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进组织必先改名,欧洲小国马其顿的心酸
来源:局势很简单 2018/03/12 11:49:45 作者:局势君
字号:AA+

导读: 虽然远隔万水千山,我们也能感觉到马其顿的心酸,小国寡民在面对大国以及他们制定的游戏规则时,往往就是这样的无可奈何。

出于互相利用或者各取所需的目的,国家之间会拉帮结派成立各种各样的组织,不管名字叫经济组织也好还是贸易组织也罢,最终它们都会变得无所不谈。在这些组织里面显得最特别的应该要算欧盟了,因为和其它组织相比的话,欧盟的性质最为另类,因为它基本上是把组织当做一个国家来经营的。

“欧盟”这两个字就注定了这个组织只会从欧洲那片地方招新人,欧洲以外的根本就不用给人家投简历了,组织是不会考虑的。典型的比如领土大部分在亚洲的土耳其,申请了几十年了一直没什么进展,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少成员国认为土耳其是个亚洲国家,根本就不应该掺和进来蹭吃蹭喝。

1

(欧盟组织地图)

为什么说欧盟像个国家呢,因为欧盟有统一的货币欧元,有统一的经济制度、有统一的法律,还有管理欧盟的欧洲理事会、委员会、法院和央行等机构。这一系列配置产生了物理作用或者化学作用,最终导致欧盟比起其它任何组织都显得傲娇,想加进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这里有一些硬性的条件,还有一些复杂的流程。

硬性的条件主要有3点,第一点是你的社会体制要像他们希望的那样各种自由和民主;第二点是你家的经济得是市场经济,政府干预太多或者国企太多肯定是不行的;第三点是要接受欧盟的法律制度,以及经济、货币政策和其它规定。如果自认为满足了以上三点,就可以向欧盟理事会投个简历,理事会和委员会将进行初步审核。

到底满不满足上面那3点由人家说了算,如果审核不通过那你就慢慢改吧,体制不好就改体制,经济有问题就调整经济,法律有问题就修改法律,直到对方满意为止。3点条件只是入门的基础,就像某个岗位招聘时对性别、学历、身高的要求一样,满足了这三点就算是过了初试,通过初试的国家会得到一个“欧盟候选国”的称号,之后的复试阶段就需要和欧盟理事会进行拉锯式的谈判了。

2

(欧洲理事会开会场景)

谈判至少持续几年以上,数十年的也有,比如倒霉的土耳其,当然土耳其的谈判现在已经全面停掉了,几乎没有继续往下谈的可能。在谈判的过程中,候选国基本上会被扒掉衣服从头上有没有白头发到脚底板是不是平底足挨个检查比对,比如一个国家的贸易、法律、交通、农业、税收、就业、能源、科技、环境等等所有拿的出手的东西都会被查一遍,不合理的都要改,不想改那你收拾东西回家吧,浪费了我们的时间以后有你好看。

当谈判结束后就进入了表决阶段,欧洲议会三分之二以上多数通过并且欧洲委员会全票通过的话,这个申请人就算是被管理层同意加入了。但是管理层同意并不意味着已经加入了欧盟,虽然一只脚已经跨过了门槛,但是如果你和其中某个国家关系不好的话,还是算不上成功加入。因为申请国要和之前的每个成员国根据各自的法律法规彼此签一份入伙合同,有一家不乐意签这个合同,这手续就不全了。

所以说想要进入欧盟,不但自身条件要好,还要有敢于牺牲自我做出改变的精神,以及要和已经在里面的国家搞好关系,有一个关系不好说不定就给你卡在门口了,以前的辛苦全白费。欧洲国家马其顿想进入欧盟已经想了很久了,但是邻国希腊明确表示不乐意,希腊既可以在欧盟委员会投反对票,也可以不跟马其顿签合同。希腊不同意的原因也不是很复杂,就是看不上马其顿这个国家的名字,希腊人的意思是你的国名要是不改到让我满意的话,就休想过我这一关。

3

(马其顿的地理位置)

马其顿向欧盟投简历是2001年的事儿,经过了4年的审核与面试,2005年马其顿通过初试变成了欧盟的候选国,这已经是13年前的事情了。13年前,当时的马其顿总理布茨科夫斯基激动地对人群说:我们多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认可,大伙儿这就要离开巴尔干半岛的羊肠小道,朝着欧盟的高速路策马扬鞭了。然而13年过去了,马其顿依旧呆在巴尔干半岛的羊肠小道上,一边不断做着改革,一边辛苦地继续跟欧盟谈判。

2011年前任欧盟主席去马其顿旅游时意外遇到了马其顿前任总理,他语重心长地对马其顿总理说,你们想加入欧盟,可不是我当主席的一人说了算的,如果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话,你这趟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拍板让你进了!你们马其顿想进来的话还面临着三个问题:一是和希腊的国名之争,二是司法独立的改革,最后一个是把有组织的犯罪问题好好抓一抓。

4

(欧盟现任主席容克)

