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柳云龙演绎的“风筝”存在吗?“对号入座”真实的谍战英雄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31 10:40:14 作者:张楠
字号:AA+

导读: 最近,柳云龙自导自演的谍战剧《风筝》让观众看得欲罢不能,正在凤凰卫视播出的大型历史节目《暗战——我的特工生涯》中,金牌戏骨王劲松作为讲述者,为观众演绎历史上12位国共特情人员不为人知的跌宕一生。郑耀先在女儿乔儿的心里不是一个好人……

最近,柳云龙自导自演的谍战剧《风筝》让观众看得欲罢不能,正在凤凰卫视播出的大型历史节目《暗战——我的特工生涯》中,金牌戏骨王劲松作为讲述者,为观众演绎历史上12位国共特情人员不为人知的跌宕一生。这都令观众好奇,历史上真正的“风筝”有着怎样的传奇人生。昨日,扬子晚报记者采访南大历史系青年学者杨骏,“对号入座”真实的谍战英雄。

“风筝”不是神,是一群人

《风筝》目前豆瓣评分8.5分,剧中除潜伏时郑耀先面临的诡谲环境、巧妙博弈、情感牵绊之外,对解放后郑耀先曲折的命运也着墨不少,成为不少人追剧的看点。主演柳云龙就表示:“风筝”并不是一个具体历史人物,他是一群奋斗在我党情报前线特工的缩影,代表的是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在大结局的最后,荧屏上出现11张照片,剧组向潘汉年、李克农、钱壮飞、胡底、张露萍、阎宝航、陈琏、熊向晖、朱枫、沈安娜、黄慕兰这11位我党历史上杰出的情报人员致敬。

关键词:信仰

风筝:当年组织上派我打入敌人内部的时候,我就表示,此生隐姓埋名,烂如泥沙。

剧情:受党委派打入军统内部秘密潜伏十多年,到全国解放,“风筝”的身份也已经被基本证实,但郑耀先却依然不能彻底洗白,还要继续潜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说,最大的愿望是去天安门看升国旗。

专家:军统这么容易被渗透吗?真正的历史并非如此,在目前已经披露的史料中,成功打入军统的卧底几乎没有。闻名遐迩的“龙潭前三杰”和“龙潭后三杰”——打入的都不是军统,而是中统或其他部门。

至于潜伏到建国后,历史上还真有这样的情况。例如傅作义的机要秘书兼亲信幕僚阎又文,就是1938年入党的中共党员,他是在傅作义系统内潜伏最深的中共中央情报部单线领导的卧底。解放后,阎又文继续奉命以“国民党起义将领”的身份随傅作义在农业部工作,而没有公开中共党员的身份。直到1993年,阎又文的子女找到当年单线与阎又文联系的中共情报人员王玉,以及中央情报部负责直接领导阎又文的罗青长主任,才得知父亲的真实身份。

我党秘密战线的领导人周恩来就将这些出生入死的英雄比喻为战斗在“龙潭虎穴”之中,“龙潭前三杰”钱壮飞、李克农、胡底,和“龙潭后三杰”熊向晖、陈忠经、申健,他们无疑是革命年代奋战在隐蔽战线上的杰出代表。其中,传奇特工熊向晖,受周恩来派遣,打入胡宗南身边,潜伏十三年,直到抗战后期和解放战争的几个关键时刻,传送国民党核心绝密情报,两次获取国民党要进军延安的重要消息,使中共中央在面临重大危险时化险为夷,毛泽东夸他“一个人顶几个师”。有意思的是,熊向晖在南京钟山宾馆结婚,证婚人是蒋经国。也是在这场婚礼上,中共谍报史上的“后三杰”聚首,蔚为奇观。

支撑他们能够在险恶的隐蔽战场上坚持下来的,是对革命最坚定的信仰。他们不但要和敌手斗智斗勇,在很多时候,要看着同志在自己面前受刑甚至被杀害,还很有可能受到自己同志的追杀。这些都是极为残酷的煎熬,如果没有坚定的信仰和坚强的内心,无法胜任如此艰巨的任务。

关键词:怀疑

风筝:你就是军统的王牌特工,戴笠手下八大金刚的老六,你就是心狠手辣,人人得而诛之的鬼子六。

剧情:军统王牌特工郑耀先,心狠手辣,人称“鬼子六”。情报泄露以后,郑耀先被怀疑,国共两党派人暗杀。

专家:被怀疑,被质疑,这样一个不可告知众人的秘密身份,需要顶住多大的压力?关露的故事让许多人唏嘘不已,情报工作者由于得不到认同,甚至会产生人格分裂。关露原名胡寿楣,上世纪30年代著名作家,“左联”的一名得力干将,凭借诗作《太平洋上的歌声》,蜚声当时上海文坛,与张爱玲、苏青、潘柳黛并称为“民国四大才女”。赵丹主演的电影《十字街头》的主题曲《春天里》就出自她之手,这首“春天里来百花香”,让关露的名字红遍大街小巷。

