒的努力,才导致了旧中国几十年人口不增长的奇迹。

《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至于国民党上层那些三民主义与基督教的双重信徒,干出来的事儿就更加令人匪夷所思了。比如说,蒋介石有一句名言:“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可当亡国奴……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更有甚者,宋美龄在接受电视节目采访时居然公开表示支持美国人用原子弹炸平大陆,这可绝不是出于自己小日子盘算的普通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蒋夫人适在美国,在电视新闻中,有记者问蒋夫人,美国若以原子武器炸中国,中国人民将有何种反应?夫人答日,中国人民久苦于共产“暴政”,“将会欢迎美军之动用原子武器”,云云。这次电视访问,笔者便在当时的电视节目中,亲见亲闻。其时华裔小区对此一新闻之反应,见仁见智,也颇为热烈也。陈冠任著,《蒋介石在台湾 揭秘蒋介石退居台湾后的真相》东方出版社,2015.04,第323页】

所以说,信仰从来不等于高尚,甚至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有信仰的人比没有信仰的人要卑劣得多,不但可以肆无忌惮的干出种种令常人匪夷所思的罪行,干完之后还自鸣得意。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信仰只为自己的小日子打算就是应该被推崇的,关键是信仰什么,信仰的对不对。

二、共产主义从来不仅仅是一种信仰

方志敏烈士在就义之前有一句名言:“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也就是说,共产党人绝不是为信仰而信仰,为了寻找一个精神寄托而信仰共产主义,而是因为共产主义说的对,是科学,是真理,所以才去信仰。这句名言虽然很简短,却明确的划分了共产主义信仰与过去一切信仰的区别,所以也遭到公知们特别忌恨,作为攻击的重点对象。

正是这个缘故,真正的共产党人从来不会脱离科学空谈信仰。我们之所以要信仰共产主义,是因为共产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特别是近现代社会的发展规律。概括的说起来,就是以往的一切阶级社会虽然存在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的巨大鸿沟,但是在小生产的条件下,二者之间仍然是存在着较大流动性的。相反,到了近代资本主义社会之后,社会化大生产形成了密不透风的罗网,几乎堵死了一切普通劳动者的上升通道。资本攫取剩余价值的规律导致普通人承受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最终无可避免的引发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暴力革命。也就是170年前《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

【我们已经看到,至今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但是,为了有可能压迫一个阶级,就必须保证这个阶级至少有能够勉强维持它的奴隶般的生存的条件。农奴曾经在农奴制度下挣扎到公社成员的地位,小资产者曾经在封建专制制度的束缚下挣扎到资产者的地位。现代的工人却相反,他们并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而是越来越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工人变成赤贫者,贫困比人口和财富增长得还要快。由此可以明显地看出,资产阶级再不能做社会的统治阶级了,再不能把自己阶级的生存条件当作支配一切的规律强加于社会了。资产阶级不能统治下去了,因为它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奴隶维持奴隶的生活,因为它不得不让自己的奴隶落到不能养活它反而要它来养活的地步。社会再不能在它统治下生存下去了,就是说,它的生存不再同社会相容了。 】

拿《共产党宣言》对照一下现实的人类社会,除了最后资本主义灭亡的结局尚未发生,其他的是不是真实地不断发生与重复的情景呢?既然马克思等人说的对,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赞成共产主义?

当然,这并不是说共产主义没有信仰的成分,信仰共产主义就仅仅等同于“相信2+2等于4”。之所以社会主义国家都强调共产主义信仰的重要性,是因为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人的现实利益决定人的思想观念与社会行为。而无论是社会主义革命还是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当中,走《共产党宣言》倡导的消灭私有制的道路虽然对于广大劳动群众和整个人类社会有利,但是对于上层领导者是不利的。相反,如果放弃社会主义革命走资本主义的私有化道路,这些革命阵营中的上层领导者很容易就可以攫取到大量个人利益。在这种情况之下,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成了领导干部违背个人利益的自我牺牲,所以才需要上层建筑的反作用——信仰来维持。

