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察网:王玉涛|这些国家缘何与美国交恶?
来源: 察网 2018/01/29 15:27:00 作者:王玉涛
字号:AA+

导读: 归根结底,众多发展中国家之所以与美国交恶,根源在于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思维。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美国国家利益高于一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此,美国不惜运用一切手段对不屈服于其强权的国家进行制裁,渗透和颠覆,甚至赤裸裸的武装侵略,直到实现政权更迭,建立起听命于美国的政权,从而将这些国家纳入美国全球霸权体系,沦为其追求霸权利益的工具.

这些国家缘何与美国交恶?

与美国纷争不断、不睦甚至交恶的国家有:伊朗、委内瑞拉、苏丹、叙利亚、古巴、朝鲜、缅甸、柬埔寨、俄罗斯、中国。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上述国家与美国关系的现状和前景应从两个方面来分析和解读:既要剖析上述国家自身特点也要检讨美国国家战略及在此指引下的美国对外政策。

我们首先归纳一下上述国家具有的特点并据此进行归类:

这些国家缘何与美国交恶?

由上述国家的独特性可以看出,与美国关系不合的国家都属发展中国家,整体上处于弱势。这些国家或具有丰富油气等战略资源,或扼守战略要地,或二者兼而有之;或只是为了保持自身独立自主、不愿充当美国霸权的“附庸”;而更令美国不安和无法容忍的是有些国家极具发展潜力,已经在冲击美国地区或全球霸权,对其主导的国际格局形成强烈的瓦解和销蚀作用。

因此,为维护并扩大在全球的霸权地位,美国不遗余力地控制世界各地的油气资源及其运输管线、扼守战略要地(海峡、海湾)、保持航道安全畅通。为此,美国将注意力集中在全球油气资源丰富的国家或地区,运用各得手段加以控制,对不配合其行动的国家进行打压:形象抹黑,扣帽子,贴标签、下定义,展开猛烈地舆论攻势,于是,“邪恶轴心”“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种族清洗”等帽子不请自来;“侵犯人权”“独裁专制”等罪名层出不穷,令人有口难辩、难以招架……这样,突出了对手的“邪恶”,彰显了美国行动的合法性和正义性,为实施制裁和更为严厉的攻势笼络了人心、提供了充分、合理的依据和借口;军事威胁甚至武装进攻和颜色革命相结合,形成政治、经济、军事、外交、舆论五位一体的压制态势,其最终目标是颠覆当事国合法政权,扶植听命于美国的政权,以实现美国对该国的整体控制。随着美国对此类国家控制力度和范围的增大,对大国的包围和孤立格局也日益明显,使大国面临严峻挑战甚至处境艰难,而这正是美国梦寐以求的结果。当然,大国不会坐以待毙,束手就擒,相反,必然会运用各种手段进行反击和突围,这无疑又加剧大国角力,从而引发地区动荡和不安。

下面我们结合具体国家分析一下美国与上述国家的冲突。

首先,有两组国家对美国继续推进和巩固地区霸权有重要促进作用:一组是古巴和委内瑞拉。自“门罗主义”推行以来,美国基本实现了在西半球的霸权全覆盖,1898年,美国通过对西班牙战争的胜利,将古巴变为“保护国”。但1959年1月1日,卡斯特罗率领导的革命推翻了美国扶持的巴蒂斯塔军事独裁政权,建立起意识形态不同于美国的政权,这是美国无法容忍的。1961年4月,美国策划了企图颠覆古巴政权的猪湾事件,但遭遇失败。1962年,美国开始对古实行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2015年7月,美古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奥巴马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步骤,减少了对两国之间在商业、人员往来方面的限制。特朗普政府至今仍禁止美国企业与古巴军方控制的企业有生意往来,同时收紧对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的限制。特朗普威胁说,如果古巴达不到某些特定目标,美国将终止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

委内瑞拉丰富的石油资源更令美国垂涎三尺,因此,美国一面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一面不断强化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制裁,以便伺机颠覆其现政权,扶植反对派上台。总之,美国是不会容忍在其“后院”存在独立于其霸权之外的国家的。如果将这两个国家纳入其麾下,美国将实现在西半球“一统天下”的格局。

