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中国新形态战争已经打响
来源:国科环宇 2018/02/20 10:24:33 作者:戴旭
字号:AA+

导读: 当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理版图正受到外部势力挑战,但更大的挑战,来自于我们国家内部政治版图的坍塌和文化版图的沦陷。

1.jpg

当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理版图正受到外部势力挑战,但更大的挑战,来自于我们国家内部政治版图的坍塌和文化版图的沦陷。新中国建立时,全国的基督徒不过40万,而今已达上亿,甚至已超过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总人数。

面临网络时代的“新战争”,我们依然肩负着“收复精神失地、打赢精神领域上甘岭战役”的历史使命

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说,“我们看待时间‘大河’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从过去,时间不知不觉地穿过此刻的我们,流向未来;还有一种比较猛烈,它迎面而来,从未来,你眼睁睁地看着它越过我们,消失于过去”。

不管是哪一种视角,历史都不能割断,我们永远处于历史与未来之间。

习近平主席在纪念抗战胜利69周年大会上说:历史无法重来,未来可以开创。呼吁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海内外所有中华儿女,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肩负起历史重任,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断前行的新成就,告慰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献出生命的先烈。

在其他一些场合,习主席多次强调,“今天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民族复兴,同时也是各种阻力最大的时候”。

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代关头,我们如何“肩负起历史重任”?

在笔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香港的“占中”闹剧还没有完全结束。“占中”的本质是什么?就是西方一直在策动的“颜色革命”。在香港发生,可谓是“项庄舞剑”。“占中”二字,把一切都说明白了。

在香港发生“占中”闹剧之前,乌克兰这个国家已在内部动乱中山河破碎。再往前看,埃及、突尼斯、利比亚、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东欧列国和苏联,等等。世界政治的“停尸房”里,是一大片社会主义国家冰冷的尸体。

这是战争!新形态的战争!中国依然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二战后,美国国家战略已经根据时代的最新特点,从军事帝国主义转向经济帝国主义和文化帝国主义。和军事帝国主义采取直接军事入侵不同,文化帝国主义主要通过润物无声式的渗透人心来达到预期目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和平演变。这个战略的根本点是毁灭对方的道德人心,争夺对方的青少年,在对方阵营中培养、安插自己的代理人。他们搞垮苏联的计划只用了十年时间就大获成功。

在对苏冷战胜利之后,他们又在中东、中亚进行了文化帝国主义和军事帝国主义相互配合的实验,这就是“颜色革命”。现在,美国将这三种帝国主义战略同时用于对中国展开立体夹击。也就是说,当今中国不仅面临着“五维一体”的物理空间的威胁,还面临着超越物理空间的社会和心理空间的全方位合击。对此,只从纯军事的层面强调国防意识已经远远不适应新的国家安全现实。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亨廷顿在《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中说:“对一个传统社会的稳定来说,构成主要威胁的,并非来自外国军队的侵略,而是来自外国观念的侵入,印刷品和言论比军队和坦克推进得更快、更深入。”这既是美国现代战略经验的总结,又是对美国未来一个时期全球战略特别是对华战略特点的描述。

联想到二十几年前,拥有几万枚核弹头和近400万人的苏军,被无影无形却无处不在的信息思想战侵蚀,致使敌人不费一枪一弹就肢解了苏联;联想到不久前,被“推特”轻易推倒的那些国家,其国家倾覆也始于思想瓦解,网络时代“政权一夜垮台”的事实,更让人不寒而栗。

苏联解体后,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罗伯特 盖茨飞赴莫斯科,他骄傲地在红场上散步,并宣称:“我们知道,无论施加经济压力还是进行军备竞赛,甚至用武力也拿不下来。只能通过‘内部爆炸’来毁灭它。

如今,美国对中国究竟是怎么想的?美国原驻华大使洪博培2012年在总统竞选演讲中自信地说:“我们应该联合我们的盟友和中国国内的支持者,他们是被称为互联网一代的年轻人。中国有5亿互联网用户,8000万博主。他们将带来变化,类似的变化将扳倒中国。”

在美国看来,就像冷兵器时代的战士手持弓箭刀矛,热兵器时代的战士装备枪炮一样,网络时代信息战士的装备则是电脑和手机等信息收发设备。

今天,美国实施战略东移对中国展开围堵,日本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军国主义“灵火”忽隐忽现。甲午战争的硝烟并未远去,中华民族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二战以来,美国几乎每次战略转移都引发了一场由新技术应用引领的世界军事革命。冷战是核武器,海湾战争是信息化,而此次美国战略东移,与之伴随的则是由网络技术引发的网电空间战和信息思想战的混合物。前者被局限在传统军事领域,而后一种隐然成形的战争形态则突破了传统的军事概念。

新战争已经来临。这不仅是一个需要新技术的时代,还是一个需要新思维的时代。国防的界线早已被突破,战争已经超越军队和军事层面,省略肉体血战阶段,直取对方人心意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看起来似乎是在和中国比经济、比军备,其实,最根本的是在和中国比时间、争人心、争青年、争未来!

