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承运商:中欧班列运营中不可或缺的参与者
来源:人民画报 2018/03/12 11:20:10 作者:杨杰、马斌
字号:AA+

导读: 总之,国外平台公司是中欧班列开行运营必不可少的参与方,不仅是中欧班列境外运输服务的主要供应商,还是中欧班列国内平台公司的重要投资方。

中欧班列是“一带一路”早期收获项目之一。它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货物流通提供了新的选择。随着中欧班列的开行线路、覆盖范围不断增加,中国与班列沿线国家的政策、设施和贸易联通也相应地受到带动,从而使中国与沿线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务实合作有了新抓手。本文尝试以俄铁物流及其子公司远东陆桥公司为例,界定国外承运商在中欧班列开行和发展过程中扮演的基本角色,并对其进一步参与中欧班列业务的主要方向进行探讨。

中欧班列是“一带一路”早期收获项目之一。它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货物流通提供了新的选择。随着中欧班列的开行线路、覆盖范围不断增加,中国与班列沿线国家的政策、设施和贸易联通也相应地受到带动,从而使中国与沿线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务实合作有了新抓手。中欧班列在过去6年多时间里的快速发展,既离不开中国中央及地方政府的大力扶持,也离不开沿线国家政府和企业的积极参与。不过,由于各主体的出发点不同,它们所遵照的基本逻辑也有差异。与中国政府、企业主要遵从政治经济逻辑推动中欧班列发展不同,国外承运商(亦称国外平台公司)主要遵循经济和市场规则的逻辑来参与中欧班列业务。本文尝试以俄铁物流及其子公司远东陆桥公司为例,界定国外承运商在中欧班列开行和发展过程中扮演的基本角色,并对其进一步参与中欧班列业务的主要方向进行探讨。

中欧.jpg

  国外承运商扮演的基本角色

简单来看,国外承运商是中欧班列运营不可或缺的参与者。中欧班列作为国际集装箱联运的重要方式,从中国出发后,途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白俄罗斯、波兰、乌克兰、德国等众多沿线国家,最终进入到欧洲、中亚、中东等地区的不同目的地。在这个过程中,境外承运商既是境外运输服务的主要供应商,同时,也是国内部分线路平台公司的重要投资方。其中,境外路段的运输服务供应商是国外平台公司当前在中欧班列业务中扮演的基本角色。

首先,中欧班列的境外运输服务供应商。

中欧班列连接欧洲13个国家。在不同路段的运输服务由境内外服务商共同完成。通常情况下,中欧班列在国内的运输服务由中国铁路总公司(具体是中铁国际多式联运公司)来提供;而境外段的运输服务则由一个或多个平台公司合作提供。目前,参与中欧班列业务的境外平台公司主要包括哈铁快运、俄铁远东陆桥、白俄铁、德铁、跨欧亚物流(Trans-EurasiaLogistics,德铁全资子公司)、英特瑞(InterRail,总部位于瑞士)、联合交通物流(俄铁、白俄铁、哈铁的合资公司)等。其中,俄铁物流及其下属子公司远东陆桥有限公司是中欧班列境外段最大的运输服务供应商,主要负责中欧班列宽轨段的运输。尽管境外平台公司主要负责班列国外段的运输,但是,它并不是直到班列开至境外段时才参与。实际上,境外平台早在每趟班列开行之前就通过对接国内平台公司参与到业务组织和流程规划当中。境外平台公司与国内平台公司对接的形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承接中铁公司的运输委托;一是承接地方平台公司的运输委托。

其次,中欧班列国内平台的重要投资方。

除作为运输服务供应商参与中欧班列外,国外平台公司还是国内特定平台公司的重要投资方。2011年,中欧班列(重庆-杜伊斯堡)最早的线路“渝新欧”班列开通。由于该线路早期主要由重庆地方政府推动,为后期中欧班列发展提供客观支持的“一带一路”倡议当时尚未提出,因此,协调沿线各国的运输企业参与班列运营就是一项难题。在这样的背景下,重庆交运集团按照市场模式,将中铁、俄铁、德铁、哈铁等境内外主要运输服务供应商吸纳进来,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渝新欧(重庆)物流公司来运营“渝新欧”班列。各境外平台公司向渝新欧(重庆)物流公司董事会派遣董事,参与班列平台公司的运营监管,从而保证了境内外各方能够共同推动“渝新欧”班列的运行。截至目前,这也是国内唯一有境外平台公司参与的线路运行商。

