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革命母亲"常大娘:带领6个孩子参加抗战
来源:中国妇女报 2018/02/14 09:39:35 作者:姚建 陈维维
字号:AA+

导读: 抗日战争在乐陵这片热土打响,涌现了无数的抗日救亡革命英雄,常大娘便是其中之一。记者来到乐陵,寻访“革命母亲”常大娘的红色足迹。

山东省乐陵市是著名的小枣之乡,枣树种植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1937年9月,满树的小枣成熟之际,这里发生了一场灾难,侵华日军进入到这里,成千上万的枣树被砍伐,取而代之的是日军的炮楼和据点。抗日战争在乐陵这片热土打响,涌现了无数的抗日救亡革命英雄,常大娘便是其中之一。记者来到乐陵,寻访“革命母亲”常大娘的红色足迹。

抗日救国保家强

说起常大娘,当地人都不禁竖起大拇指,称赞她是“好样的”!常大娘,本名刘相会,1891年生于乐陵市三间堂乡刘玉亭村。“常大娘的一生十分坎坷”,乐陵市党史史志办公室主任宋秀利介绍说,迫于家境贫寒,常大娘9岁时便嫁到大常村做了常培仁的童养媳。

1937年“七七事变”日军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当时日军在乐陵的土地上实施残暴统治,人民过得苦不堪言”。宋秀利介绍说,1938年9月乐陵迎来了新的希望,肖华司令员率领八路军东进抗日,开辟了以乐陵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当时冀鲁边区的战争形势十分严峻,日军在中国土地上杀烧抢掠。这一年常大娘47岁,已是6个孩子的母亲,她带领4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义无反顾加入到抗战的队伍中。”宋秀利说。

当时,常大娘的二儿子常树芬加入了青年抗日救国会,带领民兵配合八路军展开抗日行动。帮助八路军挖壕沟、扛炸药,扒鬼子的公路铁路。“常大娘干不了这些体力活就做一些照顾伤员、放哨、送粮食送水这些后勤工作。”宋秀利说。八路军一到村子里,常大娘就忙着给他们做饭,“同志们吃饱了才有力气打鬼子”,这是常大娘说得最多的话,最多时她一天为八路军做了 7顿饭。

上演“地道战”

宋秀利介绍说,乐陵的土地结构决定了这里不但容易挖掘地道,而且挖出的地道不易坍塌。随着战争形势越来越严峻,1942年,冀鲁边区党组织决定在常大娘家挖掘地道,这样可以将更多的伤员转移到常大娘家,更好地隐蔽和照顾伤员,另外也可以为八路军各首长开会提供安全的场所。

随着战争的胶着,日军对乐陵进行了大规模的扫荡,村里有的村民投敌做了汉奸,“他们给鬼子监视村民动静”,宋秀利说,这就给常大娘一家挖地道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为了避免让村民发现端倪,全家人都是在晚上才开始行动。常大娘的二儿子树芬和女儿秀文在地下挖,常大爷在上边倒土,小儿子树春在村里一边跑着玩,一边放哨。因为常培仁是聋哑人,常大娘便找来一条绳子拴在常培仁腰上,洞下装满土,常大娘拉一下绳子,他就把土车拽上来。

据介绍,常大娘家的地道长约60米,高1.2米,宽80厘米,规模在当时是比较大的。为了很好地疏散群众,地道有四五个出口分别隐藏在村口各个地方。宋秀利告诉记者,常大娘家的地道为当时地委、区委、县委的工作提供了安全的地点,抗战的粮食弹药以及上级的重要文件都存放在常大娘家的地道里。从此,常大娘家便成了冀鲁边区和靖远县的机关驻地,党组织在这里办公,伤员在这里养伤,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直到抗战胜利这个地道才被人知晓。

革命母亲受敬仰

“向在八年抗战中立下不朽功勋的革命妈妈常大娘致敬”,这是1945年抗战胜利后常大娘收到的中共渤海区地委奖励的一面锦旗。“她是战士心中的和蔼可亲无微不至的娘,毛主席也曾称赞她‘大爱为国 ,革命母亲’。”宋秀利介绍说。

战争期间,由于常大娘家有地道作掩护,来她家的干部和士兵越来越多。渐渐地,被同村的汉奸发现后报告给了日本鬼子,但每次日本鬼子前来搜捕都抓不到人,他们就会把气撒在常大娘身上,“用枪托往常大娘头上撞,常大娘经常会被打得遍体鳞伤,但是她从来不向鬼子透露半句消息,把牙关咬得死死的。”乐陵人民现在都还被常大娘威武不屈的精神所折服。

宋秀利告诉记者,常大娘对待每一个人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有的战士伤得很重,常大娘没日没夜地守在他们身边,给他们擦洗身子,喂水喝药。起先战士们都叫他“大娘”,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被常大娘那种无私的母爱所感动,战士们不由自主地就把“大”字给省了,亲切地称她为“娘”。至今,乐陵党史展览馆还珍藏着常大娘照顾伤员的照片,看着这些照片,宋秀利说,当时战士们有一个暗号,一说“老槐树底下”,人们就知道是指的常大娘家,但后来经过考证,常大娘家并没有那么一棵老槐树,而战士们口中的这棵“老槐树”就是常大娘。她保护了无数的八路军战士,她就像老槐树一样,让更多的子弟兵在树下“遮风避雨”。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她的一生爱憎分明、恩怨分明、是非分明,性格刚直、坚贞不屈,一生只想着党、祖国和人民,从不考虑个人。”常大娘的孙女常新国这样评价她的奶奶。

新中国成立后,常大娘不向组织伸手,依旧以务农为生。常大娘曾经连任乐陵一至三届人大代表,1956年,乐陵遇到了大旱,常大娘带领群众积极抗旱打井,“乐陵的第一口深井就是在常大娘的带领下打的。”宋秀利说,而且常大娘还不辞辛苦地继续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工作,走机关、下企业、进学校做一些教育报告,为乐陵教育出一大批的有为革命青年。

1972年,常大娘病重,县委领导前来慰问,问她有什么要求,“我想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81岁卧病在床的常大娘的唯一要求。不久后,县里派人郑重宣布她已正式被批准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常大娘在病床上举起颤巍巍的右手进行宣誓,她的眼睛里闪着泪花。宣誓后她让子女从包裹里拿出积攒很久的钱,握着县委同志的双手,把自己的第一笔党费交给了组织。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是对常大娘一生最准确的表达。1974年常大娘去世,享年83岁。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