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通俄门”最新进展与来龙去脉
来源:克危克险安全 2018/02/28 11:05:32 作者:陈铁源
字号:AA+

导读: 2018年2月16日,负责调查通俄案的特别检察官穆勒,透过华府一个联邦大陪审团,起诉13名俄罗斯人,以及3个俄组织,罪名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昕.jpg

小编按:

2018年2月16日,负责调查通俄案的特别检察官穆勒,透过华府一个联邦大陪审团,起诉13名俄罗斯人,以及3个俄组织,罪名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起诉书提出大量干预选举的证据,令白宫和川普难以否认俄国有干预行为。通俄案最新焦点是调查是否就此打住,以俄国干预选举和破坏美国民主结案?川普和他的竞选团队是否可从此摆脱嫌疑,真的如他所说的,没有勾结和合谋?

起诉书公布后,主流舆论实时反应是:过去一年,川普一直说,俄国没有干预选举,他和他的竞选团队也没有与俄国合谋,但16日的起诉书和大量证据显示,俄国确实干预了大选,川普一年来指责调查是“猎巫”和“骗局”的说法,已彻底被推翻。

还有三点值得注意。一,被起诉的全是俄国人和俄国组织。二,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解释起诉书内容时说,这波起诉中,没有美国人在知情下涉案。此话可被解读为,川普团队没有涉案。三,罗森斯坦又提到,这波起诉,俄国的干预行为,没有影响到大选结果,换言之,川普当选在这波起诉中未受到质疑。

上述三个原因显然都对川普有利,因为起诉没有直接扯到他身上,让他暂时可松一口气,甚至认为从此脱身。所以起诉书公布后,川普立即推文说“没有合谋”,但案情进展真会如他所说,调查就此结案,不再查下去,不会扯到他身上?

第一,起诉书范围目前只限被起诉的13名俄人和三个俄国组织,罗森斯坦所说没有美国人涉案,也只限这波起诉内容。他并未明说,这波起诉以外,全案“没有合谋”;也没有明确说,俄国的干预没有影响到选举结果。

第二,从调查进展看,穆勒的调查不大可能就此打住;这波起诉看来更像是阶段性的调查结果,调查可能继续下去,包括川普的家人等。以这波起诉所涉大量干预行为,穆勒大有可能追查下去。

起诉书提到,俄国人利用假身分在社交媒体开设大量帐户,购买广告(每月经费达125万美元)和散播假新闻,单是透过脸书所发消息,就达8万篇(37页起诉书提到脸书35次),接触到1.26亿美国人。俄国人的干预行为还包括:攻击希拉里、攻击川普初选对手克鲁兹和鲁比欧;支持川普、支持希拉里的初选对手桑德斯。穆勒大有可能继续追查这些干预行为。这些活动不太可能完全不涉及美国人,如果查出有美国人涉案,就触犯“阴谋反对美国”的刑事罪。

第三,除了这波起诉,穆勒调查本案有不同方向。例如,去年10月,穆勒已起诉川普前竞选总干事马纳福、以及马纳福的副手盖兹(Rich Gates)12项重罪,包括洗钱、税务诈骗和“阴谋反对美国”。此案将于今年5月开审,马纳福不认罪,但CNN在15日报导,担任马纳福30年助手的盖兹,即将与穆勒达成认罪协议,转作证人;盖兹作证可能对马纳福不利,也可能让穆勒掌握新证据,可能扯出川普与俄国的地产合作关系。

第四,去年2月,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佛林,因被媒体揭发与俄国人接触,被迫去职。去年底,媒体广泛报导,佛林愿意与穆勒合作,为调查作证;佛林作证对川普是否阻止调查,可能提供重要内情。川普去年5月开除FBI局长柯米之前,曾要求柯米向川普效忠,并要求柯米不要再调查佛林,川普行为可能已构成妨碍司法罪。

今年1月,媒体揭发,川普去年6月曾下令开除穆勒,但白宫律师拒绝执行命令,才没有开除穆勒。为什么川普开除柯米后,又下令开除穆勒?除了要阻止通俄调查,一而再的行为,找不到令人信服的动机,使穆勒可能追查下去。