如果不强调坚守共产主义信仰的重要性,那么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领导干部凭借个人利益的自发选择必然会转向资本主义的私有化道路,最终导致改旗易帜彻底放弃实现劳动群众当家作主的目标。这,大概也就是习总不断强调领导干部要不忘初心的理由吧。

三、党能夺取政权并非靠信仰的“洪荒之力”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既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走社会主义道路又要求领导干部不能有特权利己,要奉献服务于人民,那么历史上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是不是都是信仰带来的“洪荒之力”的作用呢?既然信仰有这么大的力量,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基本原理是不是就是错了呢?

这个答案同样是错误的,因为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基本原理就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从来不是个别精英,而是广大人民群众。之所以共产主义必然会取得胜利,是因为共产主义符合了广大劳动者的利益,所以其过程虽然无可避免的会出现一次次大浪淘沙式的曲折,一次次背叛与蜕变,但是由于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最终的结果不会改变。

在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的过程当中,人民群众的作用表现得特别明显。除了像我们耳熟能详的人民群众通过小车推出来了淮海战役的胜利,即使是在地下工作当中,人民群众也同样发挥了主导性的作用,而不是现在谍战片中流行的那种几个高层潜伏人员“凭借信仰”夺取情报式的简单化阴谋论。

我在这里推荐大家读一部小说——《红岩》。这部小说是建国以前地下工作真实记录的改编。其描绘的情景也和电视剧《风筝》一样,是发生在山城重庆。不过和电视剧当中毫无依据的胡编乱造不同,小说记载的那些地下党人当中固然有少数出身于上层,但是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工人、农民和学生。即使是出身上层的诸如刘思扬,也同样属于边缘化的不得志派,没有一个打入山城军统高层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地下工作也都是扎根于普通劳苦大众当中,诸如搞工人罢工、学生运动,从而让国民党时刻食不下咽、睡不安枕,通过上层路线搞情报是次之又次。

而且,真实的历史要比小说中描绘的更加戏剧化。重庆地下党之所以遭到严重破坏,就是因为市委书记一被捕即立刻叛变,后来又有不少高级干部被捕后叛变。相反,坚持到最后一刻,为革命事业付出生命的正是普通党员乃至一些进步群众。

同样,无论是建国前还是建国后,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在隐蔽战线上战无不胜,也不是靠个别渗透到国民党高层的情报人员,而是靠广大劳动群众的支持。像在旧中国,国民党曾经多次派遣特务向延安渗透,然而几乎所有的特务都因为普通群众的举报而迅速暴露,能够逃回来捡一条性命就算是幸运。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无论是台湾向大陆的渗透还是原来国民党时代遗留下来的潜伏间谍普遍迅速被抓也不是因为什么“高级共谍的出卖”,而是由于普通群众发现他们形迹可疑后迅速举报。像在真实的历史上,重庆白公馆渣滓洞那些杀害了江姐等烈士的国民党特务就几乎无一例外的是由于普通群众的举报而迅速落网的。

而且,那个年代普通劳动者之所以拥护共产党反对国民党,也并不是因为他们有着多坚定的信仰,而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不仅在根本上改变了旧中国那种80%以上的人口不得温饱、时刻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悲惨命运,使人均寿命从1949年的35岁增长到1978年的68岁,更建成了他们不再受剥削压迫的全新社会。正如毛泽东主席指出的,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地区的特色是“十个没有”:

【这里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化子,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摩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

所以,当下《风筝》等谍战剧丢掉了普通劳动者,无视社会主义新中国实现了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事实,把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的原因简单归结于几个精英人士的“信仰”带来的“洪荒之力”时,路子就已经完全走错了,也严重违背了基本的历史事实。或者说,这种历史观本身就证明了他们并不真正信仰共产主义。

原标题:《风筝》中的信仰为何让人感觉别扭?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