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1970年毛泽东与许世友密谈:不要选我做国家主席
来源:凤凰历史 2018/02/02 09:58:22 作者:江波
字号:AA+

导读: 他当即向毛泽东表态:“我马上回去做说服工作。右路军设有前敌总指挥部,由红四方面军徐向前负责,叶剑英任参谋长,陈昌浩任政委,毛泽东与周恩来、张闻天、博古、李德和中央直属队编入右路军。”

他当即向毛泽东表态:“我马上回去做说服工作。”随后许世友在华东组内部做了大量工作,使不明真相的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配合中央粉碎了林彪反党集团有组织、有预谋、有准备的一场用和平手段抢班夺权的阴谋活动。

毛泽东与许世友合影 资料图

本文摘自:《党史纵览》2003年第6期,作者:江波,原题:《毛泽东与爱将许世友》

许世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颇富传奇色彩,“是一个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王震语)。少年时代,因家境贫寒,许世友曾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出家少林寺,当了8年和尚。走上革命道路后,他襟怀坦白,敢作敢为,处事果断,雷厉风行,铸造了特殊的性格;指挥作战时,他骁勇顽强,善于开拓,勇于创新,成为声名显赫的战将;建国以后,他屡立新功,并在同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为党和人民立下了特殊的功勋。正因为如此,许世友深受毛泽东的关爱与倚重。

长征路上初见面改名“世友”传佳话

许世友16岁时,离开少林寺,到洛阳参加了童子军,从此踏上军旅。1926年,他在武汉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任连长时,接受革命思想,脱离了旧军队,到黄安、麻城一带去找共产党。当年9月,他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投身革命。1927年8月,许世友来到杨泗寨,参加了中国工农革命军。后经共产党员胡德魁、于绪珍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

毛泽东与许世友的首次见面是在1935年的长征途中。其时,毛泽东所在的红一方面军与许世友所在的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会师后,红四方面军负责人张国焘依仗自己的实力大大超过红一方面军,私欲膨胀,拥兵自重,目空一切,主张向荒僻的青海、新疆、川康地区退却。为尽快确定战略方针,6月26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两河口会议,通过了《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战略方针的决定》。8月初,中央政治局召开毛儿盖会议,通过了《中央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驳斥了张国焘悲观主义的形势估计,重申了两河口会议所确定的战略方针。会后,部队编制被重新调整,即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混编成左、右两路军,成立一个混编的指挥部,朱德任总司令,张国焘任总政委,刘伯承任总参谋长,最高司令部随主要由红四方面军组成的左路军行动。右路军设有前敌总指挥部,由红四方面军徐向前负责,叶剑英任参谋长,陈昌浩任政委,毛泽东与周恩来、张闻天、博古、李德和中央直属队编入右路军。

右路军建立后,许世友任军长的第四军担任后卫。正是在这个时候,毛泽东与许世友有了直接接触。第一次相见时,毛泽东就对许世友说:“我经常听到你的名字,知道些你的传奇经历,没有看到你这个人。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呀?”许世友回答说:“我的幼名叫友德,姓是言午许,家谱上是‘仕’字辈,父母给取名许仕友。参加红军后,我有空就学认字,才发觉‘仕’是做官的意思,不如把‘仕’改为‘士’。这个时候想,这一字改后,当了红军战士就名副其实了。”说完,许世友憨厚地笑了,接着问毛泽东:“您看我这个名字改得可好?”毛泽东爽朗地笑了笑,说:“好是好,不过,咱们商量一下再改个字,把‘士’字改为世界的‘世’好不好?叫许世友,世界之友哇。我们这次是北上抗日,眼光要往远看,放眼世界嘛!所以,要做世界之友。”毛泽东为许世友改名一事传为佳话。这次见面和改名,使许世友终生难忘,他对毛泽东善于沟通心灵、缩短心理距离的艺术和超凡的吸引力十分敬佩。从这以后许世友一直照毛泽东的改法使用自己的名字,并且果真成了名扬世界的革命将领。