1939年,关露受中共地下党派遣,到汪伪特工总部76号策反特务头子李士群。抗日时她曾经两度赴日参加作家会,因此当时文艺界的人士都不和她来往,共产党表面上也不和她来往,汪伪认为她曾是左翼作家,日本人对她也有怀疑,所以可以说她一直处于危险的环境中。在许多人眼里,她正如《时事新报》所说:“当日报企图为共荣圈虚张声势,关露又荣膺代表之仪,绝无廉耻地到敌人首都去开代表大会,她完全是在畸形下生长起来的无耻女作家。”她百口莫辩,“汉奸生涯”达到顶峰,想哭却找不到地方。1955年,潘汉年受到错误对待被捕入狱,受他的牵连,关露也失去了自由。1982年,关露终获平反,恢复了名誉,半身不遂的身体,终日饱受病痛折磨。平反后没几天,她用一把安眠药,把自己送往另一个世界。

关键词:周旋

风筝:十年了,我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红是白,是人是鬼。这样下去,敌人不收拾我,我自己也要崩溃了。

剧情:为了潜伏,郑耀先毫不犹豫杀掉暴露的同志;欺骗利用把他当作好兄弟的朋友;迎娶监视自己的中统人员林桃;周旋在国共两党之间,行走在悬崖边上。

专家:“郑耀先”特别容易让人联想到“五重间谍”红色特工袁殊。为隐藏身份,在大上海巧妙伪装,袁殊周旋于中共、国民党、汪伪、青红帮、以及日本情治机关等各方政治势力之间。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前,潘汉年重新回到上海,此时袁殊将一份从日本带回的军用地图作为情报资料交给潘汉年。从此直到1946年去解放区,袁殊在潘汉年的导演下,成功地演出一场场出色的情报战。依靠袁殊获得的战略情报,党组织建立了一系列通往根据地的秘密交通路线,救援被俘的我方人士,这包括袁殊亲自救出的鲁迅夫人许广平,掩护潘汉年、范长江、邹韬奋等进入根据地;同样由于袁殊的情报及时,粟裕部队迅速跳出了日伪合围的“篱笆墙”……当时的袁殊虽然公开背着“汉奸”的骂名,却在隐蔽战线为抗战事业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

关键词:亲情

风筝:管住自己的嘴,虽亲如父母,爱如妻儿,也紧严不懈。

剧情:改名周志乾的郑耀先为执行任务,在路旁化装成乞丐。女儿周乔路过,在旁边仔细观看。郑耀先不断躲闪。女儿喊出“爸爸”之后,周志乾依然低着头。对于特工来说,亲情仍然是他们心中的一道坎儿。郑耀先在女儿乔儿的心里不是一个好人……

专家:当骨肉亲情与信仰、大义产生矛盾时,情报工作者也面临抉择。像陈琏与傅冬菊,是中国近代情报史上不可忽略的两位女性。陈琏的父亲陈布雷是蒋介石的笔杆子,傅冬菊的父亲傅作义则是蒋介石的一杆枪。陈琏一直在父亲身边搜集情报,丈夫也是老地下党员袁永熙。陈琏的百般劝说并没有使父亲离开日渐颓废的国民党,而傅作义却在女儿傅冬菊的劝说下弃暗投明。1995年,傅冬菊在人民日报社岗位上离休,2007年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令人惋惜的是,1967年11月,陈琏从上海泰兴大楼11层,纵身跳下,时年48岁。平反后被称为“家庭叛逆,女中英豪”。

一点建议

谍战剧别光顾“帅”

杨骏也告诉记者,如今谍战剧强调颜值,其实谍战人员并不能“帅出天际”,而要降低辨识度,最好是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另外,也要尽量少出现在公共场合,才能减少暴露的风险。而且目前谍战剧中服化道也十分模式化,比如特务就一定要戴巴拿马帽穿中山装,军统就要穿皮夹克,还出现了不少穿军服的女性角色,但当时国民党内部除了电讯部门,行动部门很少有女军官。当然,受限于专业研究领域接触的资料有限,谍战剧创作还面临严格的审核过程,因此,谍战剧出现良心制作不多。《风筝》虽仍有漏洞,前部也有对谍战人员的艺术发挥,但看得出在资料收集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他希望荧屏多一些高明之作,少一些挖坑。“当年看《悬崖》至今还记得张嘉译说了一句台词,土肥中将要接见我。这是常识性错误,土肥原贤二姓土肥原。”

原标题:柳云龙演绎的“风筝”存在吗?“对号入座”真实的谍战英雄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