以俄铁物流及其子公司远东陆桥为代表的境外平台公司之所以能够以境外运输服务提供商和国内地方平台公司重要投资方的方式参与到中欧班列运营当中,不仅是因为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为沿线国家物流企业提供了拓展国际业务的良好机遇和合作环境,更是由于这些平台公司所拥有的服务产品、业务经验、市场地位等属于中欧班列运营的必要条件。

境外平台公司大多是班列所经过国家市场的主要铁路物流服务供应商,它们在当地市场运营多年,具有强大的市场竞争力和影响力,大多能够主导不同线路的定价,特别是能够将中欧班列途经国家和地区所存在的不同技术和货运标准进行协调、衔接,以实现和保障铁路跨境运输。比如,俄罗斯、中亚以及部分中东欧国家的铁路是宽轨,中国及欧洲大部分国家是标准轨,西班牙等超宽轨;俄罗斯、中亚执行《货协》运输标准、欧盟大部分国家执行《货约》运输标准等。中欧班列将货物从中国始发地运抵国外目的地,不仅是不同区域市场主导者之间的协作,也是不同技术和标准之间的合作。离开当地市场主体的参与,中欧班列就无法完成换装、通关、运输等基本业务。此外,部分境外平台公司实际上早在中欧班列开通之前就已在开展国际集装箱联运业务,积累了大量经验。2007年,奥地利远东陆桥有限公司(2013年被俄罗斯铁路物流有限公司收购,开始作为其下属公司开展业务)就开始为其韩国客户定制由韩国仁川港始发,经中国辽宁省营口港上岸,铁路至满洲里过境俄罗斯后贝加尔,穿越西伯利亚铁路,经由乌克兰直达欧洲的定制班列。中欧班列开行以后,俄铁物流及其子公司远东陆桥继续在宽轨段和部分欧洲标轨段开展业务。

国外承运商的未来发展重点

中欧班列开行总量已经超过6000列,为参与其中的境外承运商提供了大量国际业务,使其能够直接分享到中国发展以及共建“一带一路”的红利。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中欧班列过境俄罗斯的集装箱量(由俄铁物流及其子公司远东陆桥承运的)占俄铁物流同期集装箱运输业务的88.4%。今后,随着“一带一路”的进一步发展,中欧班列也将把提升运营质量作为工作重点。这对国外平台公司而言,既是新的机遇,也是新的挑战。未来,国外平台公司应从结合自身优势,解决中欧班列发展的瓶颈问题入手,来继续参与中欧班列业务。具体而言,境外平台公司未来在做好基础业务的同时,应重点围绕以下三点,来共同推动中欧班列发展。

首先,培育班列核心竞争力。

中欧班列作为东亚和欧盟两大经济圈之间货物运输的新方式,它的发展离不开健康的市场,特别是核心竞争力的形成。目前,尽管中欧班列运输的货物已经扩大到电子产品、机械设备、汽车整车和零配件、日用消费品及小商品、工业零部件、红酒、食品及板材等众多品类,但是,仍然未能形成合理的货品结构。所谓合理的货品结构,主要是指班列运输的货物在属性、价值等方面能与海运、空运等形成互补和良性,而不是非理性竞争。货品结构不合理实际上反映的是中欧班列尚未在货运市场中找到真正的细分客户群和形成有竞争力的定位。中欧班列通常所讲价格和时间优势具有很强的外部依赖性,比如,地方政府的政策扶持等,并不足以让班列在与海运和空运的长期竞争中立足。虽然中欧班列目前主要由中国推动,但是,仅靠中国政府和企业难以形成支撑班列长远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其未来发展需要各主要利益攸关方转变思路,提升各自业务能力,并最终形成有利于班列发展的合力。对境外平台公司而言,主要是适当扩展角色定位,从当前的部分业务流程参与者,转变为班列业务能力的建设者,通过简化业务手续、增强操作能力、优化业务流程等来提升中欧班列的运输效率,降低中欧班列的运输成本,从而形成中欧班列在货运市场上的核心竞争力。