去年11月,亚太经合会(APEC)在越南举行,川普与普亭三度互动,之后川普对记者说,他问过普亭,俄国有没有干预美国选举。「他(普京)每次见到我,都说:『我没干那种事』,我相信他,我真的相信他,相信他对我说的话,他真的没有干。」穆勒起诉13名俄国人,不但证明普亭的话不可信,也显示川普的话同样不可信。

穆勒这波起诉并未言明全案侦查已终结。日前传闻川普可能同意穆勒问话,有分析认为,川普接受面谈风险很高,如不说实话,说词和其他被告或证人矛盾,将触犯伪证罪。总之,这轮起诉后,本案可能还有「续篇」,认定川普已脱身言之过早。

(注:此编者按为2月18日美国《世界日报》社论)

2016年夏天,就在美国大选进入白热化阶段。希拉里竞选团队获得秘密情报说,俄罗斯政权一直在扶持特朗普,至少已长达5年,并由普京总统亲自授意,意在分化西方联盟。秘密情报说,特朗普虽然拒绝了俄罗斯提供的房地产交易机会,但一直在接收俄罗斯方面提供的情报,主要针对特朗普的政治对手,包括希拉里、民主党和共和党其他对手等。同时,备忘录还引述俄罗斯情报高层透露,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前身即克格勃)通过窃听、监视和卧底等情报作业,已掌握特朗普的黑材料,包括特朗普在莫斯科与多名妓女玩“黄金浴”(撒尿游戏),以此可以敲诈和操控特朗普。

以上内容来自一份秘密情报报告,撰写时间是2016年6月20日。这是英国前秘密情报员斯蒂尔,为希拉里竞选团队所做的第一份情报报告。此后至2016年12月,美国大选(11月8日)已经结束,希拉里竞选团队、麦凯恩等国会议员、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美国总统奥巴马等,都陆续获得这些备忘录,多达17份,共35页。这些备忘录现统称为“斯蒂尔黑材料”(Steele dossier),也叫“特朗普通俄黑材料”。在这些材料中,顺带提到一次中国。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希拉里团队、美国主流媒体、奥巴马民主党掌控的政府,都一直拿这些黑材料说事儿,抨击特朗普和俄罗斯。

2017年1月10日,就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前10天,美国网站“BuzzFeed”全部公开了这些材料,引发美国自由派主流媒体的强烈批评。在这些材料公布当日,特朗普一如既往回应:“假新闻”(Fake News)!之后,美国FBI局长科米被解职、美国司法部任命前FBI局长穆勒为独立检察官,都与这些黑材料引发的争议有关,至今没有消停。如今,穆勒的调查还没有结束,有报道说已接近尾声,特朗普是否躲过被弹劾命运,就等穆勒的调查结果。同时,特朗普自上任以来,一直耿耿于怀的,也就是这件事——“通俄门”丑闻。

直到2017年1月11日之前,这17份系列备忘录的作者,一直不为外界所知。1月11日,《华尔街日报》披露,这些情报报告均出自英国秘密情报部门军情六处(MI6)前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之手。

斯蒂尔1964年生于也门亚丁市,早年在也门、英国、塞浦路斯等国生活过,1986年剑桥大学毕业,随即加入英国秘密情报部门MI6,类似美国中央情报局,直到2009年离开。加入MI6后,斯蒂尔先在英国外交部挂名工作两年,然后以外交官身份为掩护,作为MI6特工,派驻莫斯科,又两年后回到伦敦,然后再派往巴黎。2003年,作为MI6情报官,派往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为特种部队“抓杀”塔利班目标提供情报简报。从阿富汗回到MI6后,出任MI6俄罗斯情报科科长。2004年至2009年,斯蒂尔任MI6高级情报官。期间,俄罗斯间谍利特维年科在英国被暗杀,斯蒂尔被挑选为办案情报官,并快速得出结论:俄罗斯政府干的。

