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翼斗争胶着 经济企稳向好——拉美地区形势综述
来源:当代世界 2018/02/23 14:52:19 作者:刘星
字号:AA+

导读: 拉美格局转换,乱象频出,中国开展对拉合作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

2017年,拉美政局乱象丛生,经济复苏缓慢,外交更趋多元,一体化曲折前行,有关动向引人关注。

政党政治“右进左退”趋势进一步巩固

继右翼力量在巴西、阿根廷上台执政后,智利右翼反对派联盟候选人、前总统皮涅拉赢得大选,右翼力量在拉美地区执政版图进一步扩大。同时,洪都拉斯右翼执政党国民党蝉联执政,阿根廷中右翼执政联盟在国会中期选举中全面获胜,执政地位更为巩固。但巴西、阿根廷政府推行市场化改革,特别是对劳工、养老金的改革,触及广大劳工和中下阶层利益,引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民意基础受损。地区左翼总体实力下降,执政困难增多,但仍有较强控局能力。厄瓜多尔主权祖国联盟运动虽赢得大选,却因现总统莫雷诺派同前总统科雷亚派矛盾激化而彻底分裂。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虽最终获得2019年连选资格,但付出较大民意成本。委内瑞拉内外交困,但马杜罗政权通过强设制宪大会架空由反对派控制的议会,并赢得地方州市长选举,朝强野弱局面进一步巩固。此外,巴西反腐风暴外溢效应明显,波及阿根廷、墨西哥、智利、秘鲁、厄瓜多尔等多国首脑政要,引发政坛地震。秘鲁总统库琴斯基险遭弹劾,厄瓜多尔副总统格拉斯被判六年监禁。传统政党名誉扫地,一批反建制、反传统、反腐败的新兴政党崭露头角,并可能成为新一轮大选中的“黑马”。

1

继右翼力量在巴西、阿根廷上台执政后,智利右翼反对派联盟候选人、前总统皮涅拉赢得大选,右翼力量在拉美地区执政版图进一步扩大。图为2017年12月17日,当选总统皮涅拉(右)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向人们挥手致意。

经济结构性改革

初见成效但脆弱性犹存

随着世界经济逐渐复苏,大宗商品需求和价格回升,地区各国特别是巴西、阿根廷和墨西哥等主要经济体积极实施宏观调控,加速推进结构性改革,均实现不同程度增长,带动地区经济止跌回升。南美国家贸易条件持续改善,中美洲国家贸易量上升,次地区及国家间增长差异缩小。地区通胀得到控制,经济稳定性增强。联合国拉美经委会预计,2017年拉美经济增长1.3%,进出口分别增长8%和11%,地区主要国家除委内瑞拉负增长9.5%外,其余均为正增长。

尽管初现复苏迹象,但各国持续增长动力依然不足,平均增速低于全球增速,在发展中地区垫底,且仍面临多重挑战。一是地区外债水平较高,外债风险敞口较大,加剧财政失衡,加之货币政策空间有限,逆周期政策能力不足,抗风险能力较弱。二是各国财政调控以应急性举措为主,结构性改革仍然滞后,短期内难以摆脱初级产品出口创汇的发展模式。三是部分国家政局动荡或遭遇天灾,改革进程放缓,经济复苏缺乏后劲。四是美西方逆全球化思潮兴起,保护主义抬头,导致全球贸易、投资双减,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鼓励跨国公司资本回流以及美联储加息等举措,使拉美各国贸易、投资和侨汇受到影响,经济复苏遭到抑制。长远看,拉美国家仍需着眼提升生产率和竞争力,加大对能源、基础设施、制造业和科技创新等领域的投入,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增强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

应对“美国优先”新政

积极推进多元化外交战略

特朗普推行“美国优先”新政,孤立主义、功利主义和保守主义凸显,对拉政策务实重利,重在推行美民主价值观、维护自身安全和经济利益。一是以邻为壑,在修建边境墙、重谈自贸协定、遣返非法移民、加征边境进口税等问题上对墨西哥蛮横示强,双方利益激烈碰撞。二是收紧对古政策,保持对古封锁,同时加大对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制裁,并借地区中右翼国家加大干涉力度,以期达到“倒马”目的。三是依据同美自身利益相关度决定同拉方合作度,在安全、禁毒等议题上继续保持对中美洲、哥伦比亚等国的军事、执法援助,加强情报交换,但对远离上述议题的南美国家则持续降低投入。