另一组是伊朗和叙利亚。伊朗与古巴一样,也是从美国扶持的傀儡政权下通过革命获得独立的,这极大地削弱了美国在中东的霸权地位,美国因此气急败坏。自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两国关系就龌龊不断。多年来,美国一直维持对伊朗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6年1月16日,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开始正式执行,美国和欧盟宣布,解除与伊核问题相关的经济和金融制裁。但协议执行的第二天,美国财政部就宣布对伊朗弹道导弹计划实施制。时到今日,美国仍拒绝承认伊朗核协议。2017年12月,伊朗发生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期间,美国一面强化制裁,一面为示威者鼓劲。其实,美国所谓的伊朗导弹威胁只是其干涉伊朗内政的借口,其真实目标仍是控制伊朗的油气资源。这一点在美国经济学家和地缘政治学家F.威廉.恩道尔《霸权背后-美国全方位主导战略》一书中有一针见血的表述:“据估计,伊朗拥有继俄罗斯之后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储量。它对中国、日本、俄罗斯和欧盟是具有战略性的重要经济区域,对华盛顿同样如此。华盛顿之所以威胁要在军事上消灭伊朗,理由不仅是伊朗的核计划,而是它与俄罗斯、中国和其它欧亚大陆国家建立联系的战略能力。”这表明美伊矛盾的核心是,美国企图控制伊朗与伊朗坚决捍卫自身独立这两个诉求之间不可协调的冲突。

而叙利亚是伊朗的地区盟友,两国关系密切,在反对以色列地区霸权问题上有相同的立场,而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首要的盟友,对美国维持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不可或缺;再者,叙利亚位于伊拉克西部,在美国已控制伊拉克的形势下,叙利亚已然成为美国通往地中海和欧洲的一大障碍,因此,美国必除之而后快。这正是在“伊斯兰国”已大面积溃败的情况下,美国仍以“反恐”为由继续保留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的根本原因。这表明,因俄罗斯出兵叙利亚,美国在颠覆巴沙尔政权暂时无望的情况下,美国将大力扶植反政府武装,不排除建立一个并列于巴沙尔政权的新政权的可能,叙利亚面临国家分裂局面永久固化的危险。在美国看来,如果让伊朗和叙利亚屈服于其霸权,美国就实现了在中东的“一统天下”。

其次,我们来看看苏丹是如何登上美国“黑名单”的。苏丹位于非洲东北部,红海沿岸,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石油资源使其成为美国非洲战略的重要节点。控制其石油资源成为美国追求的目标。为了逼迫苏丹政府屈服,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敌视苏丹,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将苏丹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对其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炒作达尔富尔问题,对苏丹总统巴希尔发出逮捕令,等等。而策划苏丹南部分裂则最危险。2005年,在美国等西方大国诱迫下,苏丹北方政府与南方自治政府达成“全面和平决议”,约定6年后南部通过公投决定去留。而当时的南方自治政府领导人加朗坚定支持统一,主张在国家内部实行自治,但蹊跷的是,仅仅在半年后,加朗就因飞机失事丧生,而继任的领导人明显与西方亲近并倾向独立。现在回过头看,苏丹分裂之路,基本是按照西方设定的轨道进行的。而苏丹南部独立后,很可能步科索沃后尘,投向西方怀抱,而北方政府因大伤元气,更难与美国抗衡。(〈苏丹为何遭遇分裂命运?〉2011年02月14日 14:47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苏丹内战期间,美国为了达到在非洲东部获得战略支点和攫取南苏丹石油资源等目的,给予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大量军事援助,是苏丹人民解放运动的最大外部支持者。为了达到分裂苏丹的目的,美国还对苏丹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并且许诺苏丹政府在南苏丹独立之后就将解除对苏丹的全部经济制裁。但在南苏丹独立后,美国又出尔反尔,以苏丹政府侵犯人权和支持恐怖主义为由,拒绝解除制裁。(《解密南苏丹动乱的内因与外因 美国难辞其咎》2016年07月13日新华网)

2017年10月6日,美国宣布解除对苏丹长达20年的经济制裁。但同时声明为实现苏丹“全面、持续”和平,要求苏丹在“维护该国停火协定、加强人道主义准入、与美国在地区和反恐问题上的合作等方面”持续取得进展。这一要求表明,美国虽然实现了其苏丹南北分治的目标,但不会放弃对苏丹内政的干预,它将视情况以所谓“人道主义”“反恐问题”为由介入苏丹事务。苏丹总统巴希尔去年访问俄罗斯时向普京总统表达了其对美国干涉的强烈担忧,建议双方讨论俄罗斯在苏丹建立海军基地的可能性,以抵御美国对其国家安全的威胁。

这些国家缘何与美国交恶?