2009年离开MI6后,斯蒂尔与同事一起成立“Orbis”商业情报公司,主要做三项业务:情报、调查和情报分析。曾受英国足协委托,协助联邦调查局,调查国际足联的腐败案,之后与FBI深度合作,长期作为FBI的情报线人。2014-2016年,斯蒂尔曾撰写100多份有关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情报,用户来自美国情报界、国务院、联邦调查局等,并在美国情报界享有一定的声誉。后因美国大选争议等原因,斯蒂尔于2017年重新成立一家公司Chawton控股公司,还是与前同事一起合作。

斯蒂尔卷入美国政治,大致始于2015年9月。当时,美国保守的、反特朗普的网络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美国著名军情反共记者比尔·格兹是此网站专栏作家),委托华盛顿一家私人政治调研公司Fusion GPS,去调查美国共和党初选阶段几位候选人的材料,包括特朗普。当时的调查与俄罗斯无关,且在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后,调查已终止。

不过,Fusion GPS在与《华盛顿自由灯塔》终止合作后,旋即与希拉里竞选团队和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合作,受雇调查特朗普的黑材料。然后,Fusion GPS雇用斯蒂尔,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有关的活动。此后,希拉里团队和民主党几乎所有黑特朗普通俄的材料,均来自斯蒂尔。

2016年7月,斯蒂尔向FBI驻意大利罗马的特工提供一份情报。到了10月份,斯蒂尔觉得FBI调查效率太低,进展太慢,就切断了FBI联系,但FBI说,斯蒂尔不该跟媒体透露合作事项,遂终止合作。

9月份时,斯蒂尔与美国主流媒体进行了一系列“不许录音”(off the record)的会面,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和雅虎新闻等。10月份,斯蒂尔又与美国自由派政治杂志《Mother Jones》的David Corn见面。在这次见面中,斯蒂尔说,他要把调查结果报告给美英两国情报界,而不应只落在特朗普的政治对手手里,因为这事关美英两国国家安全。2016年10月31日,David Corn在发表的文章中,首次提到特朗普通俄的黑材料,但没有曝光斯蒂尔的身份。由于无法核实斯蒂尔材料的真实性,杂志并没有公布这些材料。

美国大选结束后,美国民主党对斯蒂尔黑材料不再有兴趣。尽管斯蒂尔继续受雇于Fusion GPS公司,但没有客户愿意再买单,而且,斯蒂尔备忘录成为“保密最糟糕的备忘录之一”。

2016年11月18日,英国前驻莫斯科大使安德鲁·伍德爵士,在加拿大会晤美国资深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并告诉麦凯恩,确实存在这些黑材料,并为斯蒂尔的专业与人品担保。12月初,麦凯恩从美国国务院前官员手里获得这些材料复印件,然后带着这些黑材料,于12月9日跟FBI局长科米私下见面,并提交了这些材料。实际上,FBI之前就已获得这些材料。不过,英国另一位驻俄罗斯前大使Tony Brenton爵士认为,斯蒂尔的情报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对于斯蒂尔渗透克里姆林宫和俄罗斯安全部门的能力深表怀疑。

2017年1月10日,《BuzzFeed》公布了这17份备忘录。1月11日,《华尔街日报》曝光了这些备忘录的作者斯蒂尔。在媒体圈盛传已久,但始终没有公开的斯蒂尔黑材料一事,至此全部曝光。就在媒体公开斯蒂尔身份前后,斯蒂尔突然从公众视野中消失,至今不知所踪。当美国国会表示,有兴趣与黑材料作者见面时,斯蒂尔又冒出来了。独立检察官穆勒的团队已经访谈过斯蒂尔。

2017年1月初,有关斯蒂尔黑材料,有一份两页纸的摘要,呈给了当时的总统奥巴马和当选总统特朗普,给两人简报的高官有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中央情报局局长、联邦调查局局长、国家安全局局长。1月10日, BuzzFeed公开。随即,特朗普否认,说是假新闻;普京也否认;美国情报部门则告知以色列,对于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要谨慎分享情报,直至特朗普“通俄门”调查结束。