拉美国家对美不信任和疏离感大增,处理对美关系的主动性、独立性有所增强,在美扬言对委采取军事行动时敢于反对和谴责,在朝核、涉恐等问题上坚持自己的立场。总的看,美拉关系在特朗普上台后总体滑向低谷,不确定性增加。但美拉关系渊源深厚,地缘联系和经贸、军事、人文纽带紧密,美国不会真正放松对“后院”控制。拉美国家对美依赖深重,亦不会对美彻底“翻脸”,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注意把握斗争尺度,同美维系和发展各领域合作。美拉关系中美方主动、拉方被动应对,总体力避对抗并力求平稳的态势短期内不会发生实质改变。

与此同时,拉美国家加速推进多元化外交战略,更加积极地同欧盟、俄罗斯、亚太国家开展政治对话与经贸合作,努力寻找外部伙伴以填补美在拉政策收缩空间,减少对美依赖,增强对美拉关系变局的应变能力。拉美对外合作更加聚焦贸易、投资、区域经济一体化等务实领域,融入双多边开放经济体系,对冲美保护主义的诉求更趋强烈。南方共同市场(以下简称“南共市”)着力推进同欧盟和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自贸谈判,并重新探讨同韩国、日本和中国等国商签自贸协议的可行性。墨西哥同欧盟升级自贸协定,委内瑞拉、阿根廷、秘鲁、玻利维亚和智利正式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巴西正式申请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2

美国以邻为壑,在修建边境墙、重谈自贸协定、遣返非法移民、加征边境进口税等问题上对墨西哥蛮横示强,双方利益激烈碰撞。图为2017年10月26日,美国政府宣布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墙的首批“样板墙”已经完工,准备接受严格验收。

地区国家合作意愿上升

但一体化进展曲折

美对拉政策调整激发拉美国家联合自强意识,各国在贸易、安全、气候变化等全球治理议题上团结一致、维护自身权益的意愿与行动能力增强,在跨区域新兴经济体协调行动和开展“南南合作”等领域姿态更为积极。拉共体召开第五届领导人峰会,号召成员国加强团结,共谋发展。南共市召开第50届领导人峰会,就加强经贸融通、对外开放和一体化合作达成共识。拉美太平洋联盟同南共市举行对话会以相互靠拢。

但是,随着拉美政治格局转换,地区国家左、右翼政府围绕委内瑞拉问题选边站队、针锋相对,意识形态分歧和争斗加剧,损害了地区合作的政治基础和氛围,有关地区组织内部矛盾加大,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一体化迈出新步伐。南共市创始成员国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决定终止委内瑞拉成员国资格,招致委、玻等国强烈抗议。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因委内瑞拉局势动荡少有作为。拉共体被涉委议题“绑架”,欧盟—拉共体峰会被迫推迟,欧拉深化合作受到一定影响。

拉美格局转换,乱象频出,中国开展对拉合作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一方面,拉美左右翼矛盾上升,内部协调效率低下,增加了中国推动中拉整体合作的难度,且地区局势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恐将干扰双多边合作,甚至损害中国重大利益。同时,拉美经济复苏对初级产品、外部资金和对华合作依赖同步上升,部分国家对同中国贸易逆差的担忧突出,某些业界惧怕同中国竞争,阻挠双边经贸合作提质升级。此外,美西方对中国在拉实力做大心存疑虑,不时炒作“中国威胁论”和中美竞争论,对中拉合作进行牵制干扰。

另一方面,拉美政治经济困难增多,地区国家视中国为破解发展难题的重要选项,钦羡中国道路,倚重中国机遇,渴盼与中国合作,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积极性高涨,中拉利益融合和发展联动性更加凸显。2018年1月,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在智利召开。会议推动中拉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实现更高水平的战略对接,必将进一步提升双方整体合作水平,为中拉关系发展打开新局面。

3

2017年11月30日至12月2日,“第十一届中国—拉美企业家高峰会”在乌拉圭埃斯特角城成功举行。本次高峰会聚焦“一带一路”框架下中拉合作前景、中拉基础设施发展、农业贸易和服务贸易等多项议题,有力推动中拉经贸合作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图为一名参会者体验共享单车。

原标题:左右翼斗争胶着 经济企稳向好——拉美地区形势综述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