马其顿总理仔细看了看这三个条件,后两个怎么都好办,只要是自己家的事,累到吐血都好做,只是这第一条就很麻烦了,改国家名字老百姓不答应,不改名字希腊不答应。而且前任主席摆出的3个条件里第一个就是和希腊的国名之争,可见欧盟管理层都知道这个条件是多么麻烦和紧急。只是这国名都叫了几十年了,怎么能说改就改呢,又能改成什么名呢?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在公元前300多年的时候,年轻的亚历山大建立了亚历山大帝国。不过亚历山大英年早逝,他去世后庞大的帝国一分为四,其中有一个就叫做马其顿王国,包含了现在的半个希腊外加马其顿共和国。后来的日子巴尔干半岛上战火不断,马其顿地区的统治者也一直在换人,直到1913年第二次巴尔干战争期间,马其顿被一分为二,一部分去了塞尔维亚,剩下的大部分属于希腊。

被塞尔维亚抢走的那部分就是现在的马其顿,一战后塞尔维亚成了南斯拉夫的一部分,马其顿也几经周折变成了南斯拉夫的加盟共和国。南斯拉夫前后存在了不到80年,于1992年分裂成了好几个国家,其中有一个就是马其顿。所以说马其顿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年纪是很轻的,总共才26岁而已。在它脱离南斯拉夫打着“马其顿”的名号独立建国的时候,希腊人就一万个不乐意。

5

(亚历山大帝国的版图)

希腊人觉得你一个从南斯拉夫跑出来的小国家,居然顶着“马其顿”的名号,这是窃取我们希腊的文化遗产啊。而且你一个和我们接壤的国家取名叫“马其顿”,这是什么意思?是觊觎我们国内的马其顿地区嘛,难不成将来想恢复马其顿王国?更让希腊不爽的是,马其顿自打用了这个名字之后产生了自己就是“马其顿王国”正统的幻觉,还把亚历山大这个他们希腊人的历史名片也给顺了去,给它们的道路、机场、建筑物纷纷冠上了“亚历山大”的名号。

独立之初贫穷落后的马其顿也没想过要加入傲娇的欧盟,所以对希腊的抗议并不在意。只是在1993年加入联合国时委曲求全地用了“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这个名字,其它时候都自称是马其顿,说这是自家宪法里规定的。因为这个名字,希腊对马其顿进行了多年的经济封锁,让它为了那个名字付出了贫穷落后的代价。直到后来马其顿想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时候才意识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有了希腊的反对他们是怎么也过不了复试的。

虽然比经济希腊人很尴尬,但是要是比历史的话,希腊人在全球的对手没几个,他们对于历史文化产权的保护意识相当强烈。在他们眼里,“马其顿”和“亚历山大”从来都是他们希腊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个从南斯拉夫独立出来的小国家,居然打算将二者据为己有,误导全球消费者去它们那儿旅游消费,这基本上可以称作是盗窃行为了,如果不及时制止的话,说不定扛过一辈人这些东西彻底就归了人家了,所以在名字这事上不能松口。

6

(希腊人因为名字抗议马其顿)

那么马其顿想要进欧盟的话就得想办法消除希腊人的这种不安全感,让希腊人觉得自己不再打算偷人家东西了。似乎现任的马其顿总理埃米尔领会到了这层意思,今年开始做了一些抚慰希腊人的事情,比如他把首都“亚历山大机场”改成了它原来的名字“斯科普里机场”,将“亚历山大公路”改名为“友谊公路”,除此之外好些带有“亚历山大”关键字的建筑物名字估计都要做和谐处理。

虽然这样一改很多路牌、身份证、户口本、地图、政府公文都得重新印刷更换,但是这事可不能嫌麻烦,只有在自己身上下狠手,上演苦肉计和悲情戏,才有可能打动隔壁的希腊人,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诚意,从而为将来修改名字和进入欧盟提供一点方便。

目前马其顿政府提出了几个新名字呈送给希腊过目,比如“上马其顿”、“北马其顿”或者“新马其顿”等等,但是现在的希腊人还是比较敏感和焦躁的,说“马其顿”三个字根本就不能出现在他们的国名里,并为此举行了10万人规模的抗议游行。这马其顿人一看也不高兴了,我们付出了这么多努力还不算,也针锋相对地举行了抗议希腊人的行为,并警告自家政府“马其顿”三个字那是绝对不能丢的。

7

(马其顿修改首都机场的名字)

虽然远隔万水千山,我们也能感觉到马其顿的心酸,小国寡民在面对大国以及他们制定的游戏规则时,往往就是这样的无可奈何。马其顿既没有像以色列那样抱住一个美国那种级别的大腿来帮自己出头,也没有控制希腊的能源或者什么关键领域迫使希腊让步,要么放弃入欧继续倔强过日子,要么在这件事上看希腊的脸色行事,以至于全世界的地图都重新改版。

原标题:欲进组织必先改名,欧洲小国马其顿的心酸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