其次,集揽境外的回程货物。

中欧班列各线路在开行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2014年之前)并没有回程货物运输。随着中欧班列开行线路的增多以及回程货物种类的扩大,该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2017年,中欧班列回程1274列,约占年开行总量的34.7%。虽然这一回程班列比例与最早有回程的2014年的9.1%相比有很大改观,但与2016年的33%、2015年的32.5%相比,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换句话说,过去几年内中欧班列并没有找到彻底解决回程问题的方法。这一方面与回程货物总量较少有关,还与回程货物组织模式有关。目前,中欧班列的回程货物主要由中国公司,包括进口商、货代公司等来集揽,境外平台公司较少参与。实际上,德铁、俄铁物流及其子公司远东陆桥等跨国公司在欧洲物流市场上占据重要地位,熟悉欧洲物流市场,了解货品、货源、价格等基本市场信息,再加上在欧洲市场具有分布广泛和较为完善的终端网络,因此,有条件在回程货物组织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实际上,有的境外平台公司已经启动了这方面的工作。目前,俄铁物流与俄罗斯出口中心(2015年成立)正合作推动利用回程中欧班列运输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的非资源类产品。根据远东陆桥母公司俄铁物流公司的介绍,俄铁物流作为俄罗斯向中国进行铁路货物运输服务的主要供应商,可以向俄罗斯出口商提供成本合理的高品质物流服务,支持后者向中国各地区出口产品。今后,如果能够推动国外平台公司在境外揽货,中欧班列的回程货源少等问题有望进一步得到缓解。

再则,完善班列的境外布线。

中欧班列开行至今,始终存在主线过境地相对单一,支线辐射能力弱的问题。主线过境地相对单一主要表现在超过90%的班列都是经过白俄罗斯与波兰边境的布列斯特及马拉舍维奇进出欧洲。然而,这条主线路的基础设施相对落后,机车运输能力、场站换装能力、货场仓储能力等均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班列运输需求,最终导致中欧班列不能按照预期时间完成运输。班列延误使它与海运相比的运时短的优势不再明显,削弱了中欧班列的竞争力。支线辐射能力弱主要表现在大部分中欧班列线路集中发往德国、波兰,再通过公路运输等方式分流到西欧、中南欧、北欧等地区。实际上,通过铁路运行线铺画,增加通往中南欧、北欧等地区的支线,如经俄罗斯、拉脱维亚入境北欧、经乌克兰入境中南欧等的线路,不仅能够节省转途德国的运输时间和成本,还能够增强中欧班列对次区域市场的辐射力,更能够以中欧班列为抓手加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设施联通,从而推动相互之间的“一带一路”合作。因此,通过开通更多过境站和组织铺画支线来完善境外布线是中欧班列今后的发展重点。在这个过程中,德铁、波铁、俄铁等主要境外平台公司作为欧洲铁路运输市场的重要企业,具有熟悉路线、通道、站点等天然优势,作为不同此区域市场的主导者,能够较为便利地将中欧班列的过境站建设、欧洲支线铺画等与自身发展相结合,在支持中欧班列发展的同时,也拓展自身业务。

总之,国外平台公司是中欧班列开行运营必不可少的参与方,不仅是中欧班列境外运输服务的主要供应商,还是中欧班列国内平台公司的重要投资方。未来,国外平台公司还可以拓展市场角色,与中国国内相关主体共同培育中欧班列的市场竞争力,利用自身的市场、资源等优势,在集揽回程货物、完善境外布线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从而在推动中欧班列发展的同时,实现自身的壮大。

原标题:国外承运商:中欧班列运营中不可或缺的参与者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