延安窑洞一席话羞愧难当解疙瘩

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又一次给许世友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1937年3月,党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出了《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决定》指出:过去红四方面军所犯的错误,应该由张国焘负主要责任,反对把同张国焘的分裂主义的斗争扩大为同红四方面军全体干部的斗争,并对红四方面军干部站到党中央的立场上来给以鼓励。根据这一会议精神,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开展了对张国焘错误的批判。总体而言,这次思想教育活动是平稳的,大多数红四方面军的干部态度端正,拥护中央的决定,积极参加学习讨论,敢于揭发张国焘的错误。但也有一些红四方面军的干部出于对党的朴素感情,对张国焘还有些迷信,把他看作红四方面军的化身和代表,对“抗大”进行的学习讨论反感,甚至对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也产生不满,再加上在教育过程中,对红四方面军的一些高级将领也有一些过火言论与扩大化倾向,在这些情况下,身为“抗大”学员的许世友想不通,一时感情冲动,竟萌生了重回四川打游击的念头,并策划了拖枪逃路未遂事件。

据当时的“抗大”政治部副主任莫文骅回忆,4月3日上午,他们得知了许世友等人的计划:准备于当晚午夜,由许世友领头,王建安、陈再道等十多名军师级干部参与,带领每人身边的武装警卫员共20多人,携枪出走,上山打游击。“抗大”领导立即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决定,马上将许世友等逮捕,以防止事件爆发引起恶劣后果。

6月6日上午,最高法院的特别军事法庭对许世友等人进行审理。法庭经过审理,认为许世友等人过去对革命有过功劳,决定从轻判决:判处许世友一年半徒刑,其余分别判处一年、八个月或六个月不等。当时的《新中华报》于6月9日曾对此判决作了公开报道。

许世友尽管出现了如此严重的问题,但毛泽东并没有将其打入冷宫。不久,毛泽东即托人给许世友捎去一条“哈德门”香烟。接着,毛泽东又派徐向前去看望许世友,做其工作。尔后,毛泽东亲自来到许世友住的窑洞,在土坑上,与他进行了两次长谈。毛泽东拉着许世友的手说:“世友同志,你打了很多仗,吃了很多苦,够辛苦了!我对你表示敬意。”几句话说得许世友羞愧难当,掉下了眼泪。毛泽东接着说:“红四方面军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党的宝贝,不是张国焘的干部。张国焘是党中央派出去的,张国焘的错误,应该由他自己负责,与你们没有关系。”一席话,解开了许世友的思想疙瘩。没过多久,党中央便决定特赦所有参与拖枪逃跑事件的人,重新安排他们工作。党中央与毛泽东从团结和教育的目的出发,团结教育了红四方面军的扩大干部和全体红军干部。毛泽东逝世后,许世友追忆起这件事说:“从这一天开始,毛主席给了我新的政治生命。”

关键时刻挺身出挫败阴谋立大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继续重用许世友。许世友先后担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等职。在与林彪、“四人帮”两个反党集团的斗争中,毛泽东信赖和倚重许世友。许世友没有让毛泽东失望,他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为党和人民立了大功,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1970年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毛泽东主持会议,提出要把全会开成一个团结的、胜利的会不要开分裂的、失败的会。周恩来宣布了这次全会的三项议程:一是讨论修改宪法问题;二是国民经济计划问题;三是战略问题。全会议程是事先经中央政治党委讨论通过的,林彪没有提任何不同意见。可是,林彪一伙早已把这次全会视为用“和平过渡”的办法实现抢班夺权的大好时机。当时他们以设国家主席和称毛泽东为天才作为夺取最高领导权力的基本策略。按事先的密谋,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了称赞毛泽东为天才的长篇讲话,大搞突然袭击,拐弯抹角地说:“把毛主席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这种地位”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是宪法的灵魂”,是“最重要的一条”等等。陈伯达,吴法宪等密切配合,煽风点火,一时搅乱了全会,毛泽东很快识破了林彪一伙的阴谋和策略,并开始反击。正在此时,毛泽东再次想到了时任华东组召集人的许世友。

