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阁谈判“惨胜”,默克尔以后不再能“一人说了算”?
来源:上观新闻 2018/02/10 11:12:04 作者:安峥
字号:AA+

导读: “可以肯定的是,默克尔将不能再像过去八年那样推行欧洲政策了,那时她几乎自己决定一切。”

4个多月前,当默克尔四度蝉联德国总理宝座时,她可能没想到,第四任期竟如此艰难。4个多月后,她终于与第二大党社民党达成组阁协议。有评论称,德国政府绕了一大圈,又走回了起点(与过去8年相同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大联合政府)。也有评论称,不对,这只是联盟党总理领导下的社民党政府。

默克尔的痛感

周三,经过23小时马拉松式的谈判,第二大党社民党终于决定与第一大党联盟党合作。有评论称,经过几个月的颠簸,德国人最终回到“开始的地方”。

但也有一些不同之处。尽管社民党在9月大选中表现较差(得票率仅20.5%),但却在谈判中斩获良多,觊觎已久的财政部长、外交部长和劳工部长的职位均落入囊中。德国基尔大学政治学专家马塞尔·迪苏斯说,“基民盟虽然议席数最多,但却没能掌控任何一个重要的政府部门。默克尔付出了非常高昂的代价,才得到这个政府。”

“组阁谈判分为两部分:议题和职位,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关键职位上作出让步、痛感明显,”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指出,“将关注度相当高、权力相当大的财政部长一职拱手让给了社民党。”

长期以来,在德国政府权力图谱中,财长的地位仅次于总理,各部门的预算开支都要经过他(她)的手。过去8年,这个世界第四大经济体的“大掌柜”一直由基民盟重要成员、素有“轮椅铁相”之称的朔伊布勒担任。他不仅是德国紧缩政策的设计师,也是应对欧洲债务危机的关键操盘手,在近年来的经济稳步增长中功不可没。如今,社民党得到这个职务,再加上其将继续把持的外长和劳工部长职位,难怪德国《图片报》戏称,这分明是联盟党总理领导下的社民党政府。

再看议题,郑春荣认为,默克尔作出了一定让步,但并未放弃自身核心立场。按照社民党的说法,组阁协议并未达到联盟党的“痛苦极限”。

据报道,两党主要谈判了欧洲政策、难民问题、劳工权益和医保诊费等议题,社民党的诉求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满足,但也作出一定妥协:如双方同意增加对欧洲的投资预算(但未明确响应法国方面的欧元区改革方案)、同意设定接收难民的人数区间(而不是上限)、同意缩短(而不是取消)临时工的合用期限、同意设计委员会继续磋商医保诊费并轨问题(而不是立即给出答案)。

舒尔茨的无奈

中国前驻德国大使梅兆荣认为,这次组阁,可以说是社民党利用默克尔的困境提高要价,默克尔为了尽快“解套”不得不接受。但是,从社民党角度看,这也是其艰难处境中的无奈选择。

有评论称,去年9月的大选堪称社民党的灾难,那不仅是该党连续4届大选失利,20.5%的支持率更是创下二战后最差成绩。“近两届政府里,社民党的支持率每况愈下。一部分党员将其归咎于给联盟党当配角拖累了人气。因此,党首舒尔茨曾提出不参与组阁谈判,与执政党反道扬镳,”梅兆荣指出。

然而,随着联盟党、自由民主党和绿党三党谈判失败、组阁僵局迟迟难解,德国面临重新选举的危险。舆论普遍认为,在党派结构日益碎片化的当下,社民党和联盟党都难保不在重选中丢票。最新民调显示,极右翼德国选择党支持率(14—15%)仅落后社民党(17—18%)几个百分点。德国选择党领导人威德尔在推文中嘲讽,“社民党已与工人阶级失联,我们将取代它成为人民的政党。”

各方呼吁下,舒尔茨修改立场,与联盟党作试探性组阁谈判,但党内裂痕明显。持反对意见的“青年团”推崇老派左翼路线,认为这是党内根深蒂固的情绪和信念。更多的成员认为,社民党有责任与默克尔合作,建立一个稳定的多数党政府。“站在党主席的位子上,舒尔茨很矛盾。他需要提出‘反常’的要求,为自己的决定辩解,也给党内反对力量一个交代,”梅兆荣说。毕竟,两党能否再组大联盟政府,还要看社民党46万党员的脸色。他们将在3月初前用邮件投票的形式对组阁协议表达意见。

梅兆荣认为,投票能否通过仍是未知数。郑春荣则认为,通过的可能性较大,理由有三。其一,从眼下处境看,投票反对从而导致谈判破裂很可能触发重选,这无异于“自杀”。其二,与当初决定是否参加组阁谈判的党代会投票不同,党内持反对意见的团体“青年团”等很难对基层党员开展大面积“鼓动”工作。其三,党内高层普遍认可这次谈判,基层选民彻底颠覆这个决定可能导致高层辞职,混乱局面将进一步拉低民众对社民党的好感。

未来的焦点

如果社民党投票通过谈判协议,德国有望在3月底前迎来新一届政府,焦虑的欧洲似乎可以松一口气。但对于默克尔来说,并不意味着真正走出“危机”。

有评论称,危机,是默克尔总理任期的主题曲:第一任期赶上全球金融危机;第二任期出现希腊债务危机;第三任期遇到难民危机;挣扎在组阁僵局中的第四任期,注定危机重重。专家认为,默克尔眼前的首要任务是,如何赢得信任。

这次选举,默克尔的支持率明显下降,组阁僵局更是暴露其“底气不足”。“默克尔的威信大不如前,她之所以能成为德国政坛的不倒翁,一个重要原因是联盟党内至今没有合适的替代人选,”梅兆荣称。郑春荣指出,尽管德国经济表现稳定,但普通民众,特别是收入水平较低的群体似乎仍然找不到“获得感”,这也是此次联盟党提出扩大社会福利主张的部分原因。为了争取选民,联盟党未来的政策走向可能会继续向中左方向靠。

有评论称,随着社民党“强势”入阁,德国的对欧政策可能出现调整,南欧国家有理由期待,“强制性紧缩政策”或将终结。专家认为,如何在欧盟问题上与法国合作、推动欧元区改革或将成为德国新政府的一大焦点。

对此,“乐观派”认为,身为欧洲议会议员,德国新财长肖尔茨可能会倡导增加开支。根据组阁协议,联盟党也同意向欧洲增加投资性预算。今后,社民党将拥有更多构建欧盟财政政策的空间,能更好地呼应马克龙总统的“欧元区改造计划”。但如何在保持德国经济优势和放弃紧缩政策之间找到平衡,将给新政府提出考验。“悲观派”认为,默克尔的表面让步,或许只是渡过组阁难关的权宜之计。此前,她对“欧元区改造计划”并不“感冒”;组阁谈判中,她也未就“振兴欧洲”计划做出明确表态。未来,在联盟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时,身为总理的她仍有解读和决策的空间,各种摩擦和斗争在所难免。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默克尔不能再像过去八年那样推行欧洲政策了,那时她几乎自己决定一切,”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政策研究员约瑟夫·简宁如是说。

原标题:深度丨组阁谈判“惨胜”,默克尔以后不再能“一人说了算”?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