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伟:从汤兰兰事件看记者
来源:现代质量 2018/02/06 11:30:40 作者:师伟
字号:AA+

导读: 汤兰兰事件是一起记者和律师联手搞事牟利、甚至还有更阴险目的恶劣事件,同时也是一个帮助大家认清记者和律师本质的、有力的反面教材。

1

到现在还看不清汤兰兰事件本质的,脑子也真够那个啥的!建议过年多吃点猪脑——我打算多吃点猪脚、因为打球导致的脚伤还没还好利索。

汤兰兰事件是一起记者和律师联手搞事牟利、甚至还有更阴险目的恶劣事件,同时也是一个帮助大家认清记者和律师本质的、有力的反面教材。

看看它们的能量吧——

2

司法机关干了四年的案子,不知耗费了多少日夜和心血!然而律师一个月的谋划、记者十天的炮制就能和司法机关形成对抗的局面!

可怕!

记者这个行业真值得好好分析一下。

记者是干啥的?

网上的解释:记者是一种职业,也是一种行业。主要从事新闻纪录,新闻报道等。

简单说,记者是(通过媒体)搞新闻的。

所以记者这个行业很重要!因为在信息时代,我们观察世界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新闻。

这样问题就来了:须知新闻的本质是书写、书写的前提是选择、选择的依据是立场、立场的依据是利益、利益的确定是金主——所以媒体从来就是金主的一种工具、不存在真正独立公正的媒体;而记者则是金主的手套、所谓“记者是社会的良心”的说法更是彻头彻尾的鬼话!

也就是谁给钱就给谁鼓吹,从来没有什么新闻自由!古今中外都是这样。只不过有人做得巧妙、有人做得笨拙而已。

这导致我们看到的世界其实不是真正的世界、只是媒体和记者及其金主希望我们认为的世界而已。

因为——

1、新闻本身并非客观世界的真实反映;

2、记者的倾向性导致新闻具有选择性。

想不到吧!

1、新闻本身并非客观世界的真实反映

同别的文科专家一样,新闻专家们为了扬名立万、纷纷给新闻下定义,这导致新闻的定义超过170种,其中和我们关系密切的有两种,大致如下:

中国: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来自陆定一)

西方:核心和基础是猎奇、反常、趣味性和刺激性

这两种不同的新闻观造成了大量的新闻乱象:比如中国传统的媒体(包括央视、尤其是新闻联播)基本还是按照陆定一的定义来做,四平八稳、庄重正统、趣味不足;而大量的商业媒体则按照西方的方式来,绚烂多姿、三俗当道、乌烟瘴气。所以我们看新闻的事后最好看看报导主体、用不同的标准理解。

不论是中式新闻还是西式新闻,都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倾向于报导小概率事件,因为按照信息论的原理,事件的信息量等于其概率的对数的负数——简而言之,事件概率越低、对应的信息量越大、新闻价值也就越大(西式新闻这一点更突出),因为这样可以扩大新闻的信息密度、增加点击量或阅读量。

所以新闻报导的内容其实和现实世界不完全合拍(中式新闻会好些),因为其小概率性。

2、记者的倾向性导致新闻具有选择性

新闻(尤其是西式风格的新闻)的小概率性导致新闻面临一个无解的悖论:本来受众希望通过新闻了解事情的全貌,然而新闻却只能反其道而行之(报导局部),导致新闻向受众传递片面的信息。

这个悖论落实到记者身上就是这样的:本来记者应该让受众尽可能了解事情的全貌,但实际上倾向于报导小概率事件而使记者信用下降(因为没有向受众描述真实的事件和全面的信息),造成了双输的局面。

简单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基于新闻原理、记者不会向我们描述狗咬人,而是大肆描述人咬狗。然而实际上人咬狗是相当罕见的。

所以新闻(尤其是西式新闻)原理就决定了记者是一个纠结的职业:中规中矩会默默无闻、钻营取巧才有可能出人头地。

你要是记者的话会如何选择呢?

通常你守得住一时、守不住一世,说得更露骨一些就是记者中的坏人比例超过社会均值!

这时再加上记者主观的倾向性的问题,行业的整体溃烂是不可阻挡的!

这导致媒体的本质是通过阅读量和点击率挣钱的企业、记者是媒体的工作人员、根本不是什么的社会的良心!

所以虽然我们更愿意相信记者是一个美好的职业、绝大多数记者刚开始主观上也是愿意正直敬业的,但偏偏大家的感觉是防火防盗防记者。其根源是西方新闻观的落后甚至反动!

事实上记者行业是改开时期堕落明显的行业,而且绝对处于堕落榜的第一集团!

现在你知道央视为什么出了很多坏人了吧——

4

这些坏人是怎么炼成的?

当然有自己把持不住的因素,然而更重要的是改开后放弃了正确的、适合中国的新闻观——我们的新闻观本来是先进的,然而却被忽视甚至弃之不用,实在是一种倒退!

放弃正确新闻观的结果就是我们官方文宣工作上被动挨打,和国家的整体进步无法合拍、甚至拖了国家的后腿,水平已经远远不如自媒体了!

想当初可不是这样的,不管是解放前还是解放后,不管是国民党反动政权还是世界上类似美苏这样的超级大国,统统是我们宣传工作的手下败将。

我曾经到西柏坡参观,看到了当年的新华社旧址,仅仅一间屋子而已,然而战斗力爆表——

6

在信息时代下,传播方式和能力极速发展,虽然有自媒体的存在,但其影响力与记者不可同日而语,在这种情况下,记者仍然是不可或缺的。

希望国家能加强文化自信、恢复正确的新闻观,洗涤文宣、整顿记者,这不但是国家发展的需要,对记者行业来说也是极大的好消息——谁不想吃碗干净的饭呢?

同时必须要强调的是,虽然眼下记者这个行业给大家太多的失望,但这是全球的普遍问题、并非中国独有。所以问题的解决不可能是一日之功。

我们希望中国的记者能争点气,不要辜负了国家的伟大发展和快速进步。

记者们,你们可长点心,多说该说的话、多做该做的事!

认识这个人吗?

7

这是苏联记者尤里列维坦,是一名不拿枪的战士!

他在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在莫斯科电台当播音员,做到了自己人爱之切切、敌人则恨之入骨!1941年德军兵临莫斯科近郊,拟定的十三人的优先抓捕名单中,第一名是斯大林,第二名就是尤里列维坦——这是何等的忠诚和成就!这是何等的褒奖和伟大!

记者们要学习尤里列维坦!

不要学这几个王八蛋:从左向右分别是炮制了澎湃新闻臭名昭著的“寻找汤兰兰”的新闻报道并曝光受害人隐私的记者王乐、澎湃网该新闻的责编甘琼芳、《新京报》推波助澜的评论员佘宗明——

8

从这些家伙网照和生活照的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是相由心生、什么是金玉其外。

当记者、做人都不要学这些玩意!

千万不要!

原标题:师伟:从汤兰兰事件看记者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