据许世友回忆,一天下午,他到毛泽东住处参加会议,毛泽东把手放在他的手上,十分恳切地说:“你摸摸,我手是凉的,脚也是凉的,我只能当导演,不能当演员。你回去做做工作,不要选我做国家主席。”听了毛泽东的话,许世友马上意识到,让毛泽东当国家主席是违背他老人家意愿的,不利于党的事业,是完全错误的,并认识到这是林彪自己想当国家主席而设下的圈套。想到这,他当即向毛泽东表态:“我马上回去做说服工作。”随后许世友在华东组内部做了大量工作,使不明真相的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配合中央粉碎了林彪反党集团有组织、有预谋、有准备的一场用和平手段抢班夺权的阴谋活动。

林彪集团利用和平手段抢班夺权的阴谋粉碎后,仍贼心不死,开始策划反革命武装叛乱。毛泽东对此洞察入微。1971年八九月间,毛泽东离开北京到南方各地作了一次带有神秘色彩的巡视。在武汉、长沙、南昌等地分别同湖北、湖南、江西的党政军负责人进行多次谈话,着重谈了九届二中全会上的斗争,指名道姓地批评了林彪和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在这期间,毛泽东特地把许世友叫到南昌,给他讲了划分正确路线和错误路线的三项基本原则:要搞好马克思主义,不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毛泽东还对许世友说: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没有解决。回到北京后,还要再找他们谈。要开九届三中全会。毛泽东的这一席话,使许世友进一步看清了林彪的本质,进一步认识到与林彪反党集团斗争的严重性。

此时,林彪反党集团已经制定了谋害毛泽东的罪恶计划。许世友挺身而出,采取各种得力措施,全力保护毛泽东的安全。1971年9月10日下午6时,毛泽东乘专列由杭州抵达上海,许世友即乘军用直升机飞往上海保卫。当毛泽东乘坐的专列安全地驶出上海站后,许世友又马上乘飞机赶在专列前到达南京。在站台上,许世友挥手与毛泽东告别,一直目送着专列平安地驶出南京。此后,毛泽东一路不停车,平安顺利地回到北京。林彪反党集团谋害毛泽东的阴谋终告彻底破产。而许世友在这场斗争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为党为人民立了大功。

借古喻今寓深意语重心长倾爱心

林彪反党集团覆灭后,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勾结在一起,猖狂作乱,中国的政治形势依旧十分严峻。毛泽东对此已有洞察,并着手采取相关措施进行防备。

1973年12月22日,毛泽东接见全国八大军区负责人,本来许世友站在后排,毛泽东特意将他叫到前排,语重心长地对许世友等人说:“汉代有个周勃,是苏北沛县人,他厚重少文。《汉书》上有《周勃传》,你们看看嘛!”接着毛泽东又说:“如果中国出了修正主义,大家拿主意。”许世友马上表态:“出了修正主义,就把它消灭掉!”

毛泽东为什么要大家看《周勃传》,在场的各位将领们的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许世友也没有弄明白。会后,他即找来《汉书》,认真看了一下《周勃传》,才知道周勃原是跟随刘邦平定天下建立汉朝的功臣,后来刘邦死后,吕后的私党诸吕要篡汉夺权,是周勃等人把诸吕消灭了。许世友由此领会到毛泽东是在向大家传递一个重要的信息,也就是让大家捍卫人民共和国,防止修正主义篡党夺权。当时,林彪反党集团已被粉碎,又有什么人要篡党夺权呢?是不是江青等人呢?许世友反复思考着,并对江青等人密切关注,保持高度警惕,后来毛泽东一再批评“四人帮”,他的心里更加有数了。

也是在这次接见中,毛泽东还问许世友是否看过《红楼梦》,许世友回答说看过。毛泽东说:“《红楼梦》要看5遍才有发言权,要坚持看5遍。”毛泽东还指出:“中国古典小说写得最好的是《红楼梦》,你们要搞点文,文武结合嘛!你们只讲武,爱打仗,还要讲点文才行啊!文官务武,武官务文,文武官员都要读点文学。”毛泽东这番话,表明他对许世友等将领们寄予的厚望。

原标题:1970年毛泽东与许世友密谈:不要选我做国家主席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