中国的经济需要抓住新型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时代技术特征布局发展;中国的文化、教育需要从抵御入侵、捍卫族群特征的角度重建、振兴,意识形态不再仅仅是一种政党政治教育,而是国家和民族安全的重心。中国的军事,因此也已经成为一个具有许多新内涵的大国家安全概念。

我们不仅要看到危险,还要警惕差距。在新的网络舆论战场上,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正如阿里巴巴上市预示着中国正失去网络时代经济和金融制高点一样,外资控制的门户网站在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兴风作浪,某种意义上也为我们敲响了网络时代的舆论警钟。

今天,党和国家职能部门相对牢固控制着的报刊、杂志等纸质媒体,从技术上说是100年前机械化时代的产物;电视台、广播电台则是50年前电子时代的产物;而网络媒体则是网络信息技术的产物。用纸质媒体、电视、广播对抗网络媒体,犹如用冷兵器时代的大刀、长矛与热兵器时代的飞机、大炮相抗衡。双方的“武器装备”和作战体系存在巨大的“代差”。

当前,党和国家虽然也开办了诸如人民网和新华网等网络平台,但在新媒体的研发和使用方面仍处于边缘化状态。如微博、QQ、微信等社会大众普遍使用的信息沟通方式,皆由一些外资控股的国内互联网公司发明,也就是说,在网络舆论斗争领域,我们整体上处于被动防御、防不胜防的状态。

然而,技术领域的差距固然可怕,但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问题在精神领域。2014这一年,中国就有两名前政治局委员落马,其中一名还是政治局常委,而省部级、厅局级的官员则更多。当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理版图正受到外部势力挑战,但更大的挑战,来自于我们国家内部政治版图的坍塌和文化版图的沦陷。

在这些高官贪污腐化的背后,其实是对信仰的背叛。作为共产党员,你没有直接投敌,但却背弃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可被称为“新时代的叛徒”!信仰是抽象的,榜样是具象的。政者,正也。其身正,不令而行。当年,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全民榜样是雷锋、张思德、焦裕禄,但今天,一些源自共产党员自身的负面信息却在削弱着人民的信任。发人深思、引人警醒!

加强“心防”,成为中国维护国家安全的第一要务

美国《时代》周刊驻北京记者站前站长、驻耶路撒冷办事处前主管大卫 艾克曼,于2003年出版了一本名为《耶稣在北京——基督教如何改造中国以及改变全球的势力均衡》的书,主张西方应用基督教驯服中国,并预测“今后30年内中国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成为基督徒,由此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之一”。

波士顿大学历史学荣誉教授默勒 戈德曼说:“大卫 艾克曼所著书中,揭示了基督教是怎样填补20世纪最后20年马克思列宁主义破产后在中国出现的精神真空的。它详述了基督教在从穷乡僻壤的农民到北京权力中心的官员和知识分子中的爆炸性发展……”

新中国建立时,全国的基督徒不过40万,而今已达上亿,甚至已超过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总人数。中国当代思想家何新说:“文化帝国主义的政策是最微妙的……它的目的不是征服领土和控制经济生活,而是征服和控制人们的心灵,以此作为改变两国之间权力关系的手段。”

今天的中国,还有多少人已信仰其他宗教和西方政治理论?当年,跟在中国共产党身后的是全体中国人民,现在我们应该回过头来看一看,至少我们应该知道,已信仰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以及已被西方“普世价值”洗脑的那些人,有多少曾经是站在我们队伍中的。他们又为什么脱离我们?

习主席不久前在福建古田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语重心长也意味深长地告诫大家:要深入思考我们当初是从哪里出发的、为什么出发的?自觉接受思想洗礼,以利于更好地前进

国家没有理想,民族没有精神,国民没有信仰,即便拥有再大的体量也无济于事。意大利政治哲学家马基雅维利曾言:“造就最强大国家的首要条件不在于造枪炮,而在于能够造就其国民的坚定信仰。”

今天,由于互联网已事实上将世界联系在一起,世界上不同的政治制度、不同的文化和政治理念,不同的价值观念对某一个国家传统意识形态的冲击,已远远大于对一国领土、领空、领海的直接武力威胁。换言之,国家政治安全面临的威胁,远比一般性国防安全面临的威胁和挑战更严峻、更致命。因此,加强“心防”,就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的第一要务。

习主席指出,要强化互联网思维,要建立强大的“网军”。网络已经成为捍卫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新“上甘岭”。严峻的形势召唤我们都要重视并赶快行动起来,从国家舆论的制高点上夺回精神阵地,守护好我党我军和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此基础上加速推进我们的文化强国战略。而党、国家和军队的文化宣教部门,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需要进行思想融合、体制融合和任务融合。

习主席在2013年的“8 19”讲话中强调:“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就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能不能打仗,新中国的成立已经说明了;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能不能搞建设、搞发展,改革开放的推进也已经说明了;但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能不能在日益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下坚持住党的领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还需要我们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继续作出回答。”

这实际上等于提出了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习主席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党、国家、军队,是灵魂和躯体、皮毛的关系,魂不在,体无命,皮不存,毛难附。

每一代中国人都肩负着各自的时代使命。甲午一代、抗战一代、建国一代、改革开放一代,像接力棒一样,把民族复兴的伟大使命传递到我们手中。我们责无旁贷,只有竭尽心力,才能走出甲午,打赢新时代的人民战争特别是“心防”战争,为先辈们的中国梦守灵,为今天的中国梦护航,为后人的中国梦守望!

原标题:戴旭:中国新形态战争已经打响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