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革命”爆发七年后,突尼斯人还在为生计游行
来源:参考消息 2018/01/24 10:12:38 作者:刘锴 马迪
字号:AA+

导读: 突尼斯总统贝吉·卡伊德·埃塞卜西14日上午视察首都西北郊一处贫民区时,宣布已经签署总统令设立“尊严基金”,用以改善贫困家庭的生活状况。

14日是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出走的纪念日。七年前,突尼斯爆发“茉莉花革命”,数以万计的突尼斯民众走上街头游行抗议,迫使时任总统本·阿里乘专机仓皇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而在七年后的今天,游行抗议仍然层出不穷。14日,突尼斯多地抗议示威活动进入第七天,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中心地标性的哈比卜·布尔吉巴大街上,数以千计的示威者手持标语,呼喊口号,向政府施压,抗议年初颁布的新一年度财政法案使得生活成本更加高昂。

七年间,这个非洲最北端的美丽国家,经历三任总统,换了七任总理。在一些西方政客眼中,作为所谓“阿拉伯之春”肇始地和仅存的“转型典范”,突尼斯收获无数赞美之辞,甚至包括诺贝尔和平奖。而对于这个国家的普通民众来说,安定富足的生活仍然是一种奢望。

1月14日,突尼斯市民走上街头参加抗议示威活动,要求政府回应民生诉求,重视贫困人口。(阿代尔 摄)

年轻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正在读大学三年级的示威者艾哈迈德·拉塔耶夫告诉参考消息记者,过去七年里,历届政府无所作为,国家经济持续恶化,年轻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反对党“人民阵线”领导人齐德·拉赫扎尔则认为,政府没有为高失业率、社会腐败、贫富差距和地区发展不均衡等问题找到解药,反而以维护经济和财政平衡为“借口”,损害普通民众、特别是贫困人群的利益。

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加强安保措施,出动超过3万名安全人员。在首都突尼斯市区,主要路口均设有安全检查点,一些敏感路段部署防爆车,数百名安全人员在市中心附近巡逻,多架直升机在城区上空盘旋。

突尼斯总统贝吉·卡伊德·埃塞卜西14日上午视察首都西北郊一处贫民区时,宣布已经签署总统令设立“尊严基金”,用以改善贫困家庭的生活状况。

他说,年轻人有权利要求“变化”和“工作”,2018年将重点解决年轻人发展难题。突尼斯全国现有大约62万失业劳动人口,其中25万人受过高等教育。

这名现年91岁的总统,前一天召集多个党派、工会组织和雇主联合会代表商讨应对措施,强调要重视民生议题。他同时指责一些外国媒体“夸大”突尼斯乱局规模,损害突尼斯的国际形象。

按照内政部发言人哈利法·希巴尼的说法,过去一周,800多人遭到逮捕,他们涉嫌暴力活动、抢劫、盗窃等行为。

局势似乎正在回归平静。

前外交部长拉菲克·本·阿卜杜勒-萨拉姆14日接受参考消息记者采访时,指责一些示威者趁机作乱。“近来发生一些破坏公共及私人财产、偷盗和抢劫行为,那对缓解国家政治经济难题没有任何帮助”。

经济政策失败引发质疑

突尼斯政治分析师阿西夫·本·阿马尔认为,突尼斯近年来经济政策失败,是这轮抗议示威活动最主要的原因。2011年政治变革后,突尼斯政府没有能够兑现经济承诺。面对民众购买力下降、公共服务减少、失业率高企、贫富差距加大等现实困境,一些人开始质疑政府的执政能力。

国际知名快餐连锁品牌肯德基在突尼斯的第一家门店上周正式开门迎客。这家店位于首都近年来重点开发的大湖区,周边聚集外国企业和使馆,算得上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餐厅菜单显示,一份香辣鸡腿汉堡套餐,标价12.4第纳尔(约合32.8元人民币),而普通店员每月收入不过五六百第纳尔。

一些顾客告诉记者,开业前几天,他们为了尝鲜,需要排队等一两个小时,尽管店外风雨交加。在同一城市的同一时刻:市中心,数千示威者聚集,抗议物价上涨;新城区,数百人安静排队,等着尝洋快餐。

突尼斯商业部长奥马尔·巴希说,按照新的财政法案,物价上涨主要涉及燃油、通信网络、进口食品和化妆品等品类。政府补贴类商品,如面粉、食用油、牛奶、鸡蛋等基本生活品,不在涨价范畴。

巴希解释说,涨价和增税是为了缓解政府财政赤字和贸易逆差。按照他的说法,过去七年来,突尼斯通货膨胀率、政府负债率和货币贬值状况呈“滚雪球式”恶化,形成恶性循环。

依照突尼斯中央银行数据,2017年突尼斯通货膨胀率为5.2%,这一数字在2018年预计将上涨至6.1%。截至2017年末,突尼斯贸易逆差超过63亿美元。国家外汇储备持续减少,本国货币突尼斯第纳尔一年内相对美元贬值近20%。

执政联盟内斗阻碍改革

一些分析师认为,突尼斯短期难以走出经济困局,国家急需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外来投资,为经济发展寻找出路。

突尼斯前外长拉菲克说,政府当前应当把吸引外资、创造就业、改善民众生活水平和促进内陆地区发展放在工作首位。

2016年11月,就职仅两个月的总理优素福·沙赫德召开“突尼斯2020投资大会”,与法国、卡塔尔等国投资者签署多项合作协议,总额超过10亿美元。然而,不少外国投资者抱怨,突尼斯投资环境依旧封闭保守,外资企业在税收、金融、清关和物流等环节仍面临多重障碍。

在分析师阿西夫看来,除经济发展没有达到预期,政治转型不明确,权力分配不均衡,也是突尼斯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

由于执政联盟内部分化,各政党间矛盾重重,立法机构人民代表会议“几乎陷入瘫痪”,多项政府议案难以获得通过,导致经济改革缓慢,甚至停滞,民众逐渐失去耐心。

反对党“民主潮流”高级成员海特姆·若迈告诉记者,突尼斯政坛被“突尼斯呼声党”和“复兴运动”两大政党联手把持,前者倡导世俗,后者具有宗教背景。他说:“这种‘两极化’格局下,一些旧体制官僚得以继续掌握权力。”他呼吁突尼斯人、特别是年轻人,应当行使自身权利,在定于今年5月举行的地方议会选举中重新做出选择。

这是突尼斯2011年后首次举行的地方选举。然而,由于各政党出于自身利益考量,无法就选举日期达成一致,从最初计划的2016年3月,多次推迟,最终确定的时间是2018年5月。

另外,一些分析师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对突尼斯设定多项“改革目标”,以满足贷款发放条件,加剧了突尼斯的经济恶化。

资深媒体人若迈·贾斯米说,国际金融机构设定的条件包括减少公职部门招聘人数、削减公务人员工资、降低财政赤字率、提高增值税率、推动行政和公职改革等。贾斯米说,突尼斯经济近年来过于依靠这些国际金融机构和欧洲国家的金融贷款,导致经济政策受制于人,主导权逐步丧失,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

原标题:"茉莉花革命"爆发七年后,突尼斯人还在为生计游行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