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要“寻找汤兰兰”?
来源:行走与歌唱 2018/02/02 10:31:40 作者:李北方
字号:AA+

导读: 所以,澎湃不是要“寻找汤兰兰”,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他们就是下意识地展示了一下异议者的姿态而已。

网上在忙着“找人”。

澎湃发了一篇关于一桩性侵案的报道,要“寻找汤兰兰”,因为在该案中被判入狱的人(有的已经刑满释放)至今都不服判决,提出申诉,要找报案人(受害人)汤兰兰对质。

报道发出后,引发舆论反弹,因为案件的受害人汤兰兰(化名)当时尚未成年,警方为她做了新的身份、迁移户口,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但这篇报道把汤兰兰的新的身份信息给泄露了。所以有的网友开始“寻找王乐”,即撰写该报道的记者,作为反击。

1

该案件的案情大概归纳如下:2008年10月,14岁的汤兰兰向警方报案,称她从7岁开始,就被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村主任、乡邻等十余人强奸、轮奸;随后,有16人被逮捕,经过长达4年的侦办和审理,共11人被判刑,罪名是强奸罪、嫖宿幼女罪,其父母的罪名还有强迫卖淫罪。

目前,包括汤兰兰的母亲万秀玲在内的5人已经刑满释放,委托了律师进行申诉。万秀玲想找到汤兰兰,用澎湃的话说,目的是“还原当年事态”。于是,澎湃发出了“汤兰兰去哪了”的疑问。

这个案件包含了诸多吸引眼球的因素,幼女、性侵、乱伦、鸣冤等等,故而很容易理解媒体介入报道的动机,以及有律师为申诉进行免费代理的动机。问题在于,澎湃的报道为什么会以大家看到的方式呈现出来,为什么会提出“寻找汤兰兰”。

这个案件的判决有没有可能有问题?换言之,有没有可能是冤假错案?这个可能并不能排除,关于案情,我认为确实有疑点。

性侵幼女的事情不算鲜见,父亲性侵女儿的事情也发生过,但一大家子人同时对幼女实施性侵的情况,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即便这种情理上的推测没有意义,那么我们从现实的层面上看,在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里,如果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且持续多年,是不可能瞒得住外人的。东北农村的平房在设计上丝毫没有考虑到对隐私的保护,在炕上干什么,从外面能看得清清楚楚,随时可能有串门的人推门进来。然而,在案件审理期间,该村几十户村民联名作证,从未听说过此事。这就不能不认真对待了吧?

网上有案件的判决书,以及该案辩方律师的辩护词,根据这些资料,汤兰兰对警方描述的并被法庭采信的被性侵的事实包括,她曾经被三个男人同时强奸——注意,不是依次,是同时。八九岁的小女孩,身体尚未发育完全,如果真的有这种情况发生,就不仅仅是处女膜受损了,必定会导致阴道以及肛门的撕裂。但是,并没有。

3

还有其他疑点,就不一一赘述了。

“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这句名人名言是大领导引用过的。如果有冤假错案存在,是必须要纠正的,这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的必要组成部分,事实已经证明,国家对冤假错案并不避讳,近年来多起案件启动重审程序并得到改判。

在这案件中,申诉是有关当事人的正当权利,如果该案件真的有问题,将来是有可能启动重审程序的。根据澎湃的报道,最高检的两位工作人员已经约见了该案律师和两位当事人,就申诉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面谈。

但有一事必须明确:在进行申诉时,当事人面对的是司法机关,对司法机关的侦办和审理提出异议;重审的话,审查的对象也是司法机关的办案过程。假如该案真的启动重审程序,相信有关部门会找到汤兰兰,进行调查;再假定,这真的是一桩冤假错案,那么汤兰兰必将因为诬告而付出代价,司法机关会做出裁决。

也就是说,在该案中被判入狱的当事人提起申诉,对象是司法机关,而不是汤兰兰;需要找汤兰兰的时候,有关部门自然会去找。这早就不是汤兰兰和她的那些位家里人之间的事了。

退一步讲,假定这个案件的确是个冤假错案,但到目前为止,该案的判决还是有法律效力的,汤兰兰的身份仍然是受害人。即便申诉,也要尊重这个前提,依法依程序进行,而不能由当事人去找汤兰兰对质。最近,某北大学生跟家里闹决裂的事情也挺热,那个事件中可以采取父母和孩子面对面沟通的方式解决,而汤兰兰案则不可,因为性质完全不同。

澎湃提出“寻找汤兰兰”,叫她出面对质,“还原当年事态”,新京报拼命附和,这些动作是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对既有判决的无视,仿佛历时四年的侦办以及两次审理都是不存在的。

既有的两轮审理的判决,哪怕日后被证明是错的,也是不可以逾越过去的。这才是尊重法治的态度。

案件的当事人没有资格直接去找汤兰兰,澎湃也没有。可是,澎湃不但跟着当事人一起去找了,还从派出所查出了汤兰兰的新的身份信息,并且在只做简单马赛克处理后就公之于众了。

这不仅是违背新闻伦理的,也是违法的。澎湃难道不懂这些道理吗?我看不是。

围绕一些敏感的案件,总是能够形成舆论的漩涡,参与其中的公知、媒体、律师经常性地表现出对事实以及法律的漠视,或者信口开河、颠倒是非,或者胡作非为、大闹公堂。然而,这些人又毫无例外地标榜法治主义者的立场。

这种看似矛盾的行为逻辑透露的是他们内在的立场:尊重法治,但不尊重现行法治。

其实公知们早就清清楚楚地表达过他们的立场,他们从根本上是不认同现体制的,他们主张的法治是按他们的理想改造过的法治,而不是什么社会主义法治。既然现体制在他们的眼里是没有合法性的,那他们就怎么说怎么有理。

所以,澎湃不是要“寻找汤兰兰”,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他们就是下意识地展示了一下异议者的姿态而已。

原标题:他们为什么要“寻找汤兰兰”?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