再次,我们来梳理美国是如何处理与大国周边较小国家关系的。在美国看来,处于大国周边的弱小国家是其围堵、孤立大国的天然壁垒,因此,美国加大了对这些中小国家的攻势:针对不同对象,美国采取了“两手策略”-拉拢和打压相结合,但不管哪种策略,始终围绕一个目标:将这些国家变为美国的“棋子”,配合美国对大国进行围堵和遏制。如果不配合美国,美国就在这些国家策划颜色革命,以实现政权更迭,培植亲美政权。美国这一政策在中国的三个邻国朝鲜、缅甸、柬埔寨体现地淋漓尽致。

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一直拒绝与朝鲜展开外交谈判以结束战争状态,进而签属和平协定,而是继续采取政治孤立、经济制裁、军事威胁等手段围困朝鲜。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更加强化了上述措施,一方面力促实现朝鲜自行崩溃,美日韩伺机而动;另一方面,保持对朝鲜的强大压力,逼其就范,进而采取极端方式以求自保-朝鲜执意发展核导计划就是美国强力压榨的恶果。这样,美国又借口朝鲜核导威胁,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美国此举纯属“醉翁之意不在酒”—削弱中俄的战略威慑效果; 美国还倒打一耙,将朝鲜半岛危机责任归咎于中国,要求中国切断对朝经济援助,企图让中朝反目,陷入对抗,互相削弱,美日韩坐收渔利……“中国责任论”实为美国借刀杀人之举。如今,在半岛南北双方关系出现缓和之际,美国却重新召集“联合国军”,讨论半岛局势及应对措施、试图营造“国际社会共识”的氛围,对朝鲜进行集体讨伐;美国又向朝鲜周边调兵遣将……唯恐天下不乱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多年来,美国处心积虑、一心想把缅甸变成其围堵中国的桥头堡,其方式是策划颜色革命,实施政权更迭。美国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F。威廉。恩道尔在其《霸权背后-美国全方位主导战略》一书中指出“与乌克兰的“橙色革命”、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一样,缅甸的“袈裟革命”也是在华盛顿操纵下经过精心策划的政权更迭行动.”“美国在缅甸进行的政权更迭行动-袈裟革命,主要是按照国务院的授意,在靠近缅甸的泰国清迈美国总领馆进行。” 威廉。恩道尔更进一步指出:

“2007年的袈裟革命……没有达到目的。2008年5月,当破坏性极强的气旋风暴纳尔吉斯飓风肆虐缅甸、导致数千人死亡时,美国进行了推翻该国政府的另一次尝试。以运送国际救援物资为借口,布什政府威胁强行将军队开入缅甸,以人道主义为由对缅甸政府施加了强大压力。2008年7月,布什再次呼吁缅甸政府将反对党领导人昂山素季从软禁中释放出来。”

显然,在多次尝试遭遇失败后,美国将扶植缅甸反对派领导人上台作为拉拢缅甸的方式。2014年1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缅甸,表达了对昂山素季参选的支持。缅甸大选结果出炉后,奥巴马向昂山素季和她领导的政党表示祝贺。大选后的缅甸并没有如美国设想的那样倒向美国,疏远中国。相反,缅中关系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和加强。双方高层互动频繁,中缅油气管道正式运营……这令美国大失所望甚至气急败坏。去年8月,缅甸爆发罗兴亚难民危机,美国攻击缅甸政府处理危机的行动为“种族清洗”。美国这一落井下石之兴就是其恼羞成怒的变态反应。这表明,今后,美国将继续以“人权”为借口,打压缅甸,美国将重新拾起“颜色革命”的武器,对缅甸进行渗透和颠覆活动……缅甸政权和社会稳定面临巨大挑战。

