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青年力:香港校园学生非理性暴力令人震惊
来源: 青年力 2018/02/01 15:50:27 作者: 青年力
字号:AA+

导读: 再加之长期以来香港的经济发展水平高于内地,使得许多香港青年心存优越感,对内地的政治经济进步形势缺乏哪怕基本认知,更遑论认同。最后,香港日益作为内地庞大消费能力承载地而形成的次生社会经济矛盾也对青年人的政治认同产生深刻影响。

2017年8月,笔者来到香港求学,如今已半年有余。期间经历了许多香港大学生表达政治立场的事件,从2017年9月新学年开学之初便在各大学校园内发生鼓吹“港独”并粗言辱骂内地生事件,到对建制派高官丧子事件张贴冷血标语,再到最近发生的浸大学生因要求取消普通话作为毕业要求的设定而发起学生抗议运动,香港校园内的政治化程度与学生的非理性甚至暴力倾向令人震惊。

以最近浸会大学学生发起的名为“学生‘揭竿起义’,反对‘普通话暴政’”的运动为例,两名学生因抗议学校把普通话合格作为毕业要求,而占领学校语文中心长达8小时,参与运动的学生表示“毕业生懂得讲广东话和英语已经足够”“普通话也不是唯一可以修读的外语”,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全港的高度关注。在世界范围内,汉语普通话地位越来越重要的趋势下,为何浸会大学的学子对普通话如此抗拒?究其根本,还是他们对于内地的排斥,甚至如人民日报所言:“逢内地必反”!

那么香港青年的政治认同现状到底如何呢?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Hong KongUniversity Public Opinion Programme )做了一个针对年满18岁以上香港居民身份认同的调查,结果如下 :

图表中显示:在2017年7月-12月为期五个月的调查中,约60%的受访者会在自己的身份中冠以“中国”,38.8%的受访者只称自己为香港人。

这组数据中的青年群体所占比例不得而知,但可以判断的是半数以上的香港人具有主权认同感,即对于自己的“中国公民”身份具有认同感;至于只称自己为“香港人”的38.8%受访者,若因此认为他们不具备主权认同实不妥当,因为根据笔者在香港的见闻,许多香港居民尤其是香港青年从未去过内地,自幼称自己是“香港居民”,他们认为称自己为“香港公民”并无不妥,但并不能代表他们缺乏主权认同。   

据笔者观察,香港青年的政治认同情况与这组数据基本一致,大部分香港青年具备国家认同感;而在“缺少国家认同感”的小部分中,缺乏主权认同,叫嚣“香港独立”的激进青年比例少之又少,因此主要是“缺乏对大陆的政治认同和政体认同”的社群部分。而如果细析其理由,大致有以下两点:

一方面,纵观香港社会的发展历程,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香港社会的民间运动主要围绕争取“双普选”(即争取香港特区首长,香港立法会全部议员通过普选产生)展开,2005-2008年的游行运动以及2014年的占中运动,其目标都是反对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最高行政长官的任命,呼吁所谓“真普选”。此为消极隐患因素。

不过好在,与此同时也有一方面积极因素:内地经济的崛起给香港的发展带来更多机遇与更多支持,“一带一路”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使得香港经济无异于乘上疾驰的快车。祖国的崛起带给香港人民更多自豪感,国家认同也逐步深化。

那么为什么会存在部分香港青年缺乏政治认同的现象呢? 

首先,从历史因素分析,一些香港青年缺乏“中华民族从危机到重新崛起”的历史认同感,尤其是与大陆的共同历史记忆。他们有的甚至没有经历过1997年香港的回归大典(或者当时还是幼年,实质感触不强),也更没有经历过更早的——如1970年代香港还是殖民地时期的“中文运动”等系列爱国运动。他们在资本主义制度环境下成长,接受西式教育,自然容易机械地认为香港是“民主社会”而内地“不是民主社会”。再加之长期以来香港的经济发展水平高于内地,使得许多香港青年心存优越感,对内地的政治经济进步形势缺乏哪怕基本认知,更遑论认同。   

其次,香港泛民派思想在青年群体中的渗透。香港所谓“泛民派”,广义上是要求香港实现全面普选的政治人物及组织,他们把反对在香港地区实行的管治“强加(中共中央)一党领导因素”作为纲领,其中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2014年的占中运动。然而近年来,祖国内地的社会经济恰恰就是在坚持中国共产党一党领导的模式下实现了飞速发展,接连打破泛民派声称的“中共末日论”,因此泛民派在立法会竞选中也因为其诉求的无法验证而节节败退。而既然争不过成人政坛的建制派,自然就“另辟蹊径”,把青年学生定位为他们的重要争取对象。而青年学生往往涉世未深,又系统接受机械的西方政治学理论教育,反而易于继续接受泛民派所构建的“内地与港澳的政治价值观对立”。  

再次,媒体和社交网站的影响力不容忽视。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和过度解读使得学生运动事件吸引广泛关注和讨论,青年学生为获得更多关注,政治思维越来越极端,表达诉求的方式也越来越与理性背道而驰。另一方面,网络的发展使得青年群体每天接触到大量的信息,并且恰恰在这方面,泛民派十分善于利用社交网站如Facebook等,以远远高出建制派的能动性而传播自己的言论,相比之下建制派却相形见绌。   

最后,香港日益作为内地庞大消费能力承载地而形成的次生社会经济矛盾也对青年人的政治认同产生深刻影响。每年逾7000万的访港旅客中60%~70%为内地旅客,这在促进香港经济发展的同时无疑也给香港的基础设施社会秩序等带来很大压力。而由于本港相关宣传导向的不力,许多香港青年面对这一形势不是积极就事论事地认识矛盾,而是被一些自由派媒体甚至是仇陆媒体引导到“认为自己负担了香港经济发展的成本但没有享受经济发展的红利,所以就转嫁舆论压力给内地社会、内地人”的思路上,因此许多“辱骂内地旅客”的事件屡见报端。   

笔者认为,这一政治认同感缺失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我们已经看到中央政府做出了很多努力,例如首次开放辽宁舰允许香港居民参观;我相信在中央政府及特区政府的包容、引导、努力下,更多香港青年会擦亮眼睛,回到“理性认识自己在地区繁荣和大中华伟大复兴的有机统一中所承载的使命”这样一条主流道路上来。

原标题:香港校园内,学生的非理性甚至暴力倾向令人震惊!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