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与日本“抱团取暖”
来源:中国网 2018/01/20 10:04:10 作者:郭春梅
字号:AA+

导读: 澳大利亚与日本关系如此热络,实为“抱团取暖”,对冲中国的快速发展与美国“漂移”。美国驻澳大使自2016年9月以来一直空缺,亦被澳民众视为特朗普对“最忠诚的盟友”澳大利亚“不够重视”,甚至是“外交侮辱”。

1月18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新年首访日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年度领导人会晤。双方就双边合作及地区形势交换了看法,但最受瞩目的莫过于两国签署的《互惠准入协定》(The ReciprocalAccess Agreement)(日本称之为“访问部队协定”)。该安全协定将为日澳联合训练与演习、情报共享、国防工业合作提供便利,也是日本与除盟友美国之外的国家签署的首份类似协定,标志着两国“准同盟”关系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而就在去年两国还达成了《军需相互支援协定》,并在多边安全会议和演习中“相互补台”、频繁互动。2017年11月,两国还与美国、印度共同重启了搁置十年的“四边战略磋商”。澳大利亚与日本关系如此热络,实为“抱团取暖”,对冲中国的快速发展与美国“漂移”。

忌惮中国的快速发展

就澳大利亚方面看,澳大利亚无疑是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受益最多的国家之一,2009年以来中国持续为澳最大出口市场,并助力澳成为全球金融危机中唯一未陷衰退的发达国家。澳大利亚也口口声声支持中国“发挥与之经济实力相匹配的地区影响力”,却又担心中国的快速发展威胁盟友美国在地区的主导地位,而后者在澳看来是其外交与防务的基石,澳因之对华日益显露出“贪婪与恐惧”并存的心态。

就日本而言,“日本第一”的优越感犹存,更何况日本确实也长期主导着东亚地区秩序,甚至在特定时期能与美国“叫板”。面对邻国中国的快速发展,且不说“一山不容二虎”,仅两国存有的历史恩怨、领土争端就足以让日本心理失衡。为此,安倍上台以来,一直围绕“修改和平宪法”做文章,将之作为国家发展的大方向,国内国外精心布局,以“保障日本长远的安全和经济利益”。

担心美国“漂移”

澳大利亚和日本长期被视为美国在亚太的“南锚”和“北锚”。在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前,澳、日两国更多考虑的是如何迎合盟友美国主导地区的诉求,同时又不致让自己卷入过多美国发起的地区纷争。而特朗普政府上任不足一年,澳日两国此前对自己“过度卷入”的担忧早已显得多余,转而开始担心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继续主导地区的意愿和能力。

此外,特朗普政府在与盟友打交道的过程中亦不按常理出牌,令澳日两国领导人“暗自神伤”。特朗普上台伊始,即敦促盟友跟美国分摊更多责任,更“要命”的是宣布退出TPP,令对TPP寄予厚望的安倍“大惊失色”,为此安倍还专门在“统一”澳大利亚等国的意见后第一时间访美,但终未能阻止特朗普“去意已决”。此后有关两人双边会晤的细节亦被媒体调侃,令安倍“颜面尽失”。

特恩布尔与特朗普的首次“过招”亦“不欢而散”,媒体曝出特朗普因不满奥巴马政府时期与澳签署的接收难民的协议,而提前终止与特恩布尔的首次通话,并怒摔电话,澳舆论一片哗然。美国驻澳大使自2016年9月以来一直空缺,亦被澳民众视为特朗普对“最忠诚的盟友”澳大利亚“不够重视”,甚至是“外交侮辱”。

澳日“抱团”

去年11月澳大利亚发布十三年来首份外交政策白皮书,毫不掩饰“正是出于对中国发展、美国‘漂移’的担忧,澳大利亚才选择与印太地区‘相同想法的其他民主国家’加强合作。”这在澳大利亚近年来的外交布局,尤其是与日本全方位走近中可见一斑。澳大利亚阿博特政府时期,甚至强调“日本为澳大利亚在亚洲最亲密的伙伴”。2015年特恩布尔通过党内选举取代阿博特出任澳大利亚总理后,日本一度担心澳领导人更替会影响两国“亲密度”。但从目前形势看,如特恩布尔所言,“年初选择日本作为首访地足见他本人对日本的重视”。特恩布尔政府虽不再对日使用“亚洲最亲密伙伴”字眼,却在地区与双边合作中续推与日本的“特殊战略伙伴关系”,甚至是“准同盟关系”。除新的双边安全协议外,两国还致力于共同推动以“美日澳印四边同盟”为内核的印太战略,“拉美遏华”的意图昭然若揭。

世界已进入21世纪,在中国与国际社会聚焦互利共赢、共同发展之际,澳大利亚却还担忧着中国的“和平演变”,并与日本一道抱着“拉帮结派”、“围堵打压”的冷战思维不放。澳大利亚长期以发挥“有创造性的中等强国影响力”、作“东西方的桥梁”为外交目标,目前看恐怕与这一目标渐行渐远。

原标题:澳大利亚与日本“抱团取暖”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