中南半岛也是美国关注的重要区域。近年来,美国加强了与这一地区国家的联系。目的不外乎拉拢相关国家孤立、围堵中国。与其在朝鲜半岛政策相反,美国并未表现出对中南半岛国家强大的孤立和军事压力,而是采取较为温和的拉拢策略,诱使这些国家选边站队:一方面,利用相关国家与中方存在的领土纠纷,渲染“中国威胁论”,进行煽风点火、挑拨离间,摆出一副为弱者“伸张正义”的姿态,鼓动相关国家与中国对抗,南海仲裁案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炉的;另一方面,利用经济援助,要挟相关国家附和其策略,制造集体声讨,以便形成对中国“群起而攻之”局面,孤立中国;而柬埔寨就是因在南海问题上支持中方立场,并深化与中方合作而得罪美国,导致双方关系急转直下。美国便扶持其国内反对党,蓄谋发动颜色革命,颠覆柬埔寨现政权。

最后,中俄两国可以说是美国全球霸权的心腹大患,令其寝食不安。从历史的角度看,确切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在推翻美国扶植的国民党政权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一点与伊朗、古巴一样。当初,美国一心想维持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将其作为美国在远东利益的坚固堡垒。结果,国民党政权垮台,新中国成立令美国大失所望,痛心疾首。美国国内曾进行过围绕“谁让美国失去中国”的激烈辩论……美国心有不甘可想而知,于是,对新中国进行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军事威胁,企图予以扼杀。时至今日,仍利用台湾问题牵制中国,成为中国实现国家统一的最大障碍。而经过40年改革开放,中国更是异军突起,综合国力显著增强,极大的改变了全球力量对比;国家利益遍布全球,不仅在产业上严重侵蚀美国利益,而且,“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谐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受到广大发展中国家关注和赞赏,强烈冲击美国奉行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使美国极力美化和宣扬的“自由”“民主”“人权”理念的霸权本质暴露无遗……美国模式和价值观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冲击。

俄罗斯作为全球大国,尽管面临经济困境,但其辽阔的国土、丰富的资源、先进的军事技术及俄罗斯人民强烈的复兴意志均构成俄罗斯实力及发展前景的重要依托。现实表明,俄罗斯仍将是国际舞台上重要的参与方,是美国霸权的重要制衡力量,这令美国耿耿于怀。

美国对中俄两国的遏制战略可谓全方位、立体式。为瓦解中国,多年来,美国采取“接触+遏制”战略,从中国内部说,在人权、西藏、新疆、台湾、香港、贸易、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方面干涉中国内政;从中国外部,美国不断在周边国家制造紧张局势;策划、实施“颜色革命”,欲将周边国家变为其遏制“前哨”;美国通过北约东扩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进行侧翼围堵;大力声援俄国内反对派,试图颠覆普京政权。

值得注意的是,中俄以外的上述国家均与中俄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美国极力打压这些国家也是在从源头和侧翼对中俄进行削弱。比如,美国制裁苏丹、伊朗,就相当于封堵中国的能源源头;而美国颠覆缅甸政权,就是试图在中途切断中方的能源通道,以上目的都是为中国“断流”。美国通过“颜色革命”控制了乌克兰,实际上就是把俄罗斯经由乌克兰通往欧洲的能源管道踩在了脚下,封闭了俄罗斯与外界的联系,使俄罗斯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归根结底,众多发展中国家之所以与美国交恶,根源在于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思维。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美国国家利益高于一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此,美国不惜运用一切手段对不屈服于其强权的国家进行制裁,渗透和颠覆,甚至赤裸裸的武装侵略,直到实现政权更迭,建立起听命于美国的政权,从而将这些国家纳入美国全球霸权体系,沦为其追求霸权利益的工具.

严酷的国际政治现实表明,尽管和平与发展已成为当今世界的主题,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贼心不死、活动猖獗,时刻兴风作浪,已成为主权国家生存和发展的严重威胁,国际社会反对新殖民主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斗争依然任重道远。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