3月15日,中央情报局前任代理局长迈克尔·莫雷尔虽然认为俄罗斯曾干预美国大选,但质疑斯蒂尔黑材料,关切情报的准确性。原因在于,斯蒂尔给中间人付钱,再由中间人付钱给消息来源,斯蒂尔的情报来源至少是二手的,“除非你知道情报来源,除非你知道如何获取特定情报,否则,你无法判断情报(的准确性),你就是不能”。中情局跟FBI是既竞争也合作的关系。

2017年夏天,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两名共和党议员的助理前往伦敦,调查斯蒂尔黑材料的真实性,访问了斯蒂尔的办公室,但没见到斯蒂尔本人。据说,斯蒂尔向联邦调查局透露了俄罗斯情报来源的身份。特别检察官穆勒的团队也与斯蒂尔见面,讨论黑材料的问题。

2017年8月,俄罗斯互联网企业家Aleksej Gubarev的律师要求斯蒂尔出庭作证,斯蒂尔拒绝,但被美国地区法院法官驳回,斯蒂尔还得要作证。2018年1月5日,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Chuck Grassley,会同共和党资深参议员Lindsey Graham致函司法部,要求调查斯蒂尔是否对联邦调查局撒谎,以及与媒体的关系,但因涉及FBI的秘密材料,具体细节没有曝光。不过,斯蒂尔的律师则喊冤。

2018年2月2日,经特朗普总统批准,美国公开一份四页纸的备忘录,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Devin Nunes团队撰写,其中提到美国情报部门滥用监听手段,仅凭斯蒂尔一面之词,就要求法院授权窃听特朗普竞选时的外交顾问Carter Page。这份备忘录还认为,斯蒂尔的情报报告成为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监听Page法律文件的核心部分,甚是荒唐。言外之意是,美国政府文件深受斯蒂尔备忘录危害,甚至认为,没有斯蒂尔黑材料,就不会有对Page的监听。

根据Nunes备忘录,由于斯蒂尔严重违反作业规矩,作为FBI的重要线人,于2016年10月30日正式切断联系,终止合作。然而,斯蒂尔仍与美国司法部助理副部长布鲁斯有密切来往,因为布鲁斯老婆就在Fusion GPS工作。这份备忘录说,斯蒂尔就像着了魔一样,希望特朗普败选,足见其对特朗普的偏见,以及其炮制情报备忘录的不客观。

特朗普的“通俄门”以及斯蒂尔黑材料的罗生门,在美国造成严重分歧,甚至分裂,支持特朗普的和反对特朗普的,都在自说自话。究竟真相如何,只能等穆勒的调查结果,而穆勒能否揭开真相?特朗普是否开革穆勒?特朗普是否清白?这些都还是问号。

《罗生门》是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经典电影,片中主要人物有武士、武士妻子、强盗和樵夫四人。故事大意是,强盗见到武士妻子秀色可餐,想占为己有,于是编了一套说词,骗武士一起去寻宝。武士抛开妻子,跟强盗去了。强盗趁机捆绑武士,再去强奸武士的妻子,还她到武士面前,质问她是跟强盗还是跟武士走?不料,武士竟不再要老婆。强盗觉得没有竞争,也不要她。武士妻子觉得太没面子,挑拨武士和强盗打架。两人比剑,竟和一般地痞流氓打烂仗无异,都怕死,且毫无剑法可言,搏斗间,强盗幸运杀死了武士。整个过程,都被山上樵夫看见,趁大家都离开现场后,偷走了武士身上名贵的短剑。后来,这伙人都被抓去衙门问话,每个人都有一套漂亮说词。强盗说自己很英勇,和武士比剑,赢得美人心。武士妻子把自己形容成贞女烈妇。武士则透过灵媒自称切腹。唯一知道真相的樵夫因偷了短剑,始终不肯吐露真相,最后才在“罗生门”这个地方全盘托出。“罗生门”的意思是,真相被扭曲、被模糊,软弱的人类只为掩盖自己错误,而用一百个谎言来圆一个谎言。

原标题:特朗普“通俄门”最新进展与来龙去脉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