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郑振铎的“口头禅”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8/02/05 10:11:50 作者:姜炳炎
字号:AA+

导读: 1931年秋,吴晗进入清华大学历史系读书,当时郑振铎是燕京大学文学系教授,并在清华大学兼课。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吴晗担任北京市副市长,郑振铎担任全国文协研究部长、人民政协文教组长。

1931年秋,吴晗进入清华大学历史系读书,当时郑振铎是燕京大学文学系教授,并在清华大学兼课。吴晗多次听他的课,成为他的学生。

当时,郑振铎已出版了所著的文学史和鲁迅先生合作摘笺谱,名气很大。他却没什么架子,只要吴晗等青年学生做出一点成绩、有一点进步,便鼓励说:“好极了!好得不得了!”这句话成了郑振铎的口头禅,让吴晗倍感鼓舞、印象至深。

1933年秋,郑振铎创办了《文学季刊》这份极有影响的刊物,编辑有巴金、冰心、朱自清等人。吴晗虽是大学生,因经常在《清华学报》《燕京学报》写文章,郑振铎对他比较了解,特意约他做了编辑。杂志很快办起来了,吴晗在创刊号上发表了《“金瓶梅”的著作时代及其社会背景》,郑振铎由衷地赞叹:“好极了!好得不得了!”

随着日本疯狂进攻中国,吴晗先在云南大学、西南联大任教,创办了《民主周刊》。郑振铎到上海任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文系主任,创办了《民主》。这两本呼吁抗日救国的刊物,把吴晗和郑振铎师生两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吴晗担任北京市副市长,郑振铎担任全国文协研究部长、人民政协文教组长。久别的老友见面分外喜悦,一瓶酒喝完了,又买了许多,统统喝光。微醉的郑振铎又说了这句久违的口头禅:“好极了!好得不得了!”让吴晗感慨万千。

1958年初,在缅甸驻华使馆举行的国庆招待会上,郑振铎、吴晗、夏衍等聊天。因为吴晗刚发表了《谈烟草》一文,夏衍也发表了一篇谈花草果木的文章,郑振铎对两位好友接连说:“好极了!好得不得了!”吴晗和夏衍还故意为这句话和郑振铎开玩笑,谁知这竟是吴晗最后一次听到老师的口头禅。不久,郑振铎在出国访问途中,因飞机失事遇难,留下不尽的思念萦绕在吴晗心头。

原标题:郑振铎的“口头禅”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